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 坊间传言
    ””

    锐儿站在花街口,只觉得一阵头疼,心里将七杀军的几个校尉从头骂到脚。

    “江湖奇人为什么就一定要在花街?那几个混蛋莫不是耍我玩的吧?”锐儿腹诽着却又狠不下心来掉头走,毕竟论起下三滥的门道,七杀军里的那几个老油条比他门清得多,抱着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锐儿抬脚走进了花街。

    十里花街,脂香扑面,大大小小的妓馆鳞次栉比,家家门前红灯高悬,花团锦簇,极尽繁华奢靡之能事。更有一二盛装女子或立于门侧,或倚在窗棂,待锐儿不经意的和她们对上眼,立刻回一妩媚一笑。锐儿在心内一遍遍的背着《一重心经》,抵抗着充斥耳边的丝弦之声,用余光扫着自己要找的那家妓馆。忽见一物飘乎乎的自天而降,锐儿利落的一抬佩剑接住此物,才发现竟是女子的绢帕。

    “郎君好身手啊。”一个娇媚的声音自头上传来。

    锐儿望过去,一家妓馆的二楼窗边正斜依着一名红衣女子,手臂探出窗外,好似不经意的露出半截玉臂和腕上的金镯。

    女子垂首和锐儿接上目光,竟先红了脸,娇羞的开口:“郎君生得好俊啊。”

    “你的?”锐儿没有理会女子的夸赞,只微扬起佩剑,冷声问道。

    “是。”女子仍羞答答的问,“奴家不小心掉下去的,郎君帮奴家拿上来可好?”

    “不好。”锐儿十分不解风情的将绢帕抖落在地,继续往前走,心内却是又将校尉们问候一遍。

    谁知这一路上,竟突然多出更多的女子,目光黏在锐儿身上,偶有娇笑和戏谑之言。锐儿不堪其扰,腹诽着“这些人都没有要伺候的客人吗?我看这花街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挺忙啊,她们怎么一个个的这么闲?”就走到了花街最深处。

    周遭突然清净了。锐儿这才发现,此处风景与刚才不同,入眼皆是茂竹流水,简素雅致,门侧窗边也没有女人娇笑,只门口站着两名引客的童子,门匾上三个古朴大字——鱼陶馆,正是七杀军校尉告诉锐儿要来的地方。

    “鱼陶馆?怎么听着这么像酒肆呢?”锐儿抱怨着却突然呆住,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军署,将那几个校尉大卸八块,“我说怎么没有女人了,那几个混蛋竟然让我来了男

    ””

    男风馆!可恶,还不如妓馆呢!”

    门口童子看着锐儿虽英俊却全是杀气的脸,踌躇半天才上前小心翼翼的问:“看郎君面生,是第一次来吗?那让童子给郎君引路,可好?”

    锐儿没有说话,黑着脸跟随童子走进鱼陶馆。馆内维持了和门口同样的风格,丝乐低鸣,似有非有,间或有一两名侍从从旁经过,但是锐儿都没有兴趣去打量,他就冷着一张脸站在厅中,手还紧紧按在佩剑的剑柄上。

    一个看着十五六岁的少年走过来躬身行礼,轻声问道:“郎君是来品茶还是尝酒?可有相熟的伴人,若有,阿文去唤他。”

    “没有!”锐儿冲着叫阿文的少年冷冰冰的说,“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阿文上下打量了一下锐儿,笑问,“郎君要找何人?”

    “七弦君。”

    “郎君要找七弦君?”阿文略有歉疚的说,“那可不巧,他今日不在馆内。”

    “那他何日会在?”

    阿文摇摇头,说了个莫名其妙的答案:“不知道。”

    “不知道?”锐儿无名火起,“难道我要天天在这里等他吗?”

    “郎君为何一定要找七弦君呢?”阿文不解道,“我们这里其他人也很好啊。”

    “没兴趣。”锐儿冷言,“我找七弦君有事。”

    阿文噗嗤乐出了声,话里有话的问:“来这里的还能有什么事呢?”

    锐儿脸更黑,并不想与阿文争辩,既然七弦君不在,那真是多一刻都不想待,立刻一言不发的掉头出去了。

    出了大门还得照原路返回,锐儿只得继续在心里默诵《一重心经》来忍受周围打量的目光。正腹诽着“都看我干什么?”却又见一绢帕飘乎乎的落到自己眼前,锐儿早有准备,用佩剑接住后看向绢帕的主人,不耐烦的说:“怎么又是你?”

    刚才妓馆二楼的那名红衣女子此时已经站在妓馆大门口,见锐儿问,娇笑着说:“奴家见郎君生得俊,心里欢喜得很,忍不住想跟郎君亲近,郎君不要这么凶啊。”说着竟还摇曳着走过来,伸手就要拉锐儿的手。

    锐儿忙后撤一步,握紧了按着剑柄的手,怒道:“滚开!”

