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 非死即生
    ””

    心若痛到极致是什么感觉?

    周偈不知道,因为他已经顾不上了。他正在经历平生第一次的不知所措和恐惧,他所有的理智与冷静全都不见,只剩下自责与不安,慌不择路的将诸天神佛求了一个遍,如果这时候有人告诉他可以换暮色平安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交换所有。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却依然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心底珍之又重的人。那个时候还可以借口自己年少,那现在呢?怎么还是如此无用!

    周偈将暮色紧紧的抱在怀里,他努力的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暮色,可依然止不住暮色越降越低的体温。那本就白皙的圆脸更加苍白,本就不甚强壮的身体更加脆弱。

    好不容易捱回府,周偈一面抱着暮色冲进府一面大声叫着“季彦”,王府上下所有人都被惊动,看着周偈浑身是血和暮色奄奄一息的样子惶恐不安。

    季彦倒是还算冷静,没有多问一个字,立刻开始诊治暮色浑身上下的伤。吴长安也十分镇定,招呼着手脚麻利的侍人婢子给季彦打下手。最不淡定的可能就是沈氏,本来见周偈深夜还不归府就已经提心吊胆十分不安了,结果又被周偈大呼小叫的惊醒,再看到周偈满身的血迹更是惊得不知所措。

    沈氏奔过来,焦急的上下打量周偈,不安的问:“殿下可有受伤?”

    周偈没有回答,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暮色身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生怕自己一个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

    “殿下这是做什么去了?怎么弄得如此狼狈?”见周偈不理,沈氏的担忧变为怒意,站到周偈眼前,逼责:“殿下竟如此莽撞,只随行两三个不甚得力的人就敢深夜出府。”沈氏指着塌上的暮色,怒道,“我早就说过,此人轻浮不可信,今日之事足以得证。”

    “你说什么?”沈氏最后一句话终于引起周偈的注意。

    “我说此人不可信。”沈氏的指责不可一世,“不足以护卫殿下的平安。”

    淑雅婉媚中带着少许英气的沈氏自有大方得体的气质,配得上世家之女和皇室王妃的身份。但此时在周偈看来,却如那最恶毒的魔鬼一般,正

    ””

    正张牙舞爪的将塌上生死未卜的暮色剥皮拆骨。极致的心痛是什么感觉周偈刚才没来得及体会,但是极致的愤怒此时此刻周偈却感受得一清二楚。奇怪的是,这极致的愤怒并没有让周偈失去理智,反而越发清晰的看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周偈竟冲着沈氏温柔一笑,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只一个字,就扯掉了沈氏所有的骄傲,沈氏楞在当下,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好半天后才问:“殿下在说什么?”

    “我说让你滚。”周偈抓起沈氏的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推出门外。

    沈氏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偈亲手关上的门,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惊惧,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侍人婢子们溜着墙根站了一排,却是谁也不敢上前。

    沈氏究竟在门外站了多久,门内的周偈并不知道,他见季彦终于诊治完暮色的伤情,忙走上前询问,语气里全是惴惴不安:“暮色他怎样?”

    季彦未开口先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冲着周偈摇了摇头。

    这一口气将周偈叹了个魂飞魄散,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倚着奔过来的吴长安急促的喘息了许久,才抓过季彦,问道:“到底怎样?你给本王一句实话!”

    “回殿下。”季彦的神色中是无奈的心酸,“伤得太重了,光是致命的外伤就有两处,更别说还有内伤,再加失血过多,能撑到现在都是奇迹了。”

    “你这是对常人的诊断吧?”周偈不死心的说,“他可是半妖,生命力远强于常人,我不信没有救。”

    “就算是半妖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血要是都流干了,怎么恢复?”季彦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说,“现在能做的就是吊住这一口气,能补的都补进去,剩下的就看他的造化了,若是能缓过来,就能化险为夷,若是缓不过来……”季彦没有再说下去。

    “你说的都是废话!”周偈怒道,“一念两极,非死即生,这个道理本王都懂,还用得着你说?!本王现在要他活,你看着办吧!”

