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救人
    想到白天那位给他半碗饭的老人,李知抓起身旁一根儿臂粗的木棍站了起来。木棍是他天黑前从杂草中找来防身用的,抓着木棍李知向人影跑去。

    之前的挣扎并不是他害怕,而是考虑要不要帮这个人。

    逃难路上,一开始有人倒下还有人帮忙扶起,一个月后就是亲人倒下也没有人再去扶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扶起还是会倒下的,没有食物扶了也没用,自己什么时候倒下去都不知道。久而久之大家面对倒下的人,不管是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能做到面无表情坦然面对了。

    李知来到人影旁,阴影下也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出是个男子面部朝下一动不动的趴着。

    “大叔你没事吧!”李知蹲下来轻声换了两声。 见没反应,他又轻轻的拍了一下,这一拍发现此人身上很烫还在轻轻的颤抖。

    李知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生病了,这么烫估计是没救了。按照他一路行来的经验,难民一旦生病,要么自然好要么就等死,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李知回到自己睡觉的城墙角把垫身的枯草抱来铺在此人的身上,希望临死前能让他少些痛苦。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抱着木棍在旁边坐下手拄下巴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李知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带着点青黑面无表情的脸。也不知什么时候昨晚生病的那人已经醒了还翻了个身正看着他。虽然依旧病态十足,但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的那双眼睛依旧让李知莫名其妙的感觉害怕,感觉就像和父亲进山打猎被猛兽盯住了一般。

    “是你救了我!”那人笑着开了口,嗓音沙哑低沉。随着这人的笑声,李知心中被野兽盯着的恐惧莫名消失,结结巴巴道:“叔……叔叔你好了吗?昨晚见你生病了,我给你铺了点枯草。”

    说到这李知呆了呆,昨晚夜黑没看出来,现在已经天明他清楚看到枯草下那人的衣服绝非难民。

    虽非华服锦衣,但那身儒衣也不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的。这身衣服李知只有随着父亲进城卖山货的时候见城中学院的夫子们穿过。

    那人没回答李知的话,而是笑了笑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李知还在猜测此人身份,听见问话忙道:“我叫李知。”

    那人继续道:“你小小年纪怎么一个人在外逃荒,你家大人呢?”

    李知想了想道:“就我一个人没有大人。”

    那人突然咳起嗽来,随着咳声脸上的青黑又多了几分,李知担心道:“叔叔你病的不轻。”

    那人缓缓止住咳声,盯着李知看了半晌,看得李知浑身不自在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的时候,那人开口道:“小兄弟你能帮我个忙吗?”又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那人还是没能挪出阴影,甚至最后动了一下就没再动了。

    也许是放弃了或者是晕了过去,李知心想。

    李知红着脸把碗放下,恭恭敬敬的给老人磕了个头道:“谢谢爷爷!”老人没说什么,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把碗捡起转身离开。

    李知仰着脖子看了看天快黑了又得找个住处了,便离开了凉棚。缩着身子在城门前找了一圈,发现但凡有一片瓦的地方都已经被其他难民占了,他不敢过去。好在城门城门两边,没能找到只瓦遮身的难民都顺着城墙脚根躺成一排,这么多人,只要警醒些不远离人群晚上就不怕被野狗偷袭。

    寻了些干草铺在城墙脚下,李知挨着墙根躺下。墙脚下躺了一排人他躺在最边上,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李知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怀里还有一截树根,准备明后天吃。今天吃到了半碗饭肚中也算有点货,迷迷糊糊中睡着了,半夜里一声轻微的响动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城墙边很开阔墙上有火把的亮光,李知能看的很远,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没有野狗的踪迹这才真正放心。心想可能是听错了,正准备继续睡,响声再次传来,悉悉索索的很轻微,但在寂静的夜晚还是很明显的。

    李知转动着脑袋寻找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很快的就锁定了一片阴影。只见距他有数丈的远,恰好在火把光线之外的阴影里有个黑影正趴在地上挪动着。

    盯着那片阴影看了半炷香的时间李知确定那是个人。那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似乎想爬过来,但又很费力,挪动半天没能挪出多远。李知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人影,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过去帮忙。李知不知道什么是镖局,什么是押镖,但从他们的口中他知道了眼前这个城叫宋城,知道了城里面势力最大的除了城守之外还有个叫箭楼的江湖门派。这群劲装大汉押的就是箭楼的镖。

    另外 ,李知还从他们口中听到一个消息。

    箭楼正在招箭童只要是十二岁以下的儿童,不分贵贱男女都可参加,听得他心动不已。李知还想多听一会却见城里驶来一骑直奔凉棚而来,押镖的大汉们一见来人一个个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没多久押镖大汉们骑上马赶着马车跟着来人进城了。醒来的第一时间李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看是不是野狗又来搞偷袭,半晌什么也没发现,这才放下心来。

    李知看了看天空,星辰依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夏日的夜晚偶有晚风拂过吹起难民们的破衣在风中晃动,难民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个像死了一般,四周一片寂静。

    原本以为会被小二一顿打的,没想到非但没挨打还有吃的,李知心情的激动可想而知。

    三个月来,这是他吃过最好最香的一顿饭,吃完之后李知还伸出舌头把碗舔了一遍。不知什么时候管事老人走了过来正看着他。

    大汉们来到凉棚外下了马,在管事老人和店小二的殷切招呼下坐进了凉棚。

    李知趴着没动,他与凉棚相隔十几步的距离,凉棚里人说话的声音他听得很清楚。从他们的交谈中李知听出这群人是一个叫什么德源镖局的,正在押一趟镖到眼前这个城。

    “小子算你走运。”小二骂骂咧咧的转身回去继续收拾东西。

    老人端起桌上半碗剩饭放在凉棚外对趴在草丛中瑟瑟发抖的李知道:“吃了赶紧离开。”

    李知感激的看了老人一眼急忙爬起来左右看看,还好附近没有难民,先前那群押镖的大汉们骑着马还带着刀,刚一出现附近的难民便被吓得远远躲开了,否则被其他难民看到他有饭吃铁定挨揍。李知趴在草丛中一动也不敢动,车队一走,小二和管事的老人就开始收拾起桌椅板凳,此刻一动,一不小心就会被俩人发现。

    怕被发现最后还是被发现了,见是个小孩,店小二瞪着眼就想上来揍他,却被老人拦住道:“算了,还是个孩子!”

    李知蜷缩在凉棚外面的草丛中,尽量的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个地方是凉棚里小二倒刷锅水的地方。李知低头在草丛中寻觅着能不能捡到饭粒什么的。成年人体格大怎么缩也很明显,只要一靠近凉棚就会被发现引来店小二一顿喝骂,李知身材瘦小缩在枯草里别人不留心很难发现他。

    这时官道上出现了一队人马,清一色劲装大汉还佩着刀,另外还有四辆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