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 花自飘零
    ””

    阿拿国的夏天太短暂了,才进九月,秋色就已经所剩无几,张牙舞爪的西北风囤聚在山隘北面,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就挟风裹雪的冲进来。草原上的牧草对此习以为常,它们在短暂的夏季里抓紧一切时间疯狂的生长,储备足够的力量迎风冒雪。柳芽望着西北天越来越阴的天,多么希望惜缘也能像这草原上的牧草般有足够的韧性。可惜,惜缘不是牧草,她是一株开在帝都温室里的小花苗,她从未见过真正的风雪,当实实在在的严寒袭来,她除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外什么也不会。

    “柳芽……”惜缘孱弱的开口,“我还是觉得有些冷,你再帮我拢盆炭火吧。”

    “炭火太多会呛人的,翁主的咳嗽刚见好,闻不得太重的烟气。”柳芽轻轻为惜缘掖好被角,哄道,“我给翁主灌个汤婆子吧。”

    “嗯。”惜缘乖巧的点点头,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有肆虐的暴风雪自天而降,将惜缘深陷其中。惜缘抬头看不到天,低头也看不清脚下的路,不禁又惊又慌,哭着呼唤锐儿,可是锐儿却没有回应她。

    “锐儿你在哪?”惜缘一边哭着一边四处乱撞,“你在哪啊?你是不要我了吗?锐儿我怕,别丢下我。”

    惜缘跌跌撞撞的在暴风雪中艰难前行,忍受着刮骨般的凛冽寒风,不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的周身竟在滴血。

    “锐儿!”惜缘惊恐的大声尖叫,“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怕!锐儿,你在哪啊!”

    一个人影顶风冒雪的从远处走来,惜缘大喜,一边喊着“锐儿”一边奔过去,不顾一切的扑进来人怀里。

    “锐儿你终于来了。”惜缘的话语中有说不尽的委屈,“你为什么才来啊。”

    “翁主……”锐儿紧紧抱着惜缘,柔声说道,“锐儿对不起翁主,让翁主受苦了,锐儿这就接翁主回家,好不好?”

    “好。”惜缘抹掉眼泪,抬头看向锐儿,却对上了乎耶伊的笑脸。

    惜缘的一声惨叫将柳芽吓得半死,扑倒惜缘床前,正看到惜缘圆睁着双眼大口的喘着气,冷汗都浸透了被褥。

    “翁主这是怎么了?”柳芽大惊失色,握着惜缘冰冷的手不住的摩挲。

    好半天后惜缘的魂魄才归位,几不可闻的开口:“我梦到锐儿了。”说完挣扎着坐起身,唤道,“小澈

    ””

    澈……”雀鸟听话的飞过来落到惜缘肩头,用自己的喙轻轻啄着惜缘的脸,惜缘回想着梦境里的怀抱,难得的笑了起来。

    虽是一场惊梦,却让惜缘出透了汗,竟奇迹般的退了高热,抓紧冬季来临前的最后时刻恢复生机。

    “锐儿,昨夜我梦到你了。”惜缘披着貂裘坐在几案上给锐儿写着回信,只有这个时刻,柳芽才能在惜缘的脸上看见鲜活的生气,“梦见你竟然把我丢在暴风雪里,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不过好在,最后你还是来接我了。”惜缘的脸上有难得一见的欢喜,“我在想,若是你不来,我一定再也不理你了,你怕不怕?”惜缘放下笔,仔细吹干了墨迹,想了想,又从几案上的花瓶里挑出一朵暗红色的小花,小心翼翼的叠进信里。惜缘将信囊拴在雀鹰的腿上,拿起装满坚果的食碟,讨好着说,“鹰儿啊鹰儿,这一整年有劳你传信真是辛苦了,惜缘谢谢你。现在你飞了一年了,路也熟了,是不是能稍稍飞得快一点?因为我在信里放了一朵和锐儿头发颜色一样的小花,你要是飞得慢了,小花就会枯了。所以拜托鹰儿飞快一点,我给你吃很多很多的坚果,你飞快一点好不好?”

    雀鹰并没有理会惜缘的自言自语,麻利的吞下几颗坚果,抖了抖自己光亮的羽毛,就从开着的窗口飞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变成一个看不清的黑点。

    “鹰儿啊。”惜缘兀自冲着夜空喃喃道,“拜托飞快一点。”

    “翁主。”柳芽端过来一碗汤药,“该吃药了。”

    惜缘接过来,就有一股难闻的清苦味儿直窜进鼻子里,惜缘忍不住干呕了两下,皱着眉毛问:“这是什么药啊?真难闻。”

    “活血发散的药,翁主的痰热风寒还没好,还要多出几次汗。”

    “这种药我之前也喝过,没有这么难闻啊。”惜缘忍住不断上翻的恶心,“会不会很苦?”

    “这里的药材与帝都不同,但都是良药苦口。”柳芽指着窗外,哄道,“翁主喝了药病才能好,才能出去骑马。”

    骑马一事让惜缘十分憧憬,当下捏着鼻子把药灌了下去,紧咬着牙关忍了又忍才没吐出来。

    柳芽满意的把碗收走,又想着一会儿到了后半夜药效起作用惜缘一定会出汗,可要提前准备好干净的中衣更换。柳芽心里盘算着,一个没留神,竟和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还未看清是谁,就先挨了一脚。

    ””

    “你没长眼睛啊?!”乎耶伊满脸怒火,一脚踢翻柳芽,怒道,“来人,拖下去,给我打!”