    季彦十分理解周偈的愤怒,他也十分不忍,但从医者,客观论病乃是根本,季彦绝不会夸大其词也更不会息事宁人,他想了想,劝道:“殿下,季彦曾说过,‘医者救命

    ””

    命,一看医术,二看时运,三还要看此人活命的意愿,三者缺一不可’。季彦对自己的医术尚有自信,暮色常随身为半妖,生命力强于常人,又得王府中名贵药材续命,这是他的时运,剩下的就要看他自己求生的意愿了。”季彦犹豫一下,和盘托出,“尽人事听天命,季彦一定会想尽办法,而殿下与其逼迫季彦,不如想想如何助他求生吧。”季彦说完,向着周偈躬身一礼,匆匆走出屋,忙着去给暮色煎续命的药。

    周偈却仍一动不动,许久后,轻轻呼出一口气,对吴长安吩咐道:“都出去吧,本王自己陪着他。”

    吴长安虽不放心,但还是没有多言,招呼着屋内的侍人婢子收拾干净后退了出去。

    周偈轻轻的在塌侧坐下,看着暮色。暮色就躺在那,仿若只是睡熟了般合着他那微垂的丹凤眼,往日里那藏不住任何心事的圆脸此时平静无波,悠长的呼吸间或起伏,每一次都如无形的利剑将周偈的内心舔出一道血痕。周偈除了疼,什么也感觉不到了。烛火毫无征兆的爆了一个烛花,惊得周偈打了一个寒战,颤抖的向着暮色伸出了手,刚刚触碰到暮色的脸颊,周偈心里的高墙和坚冰就瞬间分崩离析,露出深埋其中的,最直白的想法。

    “小傻子,你不能这么吓唬我。”周偈小心翼翼的捧起暮色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着说,“满朝都知道本王性格乖张无常,脾气也不好,可唯独对你,任你怎么气我,我都忍了。这一次是我不好,都怪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了。你就看在我往日对你诸多忍让的份上,别跟我计较,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周偈从不知道,原来一个人无助到毫无办法的时候,可以没有任何底线。他也是才知道,原来心底那自以为已经坚不可摧的高墙竟然这么容易就崩塌了。他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些年他将自己关在恂王府的时候早就一并连这个人也关了进去,经年累月,已经和他心内的坚冰长在一起,现在这个人要走,竟是挖心的疼。

    窗外依稀有了晨光,冬日的朝霞不服输的将羸弱的温暖从寒冷的云隙塞进千家万户,却独独忘了周偈这里。季彦使劲浑身解数,想尽各种办法,续命的药石不断的施加在暮色身上,可暮色的呼吸

    吸却依然越来越微弱。他如同天上的残月,日光越盛他就越黯淡。

    周偈就这样枯坐在榻前,任由季彦摆弄着暮色,又任由季彦大势已去的无奈离开。太阳从东天转到西天,他都没有换过姿势,仿佛已经失了五感六觉般,唯一会做的就是握紧暮色越来越冷的手。

    有些东西真的是将要失去才会觉得珍贵,会让你想拼了命的交换所有去挽留。比如长兄的一声夸赞,又比如这个人的一张傻脸。为什么,自己总也抓不住那些视为珍宝的在意,总是会任由他们不声不响的离去。到底该强大到什么地步,才能将自己所有的在意都护在怀里。

    “是我,做的还不够吗?是我,太过依赖长兄,又太过依赖你,才拖累得你们如此这般吗?我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你们的依赖?”周偈在心内问着自己,眼睛望着窗外渐渐沉入西山的夕阳,不知突然想起什么,脸上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轻声说道,“暮色你看,是夕阳啊,像不像油油的蛋黄?你知道吗,做南瓜酥的厨娘还在府里了,你若是醒了,我让她给你做一打南瓜酥可好?不,我亲手给你做,可好?还有荷叶酥,梨花糕,青团子,各种各样的宫食,还有你最爱吃的鸭蓉蒸饺,我都做给你吃,可好?我去和厨娘学,一样一样的学,每天都做给你吃,每天都做不一样的,可好?我不要你做我的什么半妖常随,太辛苦了。我就要你做我的小傻子,一个只会吃的小傻子,可好?”

    窗外的夕阳余晖只剩最后一点残存的光和热,漫天的暮色尽染着堆叠的薄云,仿佛给这天地万物都镀上了暗金色的边纹。周遭一切,都化成了神见之森那从天而降的金色身影,轻轻拢着周偈,将最后的微末护佑加持在周偈身上——惟愿小小的秋阳,远离世间所有的困苦危难。

    太阳终于跌入地平线,漫天暮色被冬夜悄无声息的吞食,黑暗迅速爬满整个房间,周偈将暮色拢进怀里,执拗的认为,这样,死神就带不走他的小傻子。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饿。”暮色突然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