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 半妖遗世
    ””

    暮色站在门边,眼睛虽看着书案前静默无声的周偈,耳朵却听着四面八方的细微响动。忽察觉一丝风乱,暮色立刻了然,对着周偈说了句“锐儿来了”就要开门,却被周偈喝止。

    “小心!”周偈担心的说,“搞不好一开门又是一大团的枯树叶。”

    “不会的。”暮色冲着周偈笑笑,随手拉开了门,锐儿正站在门外。

    “锐儿见过恂王。”锐儿走进屋,躬身行礼。

    “呦,这次眼睛好使了。”周偈阴阳怪气的说,“竟认出本王了。”

    锐儿略有些无语,道:“今日是寒食节,锐儿猜恂王一定会来这。”

    周偈不爽的翻翻眼睛,问:“那你来这的目的也是如此了?”

    “锐儿是来谢恂王赐雀鹰之恩的。”

    “不用谢。”周偈的态度十分冷漠,“你我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锐儿明白。”锐儿看向周偈,“恂王想让锐儿做什么,锐儿定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别!”周偈忙拒绝着,“张嘴闭嘴生生死死的,我可用不起。”

    “那……”锐儿换了说法,“日后恂王若有能用到锐儿的地方,锐儿一定竭尽全力。”

    “嗯,我先收着。”周偈点点头,仍旧看着书案后的空空,好似不经意的问,“惜缘可好?”

    “不好。”锐儿直截了当的把惜缘受过的苛辱讲了一遍,语气却平静得不正常,“翁主的回信报喜不报忧,将所有困苦一个人扛了。”

    “她一个十四岁的弱女子能扛什么?”周偈怒道,“该死的乎耶伊,早晚我要宰了他!”

    锐儿却没有一丝愤怒,只有冷过数九寒风的声音:“恂王可还记得当日的承诺?”

    “当然。”周偈没有退缩,迎上锐儿灼灼的目光,略一沉吟,开口道,“此事……”

    “锐儿明白。”锐儿却打断周偈,微行一礼后跃墙而去。

    “他……”暮色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就走了?”

    “大概……”周偈却似乎明白了锐儿的用意,“是怕言灵吧。”

    锐儿走在都城交错纵横的小巷里,从一条小巷转到另一条小巷,却始终摆脱不掉身后的影子,唯一能改变的只是影子的长短。春风从一个巷底溜

    ””

    溜出来撩拨一下锐儿又溜进另一个巷底,留下一串嘻笑声,仿佛在嘲笑锐儿的无用,竟然连个影子都奈何不了。春风还吹散了头顶的薄云,让拴住锐儿的影子更加清晰。

    “这该死的言灵啊!”锐儿的恨意又一次从心底升起,化作无数利剑,穿过茫茫雪原和绵延冰山,射入乎耶伊的心口。

    锐儿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锐儿竟停在了花街口。望着淹没在脂腻氤氲中的那片竹林,锐儿仿佛看到了不为人知的入口,可以通往锐儿想去的任何地方。

    锐儿抬脚走进了花街,亦如前次来时一般,有女子言笑欢欢的凑过来,笑着拉他的手。锐儿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坚定的往花街最深处走去。“鱼陶馆”三个字仿佛对锐儿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指引着锐儿穿过百花芬芳的荆棘之路,抵达圣殿。

    依旧是茂竹流水,简素雅致,锐儿没等门口引客的童子招呼,自己就往里面走。谁知刚迈步就觉察到一阵劲风自身后袭来,同时而至的还有熟悉的簌簌叶响。锐儿下意识的拔地而起,躲过万叶落的攻击,落地后没有停顿,立刻出剑刺向一团飘忽的白色。凭感觉锐儿知道是刺中了,但却没能阻止白色的去势,一团白色仍如轻雾般瞬间飘出去好远。锐儿没有丝毫犹豫,提剑跟上。待追出花街闪到一条小巷中时,锐儿才开口:“你受伤了,别跑了。”

    百奈闻言停下,捂着自己的右腿怒道:“死红毛鬼出手还是这么狠。”

    “这要怪你自己学艺不精。”锐儿走上前,强抬起百奈的腿,直接把裙子内衬撕了下来。

    “你干什么?”百奈更加愤怒,无奈腿在锐儿手里挣扎不能,只得顺势坐了下来,任由锐儿用内衬裹好自己的伤。

    “好了。”锐儿放下百奈的腿,问道,“怎样?”

    “不怎样!”百奈就差露出獠牙了,“都被你看光了。”

    “谁稀罕!”锐儿鄙夷道,“小时候又不是没见过。”

    “那能一样吗?”百奈恼羞成怒开始诛心,“难不成你的翁主现在和小时候也一样?”

    “白瞎子你是找打吗?”锐儿说着就要拔剑。

    “说实话还不爱听了。”百奈丝毫不惧,死瞪了他一眼,道,“说,你刚才是不是想去找七弦君?”

