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暮色无尽 59. 中秋家宴
    ””

    早秋的夕阳虽仍有些日盛却挡不住周璠的好心情,他今日故意没有乘车,而是骑着漂亮的红鬃马行在都城的官道上,接受着周围人艳羡的打量,耳朵里时不时的飘进来几句窃窃私语。

    “好英俊的人啊!”

    “是异族人吧?”

    “异族常随,好像只有慎王府才有吧?”

    “那前面的是不是就是慎王府的大公子?”

    “皇长孙啊!”

    周璠心内得意,面上却沉静如水,不经意的与周遭百姓对上目光,立刻用温和有礼抚慰着惶恐不安,亲和又不失威仪。

    “锐儿。”周璠问,“离皇宫还有多远啊?”

    “公子要是快一点的话,半柱香就能到。”

    “道路上行人众多,策马疾驰的话,撞到人就不好了。”周璠为难的说。

    锐儿耳听着自远及近的马蹄声,好意劝道:“锐儿劝公子还是快一点儿好。”

    “为什么?时间尚早,我们还是慢慢走的好。”

    “就是。”周偈勒马急停在周璠身侧,卷来一阵疾风,“走快了弄脏了尾巴怎么办?”

    “七、七叔?”周璠大惊,身子一歪险些跌下马,幸亏旁侧的锐儿早有准备,伸手将周璠抚稳,又向着周偈见礼。

    “免礼免礼!快坐稳!”周偈见周璠也要见礼,忙摆了摆手,关切的说,“尾巴这么大可得小心。”

    “七叔在说什么啊?”周璠的耳朵有点儿红,“什么尾巴啊?”

    “咦?”周偈用马鞭捅了捅周璠的屁股后面,奇道,“这不是你的尾巴吗?”

    周璠的脸更红了,锐儿无奈的望着天当没听见,周偈身后的暮色却是忍笑忍得十分辛苦,伏在马背上不住的抖。

    “难道本王看错了,这不是吗?”周偈说着突然一鞭子抽在马臀上,红鬃马吃疼立刻飞奔了出去。

    “公子小心!”锐儿眼见周璠的惊慌失措忙策马追上,百忙之中还不忘给了周偈一个眼刀。

    周偈没有理

    ””

    理会锐儿的眼刀,只盯着周璠。果不其然跑了没两步,周璠就从马上摔下来,将要落地的时候被锐儿及时的捞进怀里,直吓得脸色惨白,冷汗湿衣,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该!”周偈奸计得逞,开心的骂道,“毛儿都没长齐就惦记开屏?皇长孙又不是皇太子,慎王府已经容不下你了吗?”

    暮色看不下去了,偷偷拽了拽周偈的衣角,求道:“殿下别闹了,大街上这么多人呢。”

    “怕什么?”周偈却满不在乎的纵马追上周璠,暮色见状一阵头疼,也赶了过去。

    锐儿正在小心的安抚周璠,将他的头埋在自己怀里,摩挲着他的后背,低声哄道:“公子别怕,没事了。”

    周璠紧紧抓着锐儿的衣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幸亏有你在。”

    “锐儿会保护公子的。”

    “嗯,还是你靠得住。”周璠点点头,信誓旦旦的说,“等我束发之礼时我一定要向父王讨你。”

    “七叔劝你最好还是别要。”周偈在周璠身侧幽幽的开口,“他八字太硬你压不住,当心自己的小命。”

    周璠吓得又往锐儿怀里钻了钻,只埋着头不理会,锐儿却实在忍不了了,怒道:“恂王今日是要干什么?”随后又向暮色吼道,“你家殿下得了失心疯吗?”

    “你跟他吼什么?”周偈也怒了。

    “都别闹了!”暮色忙出来打着圆场,先冲着锐儿讨好的拜了拜权当赔罪,又转向周偈,低声说,“殿下胡说什么呢,太伤人了!”

    “过分了?”周偈小声问,见暮色点点头,周偈抿着薄唇想了想,对锐儿说,“那就算本王嘴贱,对不住了。”

    锐儿毫不吝惜的又丢过来一个眼刀,拢着周璠径直往前走,不再理会周偈,却是用灵犀问着暮色:“到底什么情况?大魔王今日心情不好吗?”

    “逢年过节都这样。”暮色也用灵犀答,“一要赴宫宴就忍不住作妖,你多担待。”

    “我说……”周偈纵马走到锐儿和暮色中间,冷着一张脸问,“你俩眉来眼去的嘀咕什

    ””

    什么呢?”

    “回恂王。”锐儿忙离暮色远一点,也冷着一张脸说,“锐儿与暮色并未交谈。”

    “本王都听见了!”周偈怒道。

    “真没说!”暮色顺着周偈的逆鳞,哄道,“殿下听岔了。”

    “嘁!”周偈白了一眼没再深究,一甩马鞭飞奔而去。暮色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向着锐儿点点头也跑走了。

    锐儿轻抚周璠,轻声说道,“恂王走了,公子可还要自己骑马?”

    “不要了。”周璠摇摇头,“我要你送我进宫。”

    “是。”锐儿闻言缓策马,直将周璠送至宫门。

    中秋团圆夜,皇室宗亲于四象殿内设家宴,皇子皇孙坐了满殿。独周偈这里,身后只有个暮色,看上去颇有些冷清。可周偈却浑然不觉,他正在开心的折磨皇长孙。

    “小璠儿!”周偈逗着周璠,“今天这身礼服甚是好看,是你自己挑的还是你的侍人挑的?”

