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 各怀心思
    ””

    今日的武兴帝甚为欣喜,不光是因为周偈今日竟然没有作妖犯浑,温顺得好似变了个人,就连一向中庸的周俍也如突然开窍般,在几件朝议大事上的见解和决断都十分独到果敢,颇显帝王骨血的与众不同,令武兴帝大为惊艳。看着他们一同离开紫微宫的身影,武兴帝终于感到了周幽大业后继有人的欣慰。

    从紫微宫出来后,周俍追上梁司徒,边走边说:“腊月即是父皇五十寿诞,俍儿不知送什么好,还请外公指点一二。”

    刚刚在皇帝面前的周俍已经让梁司徒有些意外,现在竟然从未有过的和自己讨论这个话题,更是让梁司徒诧异,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梁司徒行走朝堂这么多年,应变的城府要多少有多少,当下不着痕迹的推了回去:“慎王是陛下的亲子,应比老臣更清楚陛下的喜好啊。”

    “可是外公伴君的日子比俍儿的年纪还长,论起对父皇喜好的熟知,怕是连母亲都不如。”周俍的城府比起梁司徒也没差多少,装作不经意的提到,“俍儿听说信儿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也是外公出的主意?”

    “哈哈,这都让殿下知道了?”梁司徒立刻明白了周俍的言外之意,携过他的手拉到身前,笑着说,“老臣觉得殿下最应该去问问昭仪。”

    周俍任由梁司徒靠近自己,装作十分受用的样子说:“外公所言极是,俍儿这就去问母亲。”说完还向着梁司徒微躬一礼表示谢意,又问,“外公可有梯己的话需要俍儿带给母亲?”

    “天冷了。”梁司徒没有拒绝周俍的微礼,“让昭仪注意节气变化,保重身体。”

    “多谢外公挂念,俍儿一定带到。”周俍说完朝着芷兰殿而去。

    梁司徒却看着周俍远去的身影,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同样从紫微宫出来的周偈却是拐了个弯进了偏殿。果不其然,李平正在偏殿打点武兴帝一会儿要吃的果子茶点。

    “哎呦!”李平见到周偈,忙紧走几步迎上来,嘴上说着“见过恂王”腿上就要跪,却被周偈一个箭步冲上来拦住。

    “李常侍真是多礼。”周偈扶起李平,撇着嘴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

    ””

    ,“又不是在御前。”

    “规矩就是规矩,到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李平虽如此说,但心里还是略有些得意的,当下堆起满脸的笑,问,“不知恂王有何吩咐啊?”

    “李常侍是宫里的老人,做事地道,哪还需要本王吩咐什么?”周偈装出一副拍马屁的样子,“本王是有别的事求李常侍帮忙。”

    “不敢不敢。”李平忙摆着手,“有何事需要李平,恂王尽管吩咐。”

    “说来惭愧。”周偈叹了口气,“父皇五十寿诞就要到了,可是本王还没有选好献礼,想来想去,这宫里没人比李常侍更清楚父皇的心思了,所以想私下讨李常侍个主意,你看本王送什么好?”

    “恂王这话说的。”李平不愧是老狐狸,一点儿话柄也不留给周偈,“李平可不敢妄揣圣意。”

    “怎么又扯到妄揣圣意去了?”周偈皱起了眉头,怒道,“本王就是想让父皇欢心而已。”

    李平看着周偈突然而现的怒意,想起周偈平日的乖张,略有些心慌,当下陪着笑脸道:“是李平说错话了,恂王莫恼,李平这就帮恂王想想。”

    “好。”周偈的脸变得十分快,立刻又笑着凑近李平,压低声音道,“其实本王已经选了几件,若是李常侍有空,最好是能去帮本王掌掌眼。”周偈说着向李平挑了一下眉,意味深长的说,“只有李常侍亲眼看过说好,本王才放心。”

    “这……”对于皇子们的有意亲近,李平向来都不会拒绝,心下计较一番,有了自己的主意,“难得恂王赏识李平,李平就恭敬不如从命。”

    “太好了!”周偈情不自禁的按住李平的肩膀,迫不及待的问,“李常侍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本王派人来接你。”

    李平算了一下,故意挑了个为难的时间:“今晚亥时后李平散值,可随恂王而去,就是时间太晚了,不知是否耽误恂王歇息。”

    “不晚不晚。”周偈大喜道,“那今晚亥时一到,本王就派人等在西角门,可好。”

    李平没有异议,躬身一礼道:“那就有劳恂王了。”

