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 江湖规矩
    ””

    苏晟坐在鱼陶馆关雎雅室里,用一根手指头轻轻撩拨着琴弦,高一下低一下的完全不成调子,可是苏晟却乐在其中。七弦君如弱柳般站在一侧,实在忍不了了,用整只手盖住琴弦,随后抱怨道:“你来找我,却又一句话不说,究竟想做什么?”

    苏晟抬眼瞥了他一下,轻哼一声,不屑的说:“我要找的是七弦君,小喽啰一边去!”

    细微弦鸣,急促而起,弱柳顷刻间变为吃人的恶鬼,于瞬息间即可毙敌于弦下。可是苏晟却丝毫不惧,仍稳坐案后,只单手立琴于面前,阻住了嗜血的丝弦,随后从案上的瓶中抽出一枝腊梅,手腕一抖,甩向七弦君。只不过是丢过来的花枝,七弦君却如临大敌,腾挪转身避开,却没有避开花枝后苏晟快如鬼魅的身影,肋下结结实实吃了一掌,气息顿时不畅,后一个躲闪的动作没有接上,就被苏晟抢了上风,扭着手臂按在案上。

    “就这点微末功夫,也敢拿出来招呼我?”苏晟鄙夷道,“谁给你的脸?”

    “放开我!”七弦君大叫,“姓苏的你不要太狂!这里是鱼陶馆,不是你的神见之森!”

    苏晟没有答话,又从案上的瓶中折下一片树叶,向着案上一甩,轻软树叶如同离弦利箭般,贴着七弦君的脸侧直直戳进案里。苏晟看着七弦君眼内的惊恐,笑着说:“再废话,下一次戳的就是你脸。”见七弦君不再叫嚷,苏晟才抬起头,唤道,“阿宫出来。”

    “哎……”长长的叹息响起,随后一个男人从屏风后转出来,未理苏晟,先对着七弦君说,“阿羽啊,我都说了别让你逞能,你看,这多狼狈?”阿羽翻翻白眼没有理他,阿宫见状将苏晟的手从阿羽身上拿开,话还是对着阿羽说,“行了,下次别逞能了,去招呼鹿鸣里的客人吧。”

    阿羽站起身,狠狠的瞪了苏晟一眼,开门走了出去。

    “七弦君现在的排场越发大了。”苏晟看向阿宫,调侃道,“都不亲自招呼客人了。”

    “若是事事都要我应付,岂不是要累死我?”阿宫颇有些不耐烦,“反正都是七弦君,又有什么差别。”

    “也是啊。”苏晟附和着,“下次不如让阿徵也来做七弦君,我看她天天在妓馆也是闲得很。”

    “那不可行,鱼陶馆里

    ””

    里怎么能有女人?这可是坏行规的事。”

    “哎呦!”苏晟鄙夷道,“还挺在乎名声啊。”

    “必须的。”阿宫严肃的说,“比不了你有皇粮吃,我可指着这个养家糊口呢。”

    “行行。”苏晟敷衍道,“那你好好伺候我,我高兴了会多给你些赏钱的。”

    “那就谢谢贵人了!”阿宫说着就要往苏晟身前凑,却被苏晟用佩剑挡开。

    “我只是来找你说正事。”苏晟冷言道,“离远点,别靠过来。”

    阿宫无奈,站在一旁,问:“什么事?”

    “最近是不是有人在翻奕王旧案?”苏晟开门见山的说。

    “是啊。”阿宫并不意外,“你这顺风耳好厉害,怎么知道的?”

    “算出来的。”苏晟信口胡诌道。

    “你学紫微宫了?”

    “嗯。”苏晟的谎话张嘴就来,“你怕不怕?”

    “我怕什么?”阿宫不屑的说,“我又不遵人间数。”

    “我算的是半妖的紫微宫。”

    “得了吧。”阿宫一个字都不信,“老东西你蒙谁呢?”

    “啧!”苏晟不满的咂了一下嘴,随后继续说,“现在有人翻旧案翻到我头上了。”

    “你?”阿宫不解,“当年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差点被牵连呢。”

    “也不能说没关系吧,当年的那只雀鹰是我处理的。”苏晟看向阿宫,“皇帝的那只雀鹰,是你给的吧?”

    “与我何干?”阿宫笑了出来,“雀鹰可是你神见之森的灵物,我哪里能有?”

    “真不是你?”