    随从得令,无视柳芽高呼的“世子恕罪”,强行将柳芽拖到一边,拿起马鞭就开始没头没脸的抽,柳芽的高呼瞬间变成惨叫。

    “别打她!”惜缘奔向柳芽,却被半路的乎耶伊拦腰抱住。

    “这个奴隶太笨了。”乎耶伊抱着惜缘柔声哄道,“我替你好好管教管教。”

    “不要!”惜缘看着柳芽不断躲闪哀求的样子,哭着说,“别打了,求你别打了!”

    “你求我?”乎耶伊一下子就来了兴致,看着惜缘久病的脸上挂着泪珠,真是好一番弱柳娇柔的姿容,心里的弦被急速拨动,将惜缘抱得更紧,挑逗着说,“你求我宠幸你,我就不打她了。”

    “我……”惜缘无措的看着乎耶伊,又看向伏在地上的柳芽,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我……我求你……宠……宠幸我。”

    “没听见。”乎耶伊饶有兴致的变本加厉,“再大声点。”

    柳芽已经躲无可躲,抱着头蜷缩在地,头发和衣服也已经散乱不堪,惜缘看在眼里,狠下心抛掉所有的尊严闭着眼睛大声的喊道:“我求你宠幸我,我求你,宠幸我!”

    “好。”乎耶伊向着随从挥挥手示意停了鞭打,眼睛却黏在惜缘的脸上,轻吻一下,低笑着说,“小美人都求我了,怎么能不满足呢?”

    乎耶伊从未如此兴奋过,久病初愈的惜缘比往日更加柔弱,不知是因为药物的原因还是因为病没好利索,不一会儿惜缘就大汗淋漓、娇喘不断,到后面更是坚持不住,整个人都瘫在乎耶伊的怀里。

    “怎么了小美人?”乎耶伊摩挲着惜缘的后背,问,“还要不要?”

    惜缘的意识已经不清,根本分辨不出乎耶伊话里的戏谑,只是徒劳的摇着头,喃喃重复着“不要”。谁知这个姿态更加刺激了乎耶伊,乎耶伊将惜缘翻来覆去的作弄半宿,才满意的离去。

    惜缘躺在床上,连动一动手脚的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正在为她擦洗身体,忙费力的张开双唇,唤道:“柳芽……”

    “翁主要什么?”柳芽停了手里的动作,凑到惜缘脸前。

    “柳芽……”惜缘看着柳芽脸上的乌青和血痕,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抚着柳芽的脸,心疼的问,“

    疼不疼?”

    “不疼。”柳芽把惜缘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向着她笑了笑,“柳芽的衣服穿得厚,没挨上几下。”可是惜缘还是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柳芽见状,轻轻擦着她的泪,哄道,“没事的,翁主,柳芽没事的。”

    惜缘抽泣着,突然用力抓紧了柳芽的手,紧皱着眉毛,痛苦的说道:“我疼。”

    “翁主怎么了?”柳芽一下子就慌了,紧张的问,“翁主哪里疼?”

    惜缘的唇都失了血色,颤抖着说:“肚、肚子疼。”

    柳芽闻言大惊,掀开锦被,暗红色的血污正不断从惜缘的下体流出。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叫了好几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婢子才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看了一眼惜缘的样子,顿时大惊:“翁主这是……这是小产了?”

    “什么?!”柳芽难以置信,哭着问,“那怎么办?”

    “你守着翁主。”老婢子一边往外跑一边说,“我去叫医官。”

    惜缘躺在床上,急促的喘着气,流失的血已经浸透身下的锦褥,一起流失的还有惜缘的意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疼”。

    “翁主!”柳芽大声呼唤着拉回了惜缘的意识,急急的说,“翁主忍一忍,医官马上就来,翁主千万不要睡。”

    “嗯。”惜缘微弱的点点头,意识却再一次涣散。

    雀鸟似乎也感受到了惜缘正在逐渐流失的意识,飞到惜缘枕边,用自己的喙猛啄惜缘的脸。

    “小澈……”惜缘的意识又回来了,竟向着雀鸟笑了一下。

    雀鸟用力的啄了一下惜缘,然后飞到了窗前不住的上下翻飞,却始终没有从窗口飞出去,似乎正有看不见的牢笼束缚着它。

    “怎么了?你……你想……出去吗?”惜缘的声音时断时续,“好啊,你……去吧……回……回家去吧。”

    仿佛得到惜缘的命令无形的牢笼就会消失般,雀鸟突然冲出了窗,快速的飞走。

    “真好……”惜缘的意识再一次不受控制的飘散,“回家……真……好……”

    老婢子终于带着医官从远处跑来,迎面却撞上一只叽叽喳喳的雀鸟。雀鸟一边跟着医官飞一边啄着他的头,似乎在催促他快一点,可是柳芽撕心裂肺的哀嚎却先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