    “哎呀!”红衣女子丝毫未恼,也不见害怕,仍

    ””

    仍要贴上来。

    “他都让你滚开了,你怎么还不识趣?”

    旁里突然闪出一人,挡在锐儿和红衣女子之间,锐儿见到顿时惊诧不已,来人竟然是——苏晟!

    “啧!”红衣女子微不可见的厌弃一声,但很快又堆满娇笑,这一次是对着苏晟,“这位郎君生得也俊,奴家也喜欢,要不要一起来玩啊?”

    “小妖精,你少跟我来这套,快走开。”苏晟笑着用佩剑推开红衣女子,见红衣女子还要再说什么,苏晟又劝道,“别白费功夫了,他刚才可是从鱼陶馆出来的,所以,你得识趣。”说完丢给红衣女子一个嫌弃的神色,揽着锐儿的肩带他走出了花街。

    “苏总师。”锐儿忍不住心中的诧异,问,“你怎么在这?”

    “来玩。”苏晟干脆的说了两个字,未等锐儿消化他的答案,又反问,“你又跑这来干什么?”

    锐儿满脑子都是“灵师是侍神修行之人怎么能来花街?”突然被苏晟问下意识的跟上回答“找人”,答完后才惊觉失言,十分怕苏晟接着问,不免忐忑的看向苏晟。

    苏晟从锐儿脸上瞬息万化的神色中差不多猜到了他的想法,略沉吟一下,问:“你到鱼陶馆是想找七弦君?”锐儿没有回答,但是苏晟却从锐儿微微睁大的眼睛里知道自己说中了,又问,“是不是七杀军里的人跟你说,半妖如有隐秘之事都可找七弦君?”

    “额……苏总师……”锐儿彻底无语,“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坊间传言我也听过。”苏晟拍着锐儿的肩,实心实意的说,“不过我劝你,能不找还是别找。”

    “为什么?”锐儿不解,本来就怀疑七杀军的几个校尉是在耍自己,此时听苏晟说更加怀疑,忙问,“这里面是不是有圈套?”

    “圈套倒是没有,只不过七弦君从不白干活,我怕他的价码你承受不起。”

    “这个……”锐儿斟酌了一下对苏晟暗示道,“半妖常随不能擅自行动,所以……我不缺钱。”

    “可是,七弦君贵就贵在……”苏晟叹了口气,“他从不收钱。”

    锐儿懂了。世上的事,能花钱办的事反而是最简单的,偏偏是那些不花钱的事才最难。这七弦君既然不收钱,那就意味着要以事换事,以消息换消

    消息,滚来滚去,的确会出现锐儿不能承受的价码。更何况周俍交代锐儿不能打草惊蛇,若是这样的交易锐儿可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想及此,锐儿也叹了声气,不免觉得十分泄气,没想到,这刚有的头绪怕是又断了。

    “虽然不知道你要找七弦君问什么。”苏晟见锐儿泄气的样子,忍不住劝道,“但往往人们探寻一件事的真相总是会抓大放小,喜欢揪住最诡异的地方,而看不到最平常的。你不妨从细微入手,找找那些不起眼的地方,说不准就能有收获。”

    锐儿听着苏晟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忙向着苏晟躬身一礼:“谢苏总师教诲。”

    “这里又不是千落庄,无需如此。”苏晟扶起锐儿,笑着说,“若无他事,我要回界灵殿了。”

    “送苏总师。”锐儿坚持把礼行满,“锐儿也要回去复命了。”

    二人在街口分手,谁也没注意到一辆马车正从远处驶来。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什么?慎王府的人来逛花街?”周偈在车内听到暮色说,冷哼一声,鄙夷道,“真是好家教。”

    “王府之人不能来逛花街吗?”暮色不解的问,“我记得《周幽律》上没写啊。”

    “不能!”周偈怒道,“本王不管《周幽律》写没写,反正恂王府的人都不能去!”

    “那……”暮色更加不解,“殿下又是来做什么的?”

    “啊,真是气人的好手啊!一不留神就能让他噎死!”周偈在心里将暮色骂了个狗血淋头,嘴上却义正言辞的说,“本王是来办正事的!”说完还瞪了暮色一眼,“一会儿给本王机灵点,懂吗?”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懂!”暮色狠点着头,却又不确定的问,“殿下,崔女官的话可信吗?”

    “我阿母不会骗我的。”周偈笃定道,“后宫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有千百种手段可以无声无息的抹杀一个人,想活下来的也得有千百种手段应对。所以,这种事问在宫里走了一辈子薄冰的阿母,绝对不会有错。”

    暮色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车外一家家的妓馆,突然问:“殿下,是这家吧?”

    周偈抬眼瞟了一眼“鱼陶馆”三个字,说:“正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