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 权宜之计
    ””

    烈日高悬,蝉鸣聒噪,半妖昏昏沉沉。暮色在书房陪着周偈,开始还像模像样的又是研墨又是铺纸,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手支头的迷糊,好几次不小心睡着了,头垂下来差点儿撞到笔洗。周偈看着他瞌睡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柔声说道:“昨夜是不是值卫了?要是真困了就睡一会儿吧。”

    “嗯。”暮色迷迷糊糊间应了一句,竟然当真伏在案上睡起了觉。

    周偈被他的实在逗乐了,一时起了捉狭的心,饱蘸浓墨的在暮色脸上画起了猫胡子,暮色竟然毫无察觉。周偈见状,索性又在额头上添了个王字,正忍笑间忽听门响,一个人走了进来。周偈怕吵醒暮色,忙以指压唇向来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才看见走进来的是恂王妃沈氏。

    门响还是吵醒了暮色,暮色一个激灵醒过来,见是沈氏,吓得不轻,忙大惊失色的伏地。

    “哎!喂!”周偈想阻止暮色却没来得及,暮色的一张花脸被沈氏看了个正着,周偈的心里是各种尴尬和恼羞,面上还得维持着一张冷脸,不悦的问,“你来做什么?”

    “殿下真是好兴致啊。”沈氏看见了暮色脸上的墨迹,顿时不快,阴阳怪气的说,“过几日就是中元节了,殿下竟然还有闲暇和常随**。”

    “好意外啊。”周偈也阴阳怪气的怼了回去,“没想到竟然从端庄的王妃嘴里听到‘**’二字,看来怀平公府的讲席真是博古通今,涉猎甚广啊。”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愤怒,沈氏的脸霎时就红了,但周偈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直截了当的怒道,“出去。”

    沈氏被噎得够呛,急促的喘了一口气,语气中的火气也不小:“我是来和殿下商议中元节诸事的。”

    “不想听。”周偈的回答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这点儿内府破事也要来烦本王,那养着你和吴长安是吃白饭的吗?”周偈压根不在乎沈氏的感受,说完又补了一刀,“快出去!”

    沈氏气得浑身都在抖,却不敢真和周偈造次,死瞪了暮色一眼,转身出去了。

    “没事找事,有病!”周偈在沈氏出去后丢了这么一句。

    暮色却被瞪得生出了不详的预感,抬起一张花猫脸,

    ””

    ,踌躇着问道:“殿下为何要这样和王妃说话呢?”

    周偈险些就乐出了声,被沈氏搅坏的情绪立马烟消云散,都没有追究暮色如此无礼的责问,心情颇好的反问:“这样有何不妥吗?”

    “这样总觉得王妃有些可怜。”暮色不解的说,“王妃又没做错什么。”

    “错还是有的。”周偈意味深长的说,“她逾越了。”见暮色满脸的困惑更甚,周偈耐心的解释道,“虽是父皇指婚,但她若安分守己,本王不是不能以礼相待,也不是不能疼宠她,但她却妄图了她不该想的东西。”

    “什么东西?”

    周偈轻笑一声,吐出两个字:“皇权。”

    暮色顿时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凑到周偈身侧,压低声音问:“难道殿下的皇权都不能满足她?”

    周偈没有回答,只在纸上写了一个“梁”字,说:“如今的朝堂是这些人的,怀平公若想平分秋色,只能倚仗我。”

    “为什么?”

    “原因很多。”周偈今日的耐心十分充足,当下给暮色解释起了错综复杂的朝堂关系,“怀平公的族妹入宫多年,沈氏一族原本是指望她能母凭子贵的,谁知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所出,也未能争得圣心,一直都被梁昭仪踩在脚下,连带着朝堂上的沈族也处处受制于梁族。怀平公与梁司徒同为世袭大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就寄希望于我。”

    “那他们希望殿下为他们做什么?”暮色似懂非懂,“他们又能帮殿下什么?”

    “为他们带来更多的权势,让他们可以更好的掌控朝堂,反过来,这些我也会有。”

    “殿下可以掌控朝堂?”暮色竟露出一丝欣喜,“那岂不是殿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好吗?”

    “不好。”周偈摇摇头,低声说道,“这天下间只有一个皇帝,只有他才能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任何人都要在他的皇权下安分守己,谁要是过头了,谁就要倒霉,比如说杨氏。”未成想周偈竟提到自己的母族,暮色又一次惊得张大了嘴,周偈却笑着说,“你可知道为什么我如此乖张无常,父皇却能一直容忍我至今?”

