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 新夜无眠
    ””

    武兴二十九年三月,桃花灼灼、樱花纷纷的时节,恂王周偈奉旨迎娶怀平公次女沈氏入府。

    吴长安早在一个月前就将恂王府内装饰一新,暮色也跟着跑上跑下,着实忙碌了一阵。待到正日,新妇进门,旁人尚未如何,吴长安却喜极而泣。

    “你不懂啊。”吴长安拉着暮色的手,哭诉道,“咱家殿下啊,十二岁就获封开府了,到现在,九个年头了,这府里空了九个年头了,终于有了女主人。待到明年啊,小公子落地,就更圆满了。”

    “啊,真是不容易啊。”暮色实在不懂吴长安的伤心,只好单纯的附和道,“吴长吏你真不容易啊。”

    “我太不容易了!”吴长安用袖子擦着脸上的眼泪,却不妨碍他眼尖的瞅见侍人正持烛而出,忙两步并作三步的迎上去,神秘兮兮的问道,“这是,成了?”

    “回吴长吏。”侍人微躬一礼答,“合床礼已成,殿下让侍人婢子们都退下。”

    “好!好!退下!都退下!”吴长安忙将人轰走,“快走,快走,不要打扰殿下。”

    “吴长吏。”暮色一直跟在吴长安身后,此时听见好奇的问,“合床礼都要做什么?”

    “就……”吴长安上下打量了暮色一番,为难的说,“就睡觉。”

    “睡觉?”暮色奇道,“睡觉还有礼节?”

    “对呀!”吴长安面不改色的胡诌道,“一个人睡无所谓,两个人睡就有讲究。”

    “什么讲究?”

    “这得问殿下!”

    暮色听闻撇撇嘴,没再追问。吴长安松了一口气,对暮色说:“今夜不宜安排太多人值宿,只好辛苦暮色常随好生守在这里,保护好殿下。”

    “嗯,放心吧。”暮色答应着坐在了台阶上。

    今夜的皓月分外明亮,映得周围的星星都黯淡了几分,微暖的春风轻轻拂过院中的桃花,带走一片绮丽。周偈枯坐窗前,看着树影印在窗纸上的斑驳,

    ””

    ,站起身,走了出去。身后,王妃沈氏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唇。

    周偈刚打开门迈出脚,就对上一张诧异的脸庞,微垂的丹凤眼里写满不明白,有些松散的束发上还顶着几片飘落的桃花花瓣。

    “你怎么在这?”周偈一边回手关上门一边问。

    “值宿啊。”暮色站起身走近周偈,问,“殿下有何吩咐?”

    “正好。”周偈转身向书房走,“你跟我来。”

    暮色没有多问,乖巧的跟了上去。

    进到书房,周偈从柜子最底下摸出一坛酒,打开,直接就着坛子喝了一口,随后递给暮色。

    “殿下……”暮色捧着坛子,不解的问,“这是要暮色做什么?”

    “让你喝。”

    “哦。”暮色听话的端起来,灌了一大口,立刻被辣得狂咳不止,眼泪都下来了。

    “从未喝过酒?”周偈十分诧异,“那你还灌这么一大口?”

    暮色忙着又咳又吸气,根本顾不上回答周偈,直冲着周偈使劲摆手。周偈见状,撑不住笑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傻呢?”周偈笑着说,“真是太实在了!”

    “啊!辣死我了!”暮色终于缓过来,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鼻涕,问,“殿下刚才说什么?”

    周偈摇摇头,伸手替他把头顶的花瓣拂落,花瓣盘旋着飘落而下,将要落地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吹进来的风又将花瓣托起来,轻轻放在周偈尚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背上。

    三月的春风是暖的,三月的桃花也是暖的吗?周偈不知道,他只觉得一丝暖意从自己手背蜿蜒而上,传到了心里,那高筑的坚冰受不住这份暖,不小心掉下来几个冰渣。

    “这是什么酒?”暮色问,“怎么这么辣。”

    “烈酒。”周偈说着喝了一口,仍送到暮色眼前,问,“再试试?”

    暮色似下了好大决心般,深吸一口气,接过坛子又灌了一大口。这次有了准备,没有狂咳,但是一张脸却难过得挤成

    ””

    成一团。

    周偈笑看着他,等着他恢复平静,才问:“味道怎样?”

    “辣。”暮色只说了一个字。

    “不苦吗?”

    暮色砸吧砸吧嘴,仔细回味了一下,还是只有一个字:“辣。”

    周偈端起来自己喝了一口,学着暮色的样子砸吧嘴回味,也只说了一个字:“苦。”

    “不是苦就是辣,那就别喝了。”暮色说着把周偈手里的坛子抢过来放在书案上,问,“殿下怎么还没睡?”

    “睡什么?”周偈不怀好意的问。

    “睡觉啊。”暮色毫无察觉,“吴长吏说两个人睡觉有很多讲究。”暮色顺着问了下去,“都有什么讲究?”