    “不是!”阿宫略有愠色,“当年我只是应客人的要求,有问必答、按劳取酬而已,具体做了什么可都告诉过你。”

    “我是怕你年纪太大记性不好,有些细节忘记说了也有可能。”

    “不会的。”阿宫得意道,“我有七个脑子呢。”

    “也是。”苏晟点点头表示认同,“虽然每个都不灵光,但是勤能补拙,多少还是顶点用。”

    “你今天是来找打的吗?”阿宫的愠色变成怒意,没好气的问,“没头没脑的突然跑过来提起这事,是要做什么?就算有人翻旧账又能怎样?你要把我供出去吗?”阿

    ””

    阿宫阴下脸,警告道,“你莫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我没忘。”苏晟郑重说道,“七弦君行走于朝堂之外,不问国政,不涉党争,一切按江湖规矩来。”

    “没忘最好。”阿宫也正色道,“那你今日究竟为何而来?”

    “我也不知道。”苏晟自嘲一笑,“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开始多愁善感了吧。”

    阿宫好一阵无语,看着苏晟好似看陌生人,隔了好久才不确定的问:“你真的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千变万化吗?”

    “是。”苏晟撇撇嘴,“可能是在界灵殿听经听多了,都没了棱角了。”

    “那……”阿宫试探的问,“我给你派几个任务找找嗜血的快感?”

    “滚!”苏晟骂道,“连我你都敢使唤?”

    “不干算了。”阿宫翻了个白眼,坐在了案前,不经意的说,“恂王用宫里的路来问过了。”

    “问的什么?”

    “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方法,阿羽说了几个,他们挑上了和当年奕王一样的。”阿宫轻轻拨着弦,“你说会这么巧吗?”

    “所以你怀疑恂王是为了当年一事?”

    “是啊。”

    “还有谁问过?”

    阿宫想了想,说:“慎王府的半妖常随也来过鱼陶馆,应该是用的七杀军的路,可惜没用对,没能见到七弦君。虽不知道他要问什么,但我猜八成也是为这事。”

    “你说锐儿?”苏晟想起了那晚,说,“他似乎被阿徵看上了。”

    “有这事?”阿宫回想了一下锐儿的样子,笑道,“异族半妖,长身俊朗,有十二分的英俊,难怪阿徵会动心。”

    “不是你动心?”

    “喂!”苏晟一句话就把阿宫激怒了,“你这人找了一晚上茬了,到底什么居心?!”

    “别激动,不是你动心就好。”苏晟笑道,“那我正式通知你一下,这人我要了,你别碰。”

    “呦?”阿宫不怀好意的说,“换口味了?”

    “这与你无关。”苏晟威胁道,“你敢碰,我就让你七个变六个。”

    “嘁!”阿宫不屑的说,“你拿这话都吓唬我多少年了?能不能换一个?”

    “这次说真的。”苏晟冷下脸,“不信的话

    话一会儿我就去剁了阿徵那个小妖精,以儆效尤。”

    阿宫面上虽不当回事,但心里却深信苏晟的说一不二,虽然锐儿的身份的确诱人,但想想为了一介半妖并不值得和老友翻脸,当下没再调侃苏晟,微点头表示就这样说定了。苏晟见到,也微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走。

    “喂!”阿宫却叫住他,问,“若是有人继续来问奕王一案的事,我该如何应对?”

    苏晟顿住了,似乎想了很久才决定:“人类真是奇怪,只不过匆匆几十年的生命,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执着,真是可怜。”苏晟轻叹一声,说,“算了,你就全盘托出,了了他们的心结吧。”

    “酬劳呢?”

    “算我的。”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我这是怎么了?”苏晟自嘲的笑笑,“竟也会触景生情了?”

    两侧的妓馆里有人正在应景的咏雪,连弦歌都换成了雪赋。苏晟听着那些婉转靡靡的乐声,脑海里却是一副大雪夜围炉而坐的慵懒,那个人正裹着厚厚的羔裘,挤在自己身旁,轻声讲着略有些幼稚的小故事,眉飞色舞的样子甚是好笑。还是大雪天,他为了他那贪吃的小半妖,竟然跑去界灵殿找御神讨食,一心一意全在食盒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满头满身都是雪。漫天的雪花变成了遮天的箭矢,一个人类,竟然义无反顾的跑出来替半妖挡箭,他不知道自己比半妖更脆弱吗?明明知道半妖的命运身不由己,却依然用自己羸弱的力量去守护他们的真心,与他们同喜同悲。每一次转生湖畔的离别,他都要念叨好久,那应该就是真心的舍不得吧?那个人,真的好奇怪啊。他的心和旁人的不一样吗?为什么能如此柔软。在这个血契言灵为枷锁的皇权国度里,一介灵师真的会去在意半妖的疾苦与安乐吗?

    这世间路行的太久了,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看过了太多的爱恨情仇,似乎一切都已再难起涟漪。可是那个人的双眸,却依然清澈如初,纯真得让人舍不得去伤害。

    “算了,就学一学他的样子,再试着去相信这世间的温暖吧。”苏晟轻轻笑了起来,一抬头,却看到锐儿正站在花街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