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 山远万里
    ””

    “柳芽,今日是不是重阳了?”惜缘坐在窗前,一边喂着雀鸟一边问。

    “是。”柳芽端着一碟奶糕,为难的和惜缘说,“翁主,阿拿国没有桂花,做不了桂花糕,柳芽做了奶糕,翁主将就一下吧。”

    “难为你了。”惜缘没有吃,歉疚的看着柳芽说,“可我不大喜欢奶膻味,辜负了你的一片心。”

    柳芽摇摇头,将奶糕放在了几案上,说:“那就放在这应应景吧。”

    “好。”惜缘向着柳芽笑了一下,转回头继续喂着雀鸟,柳芽看着惜缘落寞的身影,心疼得叹了口气。

    一阵寒风自门口卷进来一个人,惜缘回身见是乎耶伊,大惊之下手里的雀鸟食碟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这是怎么了?”乎耶伊满脸的笑容顷刻间变成了愕然,走上前将惜缘强拉进怀里,问,“我吓到你了吗?”

    “没,没有。”惜缘嘴上说着“没有”,但身上却止不住的微微发抖。

    “那你抖什么?”乎耶伊抱起惜缘,“难道是冷?”

    “嗯。”惜缘胡乱应承着。

    乎耶伊伸手探进惜缘的衣服里,吓得惜缘一个激灵,一声惊呼愣是在最后时刻死死扼在喉咙里。乎耶伊冷眼看着惜缘的反应,微不可见的阴笑一下,手在惜缘的衣服里放肆的左摸右摸了半天,才说:“这穿得也不少啊。”

    “回世子。”柳芽不忍惜缘被辱,忙跪下来开口,“翁主体弱不耐寒冷,请世子恕罪。”

    “怕冷也是罪过了?”乎耶伊嗤笑一声,厌弃道,“你们真是麻烦,动不动就下跪恕罪,跟奴隶们一个德行。”乎耶伊抚着惜缘的脸颊,感受着她的恐惧,笑着说,“若是怕冷那不如晚上跟我睡,我来暖你,可好啊?”

    惜缘彻底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一张脸惨白到没有血色。柳芽心疼不已,向着乎耶伊拜伏,哀求道:“翁主年幼尚不能侍寝,还请世子恕罪。”

    “又恕罪,烦死了。”乎耶伊怒道,“我只说同睡又没说一定要做什么,瞧你紧张的。你家翁主将要十四,葵水都来过了还年幼?那你们的皇帝嫁她过来干什么?给我当摆设啊?!”

    “请世子恕罪。”柳芽徒劳的解释着,“翁主尚未知人事,侍寝也只会惹世子不悦,还请世子再宽限一些时日,翁主……”

    ””

    “闭嘴!真是坏兴致。”乎耶伊不厌其烦,松手放开惜缘,见惜缘脚软得直接瘫在地上,乎耶伊的心里竟有了一丝快感,看着自己摸过惜缘的手,故作无趣道,“罢了,反正也没什么手感,想想也是没意思。来人!”乎耶伊唤来自己的随从,吩咐道,“告诉厨房,多给世子妃做些顺口的饭菜,等养胖一些我再来。”说完还用手捏了捏惜缘的脸,才心满意足的轻笑着离开。

    柳芽等着乎耶伊彻底离开,奔过来将惜缘搂进怀里,摩挲着她的后背,柔声哄道:“翁主别怕,没事了,他已经走了。”

    惜缘战战兢兢的看着柳芽,好一会儿后才小声哭了出来。

    锐儿用手指轻轻捋着雀鹰胸前的绒毛,随后放纵自身灵力,看不见的妖法自锐儿内府弥散,慢慢将雀鹰围拢。雀鹰突然停下正在啄羽毛的喙,瞪着一双圆眼好奇的看着锐儿。

    “你真的是从皇陵来?”锐儿问,却未见开口。

    “恂王决定把你给我的时候可有什么交待?”

    “试探我?我有什么好试探的,我的心思只有那一两个,谁都知道。”

    “不过,还是要谢谢恂王。虽然他没说需要我回报什么,但你此次去了阿拿国,记得帮我留意几件事。”锐儿将一颗坚果喂给雀鹰,说,“谢了。”

    雀鹰吞下坚果,轻轻啄了啄锐儿的手掌心。锐儿笑了起来,拿过信囊绑在了雀鹰腿上,又割下自己几根棕红色的头发系在雀鹰的脖子上,才打开窗子,对雀鹰说:“去吧,路上小心。”

    雀鹰抖了抖羽毛,展翅而飞,不一会儿就融进了无边的夜色中。轻巧的掠过神见之森的银杏红枫,再往北,秋色减衰,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冷的北风。

    阿拿国的冬天来得竟这样早,十月刚至就已经滴水成冰,可无论怎样的严寒都抵挡不住心内的恐惧。惜缘一声不吭的倚在床边,任由柳芽为她擦拭着嘴边的血迹。

    今日乎耶伊又来了,变本加厉的一番挑逗,似乎对于占有惜缘他更乐于看到惜缘对他的恐惧。他一面温柔的说着情话,一面试探着怎样才能让惜缘更加颤抖。这一次,乎耶伊的手伸得更深,触碰到了惜缘反抗的底线。看着惜缘徒劳的挣扎,乎耶伊的兴致难得的高涨,竟强吻了惜缘。惜缘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下意识的狠咬一口。乎耶伊彻底怒了,反手给了惜缘一掌,摔门而去。