    “跟你无关。”锐儿十分冷漠。

    ””

    “都说了他的酬劳你付不起,你怎么就不听呢?”

    “你怎么知道我付不起?”锐儿不服气的反问。

    “因为我知道他是什么人。”

    锐儿果然愣了一下,随后一连串的问:“他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七弦君?”

    百奈没有回答锐儿的问题,先说:“我知道你养了雀鹰和翁主传信,而且你最近很反常,是不是翁主那边出事了?”

    慎王府不光有锐儿自己的阵法,同样也有百奈的。锐儿毫不意外百奈会知道雀鹰的存在,但是他并不想回答百奈的问题。

    百奈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不是都跟你说了,你一个半妖不应该与常人有任何瓜葛,无端生情绝没有善终,更会害了旁人,你到底怎么回事,就不能克制一下?”

    “我……”锐儿放任了自己的内心,自暴自弃道,“做不到。”

    “哎……”百奈的叹息更加无奈,拉着锐儿的手费力的站起来,倚着他低声说道,“走,我带你去见个人。”说完还示意锐儿背她。

    锐儿无法,硬着头皮抱起百奈,百奈搂着锐儿的脖子,指着花街上一家挂着最高红灯的妓馆,媚笑着说:“奴家是那里的头牌,郎君若是想听奴家唱曲儿,就去那里。”

    锐儿费了好大劲儿才忍住把百奈扔出去的冲动,抱着她又走回了花街。百奈一路上都在挑逗着锐儿,媚俗得不可一世。锐儿感觉出来她正在用百媚幻生掩人耳目,配合着也淫笑几声,却是差点把自己恶心吐了,更加不理解旁边的男人们为什么一个个如同丢了魂般的看着百奈。

    百奈引着锐儿进了后院的花室,刚一进去锐儿就觉察到阵法的存在,不由得心内一惊,可看着百奈轻松的神色,锐儿也只好不动声色的继续往里走,但全身却是戒备的。刚绕过一株繁茂的杜鹃,就在树后看到一个让人震惊的身影。

    “苏总师?”锐儿实在难以理解,“你怎么在这?”

    苏晟见到锐儿却没有意外,看着百奈的狼狈样子先嘲笑道:“凭你的轻功竟然还会受伤?”

    “嘁!”百奈翻了翻她高深莫测的墨瞳,没好气的说,“人我给你带来了,剩下的话你自己说吧。”

    锐儿完全被搞糊涂了,不解的问:“苏总师找我有事吗?”

    “我倒是觉得应该是你找我有

    有事。”苏晟笑着说,“你想找七弦君问什么?不妨可以问问我,我不收酬劳。”

    今日的苏晟十分反常,锐儿忽然意识到这有可能是一个圈套,忙凝神想了想,答非所问的说:“我之前不叫锐儿。”

    “小澈吗?”苏晟明白了锐儿的怀疑,话音未落突然抽剑指向旁边的杜鹃。剑锋带起无数树叶,在锐儿错愕的间隙已经尽数落在锐儿的身侧,竟是未曾触碰锐儿丝毫。

    如此精妙的万叶落可是苏晟的看家本领,锐儿当下再没有怀疑,开门见山的说:“我想问七弦君有没有可以摆脱言灵的办法。”

    “我就知道你还不死心。”百奈先开了口,恨道,“我都说没有你怎么不信?!”

    “也不是没有。”苏晟幽幽的开口,又抬手示意百奈莫急,方对着锐儿说,“血契言灵订在中枢魄,因中枢一魄乃为七魄中心,所以言灵才能控制半妖的行动。若想摆脱言灵也很简单,连中枢魄一起不要就可以了。”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当然可以,半妖用妖魂充命魂,只有二魂七魄照样活得好好的。三魂七魄少了一魄估计也不碍事,就是有些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

    “《周幽训》上讲命魂借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若是失了中枢魄,大概就不会动了吧。”苏晟问向锐儿,“不会动你能不能接受?”

    “不能!”锐儿的愤怒显而易见,“说了这么多原来都是在消遣我。”

    “没有。”苏晟突然正色道,“只是告诉你,想凭一己之力摆脱言灵是不可能的,我活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办法。”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原来苏总师也会发善心替半妖着想。”锐儿笑了一下,“我以为只有白羽恒才会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这你就说错了,我可不是发善心。”苏晟看向锐儿,在他如水的碧眸中找到了自己的倒影,苏晟看着那个小小的自己慢慢变得模糊,最后竟然变出了一个白羽恒,轻轻开口说道,“我是为了自己。”

    “你……”锐儿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晟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见,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白羽恒凭空取而代之,大惊失色的问,“你到底是谁?”

    白羽恒向着锐儿微躬一礼,重新做了自我介绍:“半妖苏晟,妖法一面千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