    周璠对周偈是又怕又恨,本想装着没听见,但衣饰被夸奖,周璠又耐不住得意,答道:“回七叔,是我自己挑的。”

    “眼光不错。”周偈坏笑一下,“早秋玛瑙配十五月白,十分应景,就有一处不搭。”

    “哪里不搭?”

    “绑头发的缎带太素了。”

    “素吗?”周璠看看自己身上的月白色礼服和垂在肩侧的玛瑙色缎带,纳闷的问,“月白应该配什么?”

    “不是颜色太素,是样式太素。七叔可是知道,如今都城里的小少年时兴簪花,不过璠儿乃为皇家男儿,不宜用此类俗物。”周偈说着站起身,从屏风旁边的花瓶中折下一枝装饰用的孔雀羽,不由分说的插在周璠头后,道,“以雀羽为饰方显大气尊贵。”

    周璠开始还仰着脸很认真的听周偈胡说八道,直到周偈把雀羽插到自己的头上才反应过来周偈是在消遣自己。顿时气得涨红了脸,拔下雀羽狠狠摔在地上。

    “哎呦我的小孔雀,这是怎么了?”周偈故作惊讶,“这配你的尾巴正好啊。”

    周璠听闻更加

    ””

    加生气,又使劲在雀羽上跺了两脚后才坐下,赌气的转过头不再理周偈。

    这么大的人了竟拿孩子寻开心,暮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愧难当的捂着脸扭到一边,对于锐儿的谴责眼刀楞装看不见。百奈却是一副看戏的闲适心情,捋着自己肩侧的发丝,吃吃的笑。

    周俍正在和几位叔父闲聊,觉察到身后的异样转过头,正看到周璠对周偈视为不见,脸色立刻一沉,嗔道:“璠儿,你七叔同你讲话你为何不理啊?怎么如此不懂事!”

    “父王!”周璠委屈的冲周俍告状,“七叔他欺负我!”

    “胡闹!”周俍怒道,“你七叔怎么可能会欺负你?”

    “他拿我寻开心!”

    “你七叔最多就是和你玩笑而已。”周俍嫌弃道,“不要这样小家子气!”

    “不是,父王,他……”周璠气得站起身指着周偈嚷,“他太坏了!”

    “怎么了?”武兴帝听到周璠的叫嚷,忙问,“小璠儿这是怎么了?”

    周俍刚要回答,就听周璠委委屈屈的开了口:“皇祖父,七叔他欺负我,他往我头上插雀羽!”

    武兴帝看看地上的雀羽,又看看周璠涨红的脸,再看到周偈忍笑忍得十分辛苦的样子,立刻就懂了,指着周偈怒道:“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吃顿饭?往日顽劣也就算了,现在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父皇这是干什么?”周偈用满脸难以置信取代了忍笑,“我跟璠儿玩笑一下也不行了?”

    “往孩子头上插雀羽叫玩笑?”

    “我看璠儿可爱才去与他玩笑的。”周偈也有老大的委屈,“我现在连逗一逗孩子父皇都不让了吗?”

    “逗你自己的去!”武兴帝的火气突然而起。

    “没有怎么逗?”

    “没有回去生!”

    “生不出来啊!”周偈的灵感不知来自哪,“父皇,我是真心喜欢璠儿,不如把璠儿过继给我吧。”

    “你在说什么浑话呢?!”武兴帝怒道,“哪有长子过继

    继的道理?”

    “那换一个也行。”

    “行个屁!”武兴帝被周偈气得开始说胡话了,“谁的也不给你,自己生去!”

    “都说了生不出来。”周偈也很火大,“父皇怎么强人所难呢?”

    “你不上女人的床怎么生得出来?”武兴帝一边吼着一边拿起酒杯朝着周偈扔了过去。

    周偈抄手接住,奇道:“父皇怎么知道了?”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一时间,大殿内鸦雀无声,只剩下武兴帝粗重的喘气声。长乐见状,忙凑过来,一边轻抚着武兴帝的后心为他顺气一边在武兴帝的耳边低声哄劝。过了许久,武兴帝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点着周偈说:“你说你,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实在是让吾恼火。”武兴帝又重重的叹了口气,“真是气死吾了。”

    “是偈儿不明事理,口无遮拦,请父皇责罚。”周偈向着武兴帝拜伏,“只求父皇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吾不是说你的脾气。”武兴帝眼见周偈露出一个“你要是说那个那我就没办法了”的表情彻底无语,竟试探的问,“真的不能将就一下吗?”

    “恐怕……”周偈余光瞄了一眼同样跪伏在地的暮色,坚定的说,“不能。”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竟让周幽的血脉断在你手里。”武兴帝痛心的说,“将来你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啊。”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武兴帝此言一出,满殿皆惊。不知周俍周信有何反应,反正周偈是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电光火石间想了无数应对之策,最后选了一个厌烦的表情挂上脸:“父皇不要危言耸听,看看满殿这么多的皇孙,怎么就非说周幽血脉断在我手里了?”周偈赌气道,“父皇若是想找偈儿的茬随便寻个理由就行,用不着拿皇室血脉这么大的名头说事。”

    “你!”武兴帝有一万句怒骂霎时涌到嘴边又悄无声息的散去,冲着周偈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罢了罢了,吾不想跟你生气,你走吧,别在这碍吾的眼了。”

    “是。”周偈没有多言,老老实实的退出了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