    周偈腹诽了吴长安一句,话却继续说:“在睡觉前要做很多事。”

    “什么事?”暮色奇道。

    “喝酒。”周偈轻笑一下,声音又软又柔,“喝同一坛酒。”

    “就像……”暮色指指周偈指指自己又指指书案上的酒,“这样?”

    周偈面色如常的点点头,可是耳根却微不可见的有些红。

    “还有呢?”暮色似乎对这件事有执拗的好奇,“还有什么讲究?”

    “新婿要为新妇摘花。”

    “摘什么花?去哪摘?”

    “摘头上的花。”周偈说着伸手摘下暮色头上的另一片花瓣,“就像这样。”

    “哦。”暮色恍然大悟,接着问,“还有呢?”

    “闲谈。”

    “谈什么?”

    “酒是辣的还是苦的。”

    “为什么要谈这……”暮色突然闭了嘴,他终于反应过来,不禁有些微恼的看向周偈,却看到周偈似笑非笑的神色,暮色委屈道,“原来殿下一直在消遣我。”

    周偈笑了出来。

    虽是三月春色,暮色却好似看到了秋日的暖阳,正从神见之森的枝桠间漏下来,洒在少年周偈风华正茂的笑脸上。

    “秋阳

    ””

    。”暮色情不自禁的握住周偈的手,柔声说道,“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周偈却突然收回了笑脸,反手扣住暮色手腕,一用力,将人拉进了自己怀里。周偈如今的身量已经超过暮色,暮色一个趔趄扑进周偈怀里,只得仰起头看向周偈,却对上周偈异样的眼神。

    “殿下……”暮色有些心慌的问,“你怎么了?”

    周偈没有回答他,只向着他俯下脸,暮色彻底慌了,下意识的扭转头,用力推开了周偈。周偈后退几步,直撞到书架上才站稳,架子上一个陶罐猛晃坠地,发出一声脆响。

    “殿下。”暮色担心周偈受伤,忙要跑过去,却被周偈一句“别过来”喝止在当下。

    “出去。”周偈低着头,发出了命令。

    暮色无法违抗,退了出去。

    之后三日,周偈没再正眼瞧过暮色,更别说搭理他,连携新妇进宫面圣都没带他这个一等常随去。暮色知道自己是又做错事惹恼了周偈,但却不知道究竟错在哪,左思右想了半天,趁夜溜进了慎王府。

    刚从后墙翻进来,就差点被锐儿的千叶落戳成马蜂窝,好在暮色的双刀斩已达落雨无痕境界,化解开后压低声音叫到:“是我!”

    锐儿从双刀斩上已经认出了暮色,拉起他闪进了跨院自己的房间,才怒道:“大半夜的你找死啊?!”

    “我有事。”

    “有事不会白天走正门?”

    “私事。”暮色陪着笑脸,“我自己的私事,不方便走正门。”

    “什么事?”锐儿纳闷的问。

    暮色却踌躇了,搓着手“这个”、“那个”了半天也不知从何开口。

    “你到底有没有事?”锐儿不耐烦了,“没事赶紧滚,本人要睡觉了。”

    “对!睡觉!”暮色终于抓到了头绪,问,“睡觉怎么睡?”

    锐儿弹出半截佩剑,凶狠的剑灵嘶吼一声。

    “别激动。”暮色把剑小心的推回去,又补了一句,“是

    是两个人睡觉怎么睡?”

    “哪两个人?”

    “比如说,你和奉川翁主。”

    锐儿的剑又弹出来了。

    “错了,举错例子了。”暮色推回剑,“换一个,比如说,百奈和慎王。”

    锐儿明白了,直截了当的说:“百奈侍过寝。”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就是你说的两个人睡觉。”

    “怎么个睡法?”

    “亲亲抱抱的睡。”

    “半妖常随都要侍寝吗?”

    “半妖常随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锐儿照实说,“不管主人的命令是什么。”

    暮色不说话了,揣着手望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天后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不对啊,百奈是女的慎王是男的,这没问题,可要都是男的呢?”

    锐儿听到暮色的自言自语,补了一句:“公卿世家多有好男风者,府内皆养**、男宠,也可侍寝。”

    “没养啊。”暮色更加不解,又问,“慎王府养吗?”

    “也没养!”锐儿怒道。

    “那……”暮色犹豫了一下,还是作死的问道,“你侍过慎王的寝吗?”

    锐儿的剑彻底出鞘,好在暮色早有戒备,双刀同时出鞘,挡住锐儿的剑后连撤三步,大叫道:“最后一个问题!”

    “说!”锐儿用剑指着暮色。

    暮色摆好了一个随时准备逃跑的姿势,问:“你和奕王呢?”

    出乎暮色的意料,锐儿竟然没有暴走。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锐儿心底最柔软的一处,锐儿用暮色从未见过的神色温声说道:“殿下是谦谦君子,言行守节,无论对谁都未有过失礼之处,待我更如手足。他……他很好,那么好,可是他不在了……”锐儿垂下了眼眸,浓密的睫毛遮住如水的碧色,斑驳了所有神采,锐儿的声音轻得好似怕惊动什么般,“如果,如果真的有可能,上天能让他重生,再做我的主人,摘星射月,不管他要什么我都会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