    “翁主

    ””

    ……”柳芽强忍着眼泪,小心翼翼为惜缘整好凌乱的外衣,问,“翁主还有哪里不适,让柳芽看一看。”

    惜缘沉默着摇了摇头,看着正在窗边上下跳跃的雀鸟,轻声唤道:“小澈,过来。”

    雀鸟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回应,仍在窗边上窜下跳,还不时的用自己小小的喙去啄窗棂。柳芽好生诧异,走过去查看,却看到窗外正有个黑影子也在啄着窗棂。柳芽犹豫一下打开窗,一只雀鹰裹着风雪闯进屋,落在了几案上。

    “这……”柳芽发现了雀鹰脖子上的棕红色头发,心内一动,又看到雀鹰腿上的信囊,忙试探着伸手去拿。雀鹰好似明白柳芽的意图,竟还十分懂事的抬起自己的腿。柳芽倒出信,只看了一眼,就拿到惜缘面前,满脸喜色的说,“翁主,是锐儿的信。”

    惜缘失神的双眸立刻有了神采,忙抢过信,迫不及待的读起来。

    “惜缘……”锐儿心底最温柔的情愫穿过严寒风雪直抵惜缘心里,“我十分想你,你是否也在思念我?”

    只一句话,就让惜缘泣不成声。

    “阿拿国苦寒,吃穿用度不及帝都,惜缘独自在那,要照顾好自己。惜缘说过,自己长大了,即使不再有人为你遮风挡雨,惜缘也要自己疼宠自己。要是吃不好睡不好变瘦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千里相隔虽不能得见,但幸有雀鹰传思,我在帝都等着雀鹰带回惜缘的只言片语,以慰思念。切切。”

    惜缘一字一句读完锐儿的来信,泪如雨下。哭过后提笔给锐儿回信,却全是宽心之言,自己平日受过的苛待困苦只字未提。

    雀鹰顶风冒雪的翻过阿拿山连绵起伏的雪山、了无生机的荒原,带着惜缘无尽的相思飞回了慎王府。

    锐儿将早就准备好的坚果肉粒喂给雀鹰,看着它狼吞虎咽的吞下肚,又伸手帮它梳理着有些散乱的羽毛。许久后,见雀鹰终于和缓了精神,才亦如之前用“百物私语”询问。

    “翁主受伤了?为什么?”

    “乎耶伊竟然动手打她!”锐儿的愤怒连雀鹰都感受到了,“你看到了?那乎耶伊有没有看到你?”

    “原来是小澈告诉你的啊。”

    “翁主写信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哭?”

    “哎……”锐儿的手边放着惜缘满是欢言的回信,“她这样岂不是让我更加牵挂。”

    “你说,下一封信我

    该写什么?”

    惜缘忍着手腕上的刺痛,一字一歇的写着回信。

    “翁主……”柳芽心疼的劝道,“待手好了再写吧。”

    “不行。”惜缘停了笔,倒抽一口冷气,又写,“雀鹰往来时间的长短锐儿是知道的,若是迟了,他会担心的。”

    “可是翁主,你的手。”

    “只是皮肉的瘀伤,没有伤及骨头。”惜缘咬着牙说,“不碍事的。”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柳芽无法,只得偷偷抹着眼泪,等惜缘写好,小心翼翼的装进信囊,刚系到雀鹰腿上,就听见门响。惜缘大惊,柳芽反应奇快,开窗将雀鹰扔了出去,关窗回身跪伏在地口呼“见过世子”。一串动作一气呵成的做完,乎耶伊才踏进来一只脚。

    “小美人。”乎耶伊似乎喝了酒,心情甚好,直接将惜缘揽进怀里,一边掐着惜缘的腰一边说,“好像真的胖了一点,好!好!”乎耶伊开心的吩咐随从,“传我的命令,厨房的人都有赏!”乎耶伊又看向伏地的柳芽,“你也有赏,起来吧。”

    “谢世子。”柳芽起身,快速瞟了一眼窗外,见雀鹰缩着身体蹲在窗棂上,不细看竟然察觉不到。雀鸟也十分通人性的老老实实站在笔架上望天,没有看向窗外一眼。柳芽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走上前试图从乎耶伊怀里拉过惜缘,嘴上说,“请世子恕罪,让婢子为世子更衣吧,屋外寒冷屋内温暖,若是出了汗,仔细一会儿吹风头疼。”

    “走开!”乎耶伊却不买柳芽的帐,挥手推开她,对着惜缘说,“我要世子妃来帮我更衣。”惜缘无法,只得战战兢兢的伸手去脱乎耶伊的外衣,好不容易脱下来,乎耶伊又变本加厉的说,“我还热,接着脱啊。”

    惜缘又伸手去解腰封,两只手自乎耶伊腰侧向后,刚刚是一个环抱住乎耶伊的姿势。乎耶伊心内触动,伸手捉住惜缘的手腕。惜缘的手腕之前就被乎耶伊弄伤,现在突然吃疼,惜缘没忍住,轻哼一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乎耶伊,眼里竟噙满了泪水。

    乎耶伊心里的弦毫无征兆的被拨动,抄手抱起惜缘扔到床里。柳芽大惊,忙跑上前,却被乎耶伊的随从十分“体贴”的拖出了房。

    窗外的雀鹰展翅,飞进了风雪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