    “因为皇帝宠爱殿下。”

    “自古天家无情,只有

    ””

    君臣,哪有什么父慈子孝。”周偈的言语中有深藏的哀伤,“父皇之所以容忍我是因为父皇知道,我不党不私,脾气又差,和满朝上下关系都不好,所以他不在乎我的那些胡作非为,因为不管我怎么作妖也危及不到他的皇权。”

    “原来如此。”暮色恍然大悟,“那这么说殿下之前的那些做法都是为了掩人耳目?殿下果然高明。”

    “高明你个头啊!”周偈十分无语暮色毫无来由的称赞,苦笑着说,“只不过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毕竟那时候我人小势单,也只能如此保护自己了。”

    “哦……”暮色突然有些心疼,看向周偈的神色十分温柔,“辛苦殿下了。”

    “并不辛苦。”周偈却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后来我发现,这样活着其实很爽。”

    “这样啊,殿下觉得好就好。”暮色见周偈并未伤怀往事,放心的冲着周偈笑了笑,说,“那殿下以后就还这样吧。”

    “不行了。”周偈看着暮色被画得乱七八糟的笑脸,忍不住伸手弹了他的额头一下,随后正色道,“那都是不经事时的做法,那时候的我一人平安全家平安,可是现在不是了。我有了要权衡考量的东西,也有了更多要依附我而生存的人,我的每一步都要深思熟虑了。”周偈见暮色好像被自己的话吓到,又弹了他的额头一下,笑着说,“怎么了?这就吓傻了?暮色常随不是答应要和本王共同对敌,还答应要保护好本王吗?”

    “是,我肯定会保护殿下的。”暮色摸着自己的额头,略有些羞愧的说,“我只是有点儿跟不上殿下的想法,没听得太明白。”

    “嘁!”周偈厌弃一声,骂道,“小傻子!”

    暮色冲着周偈嘿嘿笑了起来,引逗着周偈也跟着笑。笑到一半,暮色突然止住,一个翻身竟从窗口跃了出去,未曾落地就在空中一个转身,轻点廊柱飞上了屋顶。

    周偈大惊,以为大白天的竟有刺客,刚要出声招呼王府内的护卫,就见暮色又一个翻身已经从屋顶翻了下来。

    “怎么回事?”周偈急忙问。

    “飞来只雀鹰。”暮色从背后拿出手,手上正抓着一只胡乱挣扎的雀鹰。

    周偈见到,只愣了一瞬,立

    刻回手关上了窗,才又问:“可是有人在监视王府?”

    “应该不是。”暮色将雀鹰举到眼前,盯着雀鹰的小圆眼,半天后才压低声音对周偈说,“是阳明君长的雀鹰。”

    “杨煊?”周偈十分诧异,见暮色肯定的点点头,又问,“你怎么确定是他的雀鹰?”

    “阳明君长给殿下传了灵犀。”暮色一字一句的复述,“传暮色转呈偈儿,朝堂中眼线甚多,切不可再私传信件。偈儿如有想为之事皆可放开手脚去做,我定会暗中相助。至于七弦君,偈儿不必过多在意,也不可再做接触。如有关于界灵殿及半妖之事,偈儿可寻恰当时机问苏晟。望偈儿务必警醒,凡事量力而为,切要保护好自己。”

    周偈听闻沉默许久,方对暮色说:“我知道了。”稍顿,又指着雀鹰问,“用此传的灵犀可有泄露的可能?”

    “没有。”暮色肯定的说,“灵犀是每个人自己才知道的独白,只有被传信之人确定的收信之人才能读出。”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明白。”暮色向着周偈保证道,“暮色这就处理掉,绝对不会留下痕迹。”说着竟抽出了腰间的佩刀。

    “慢着。”周偈难以置信的看着暮色,问,“你要干什么?”

    “处理掉啊。”暮色不解,“阳明君长不是也让殿下要警醒吗?这个东西留着就是把柄啊。”

    “那也不至于就弄死啊,这东西可能大有用处的。”周偈略一沉吟,心里有了算计,吩咐道,“你去把它送给锐儿,就说是我特意找舅父要来的。”

    “啊?”暮色彻底不明白了,“那,那不就是暴露了?”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无妨,我自有我的用意,若万一猜错,我也自有应对之策,你只管送去。”周偈又叮嘱道,“送的时候小心点,莫让其他人发觉,懂了吗?”

    “懂了,殿下放心。”暮色点点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回来。”周偈却叫住了他。

    “殿下还有何吩咐?”暮色毕恭毕敬的问。

    “那个……”周偈忍住笑,说,“先把脸洗了。”

    暮色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