    “无妨。”周偈说完却露出为难的神色,又补了一句,“李常侍,本王存着要给父皇惊喜的小心思,十分怕旁人知道本王要送什么

    ””

    么,所以今晚之事……”

    “李平明白。”这些皇亲重臣的龌龊小心思李平太懂了,未等周偈说完立刻上道的说,“恂王放心好了。”

    周偈满意的笑了笑,辞了李平走出偏殿,出宫见到正在等他的暮色,忙说:“妥了,鱼已经上钩,我们照计划进行。”

    “是。”暮色简短应道。

    是夜,一架轻车从皇宫西角门接上李平,沿着寂静的官道缓缓而行,待到岔路口却拐了个弯,消失在了冬夜里。

    暮色从车上将五花大绑的李平提下来扔进屋,刚拿出塞在他嘴里的布团就听李平破口大骂:“哪里来的嚣张小儿,可知你爷爷是何人?敢绑你爷爷的票,都不想活了吗?”

    “额……”暮色有些吃惊,向着站在一旁的周偈露出个“这人怎么这个反应竟然一点儿都不怕一会儿可不好吓唬”的神色。

    周偈却翻翻白眼,回了一个“没用的样子一会儿不要坏了本王的事”的嫌弃表情,随后示意暮色摘下蒙着李平双眼的布条。

    “我警告你,要是敢动你爷爷我一根寒毛就让你全家陪葬!”李平正在不遗余力的大骂突然眼前重现光明,立刻顿住,猛眨着眼快速适应屋里的光线,迫不及待的去看到底是哪个孙子竟敢绑爷爷的票,没成想竟对上周偈冷若冰霜的目光。

    “恂王?”李平一瞬间是惊讶大过惊吓,不解的问,“恂王这是做什么?李平得罪过恂王?”

    “对呀。”周偈倒是承认得很快。

    李平听闻没有立刻答话,仔细思索了一下前因后果,才挑着字眼说:“李平确实不知哪里得罪过恂王,还请恂王明示,若有,李平愿受恂王责罚。”

    周偈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平,轻轻吐出四个字:“杀兄之仇。”

    瞬息间,李平脸上的细微神色变化许多,但都被李平很好的掩藏在一个“不解”的神色之下。可是周偈却捕捉到了,恨意不可抑制的从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喷薄而出,化为一个字:“说!”

    “恂王要李平说什么?”李平依然保持着不解的神色,在心内急促想着对策,一边挣扎着伏地叩拜,一边哭喊着,“还请恂王明示啊!”

    周偈不敢保证自己要是再和李平对质会不会直接拔

    拔剑捅死他,索性转过身不再看他,只示意暮色。

    暮色点点头,走上前,捏着李平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问:“武兴二十年,奕王因谋逆之嫌暂押诏狱,你奉旨前去探病,可你走后奕王就病逝了,是何原因?”

    “这……”李平的脸上写满无辜,“奕王是病逝,与我何干啊?”

    “你没做手脚吗?”

    “冤枉啊!谋害皇子可是诛九族的重罪,我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啊!”

    “真的没有吗?”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少说别人!”暮色突然冷下脸,直瞪着李平的双眼,声音寒过此时节的天气,“就问你有没有。”

    “没有!”李平大叫着,“冤枉啊!”

    暮色却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打开塞到季彦鼻子下面,问:“可认得这个?”

    “不……不认得。”

    “这就是当年毒害奕王的罪魁祸首。”暮色说着捏开李平的嘴,将药粉强行倒入李平嘴里,幽幽的说,“你当年就是将这些毒药洒在炭火上,害死了奕王。”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没!咳咳!没有!”李平狂咳不止,一边努力的将药粉吐出来一边哀求道,“恂王饶命,我真的是冤枉的!”

    “冤枉?”暮色阴笑着抽出刀,蹭着李平的脖子说,“留着下去跟奕王说吧。”说着手起刀落,直接就从李平的脑后砍了下去。李平大惊,本能的躲闪,谁知暮色的刀如有灵性般死咬着不放,仍从李平的脑袋周围落下,却是不偏不倚的削掉李平的半截耳朵。

    李平的惨叫声登时而起,暮色却有些遗憾的说:“哎呀,手滑了。”说着掐住李平挣扎乱摆的脖子,将滴着血的刀又贴了过去,笑哄道,“你别动,我刀法很好,一刀毙命不会疼的。你要是再乱动,说不准砍到哪,受罪的可是你自己。”说完慢慢提起刀。

    李平不可抑制的浑身颤抖,惊恐的盯着暮色手里的刀,突然用头猛撞地,大叫着求饶:“恂王饶命!我说!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