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资质贫庸
    众官兵闻言倒吸了口冷气,道:“还请哥哥明示!”

    “咚”嵌入桌面的银子掉了出来,领头的官兵弯腰捡起银子。回忆起那人挥手时腰间别着的那个奇异小袋子,领头官兵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大家道:“别多想了,换岗之后大家在阿旺酒楼集合。”

    宋城最好的一家名叫醉仙摘的酒楼里,张焦点了一桌最好的饭菜看着李知大快朵颐 。

    俩人进城先是找了家客,所谓有钱开路无往不利。一开始客栈老板还不让俩人入店,等张焦随手扔出数锭银子之后老板生怕俩人不住他家的店,那个殷勤劲非言语所能描述。梳洗之间,老板已经按照吩咐为俩人准备好了换洗衣物。然后俩人才来醉仙摘的。

    李知发誓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心里有些难过的想要是丫丫和圆圆在这里就好了。丫丫和圆圆是李知妹妹弟弟的小名,回忆起弟弟妹妹跟着屁股后面叫哥哥的场景,李知有点吃不下去了。

    “城外饿殍万千,城里繁花似锦,难怪城守不让难民入城,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张焦冷漠的声音响起。

    “前辈你怎么尽喝酒不吃菜啊!”从坐下到现在李知发现张焦除了喝过几杯酒,菜动都未动,而说话时张焦正端着酒杯看着醉仙摘外宋城最繁华的街道。

    “凡尘俗物,不吃也罢!”张焦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淡然道。

    李知看着张焦对山珍海味不屑一顾的潇洒崇拜不已,不过崇拜归崇拜现实归现实,伸手把一盘翡翠鸡端到了身旁,撕下一块鸡肉塞进嘴里,李知心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前辈一样就好了。”

    “前辈你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说的是像我一样的逃荒的人。”李知边吃边抬头问道。

    “哈哈,你根骨虽差,但悟性还是有的。我虽不能收你为徒,但相识一场,你与我又有恩。罢了,这本《勿忘诀》你拿着,晚上我再教你运功打坐之法,有多少收获就看你的气运了。”张焦说着拿出一本古旧的书籍递给李知。

    “武功秘籍?”李知一阵激动擦了擦油手慌忙接过古籍,小的时候他可没少听村中老人说山野怪志的传说,神仙妖怪太虚无缥缈,但有些故事中的人物机缘巧合得到秘籍功法练就绝世武功,着实让他向往了很久。

    难道自己真的时来运转了,李知激动的想。

    张焦看着李知的激动样,不禁有些意外,想说什么的,最后还是没说。

    当晚张焦就教了李知运气打坐的方法,看着李知按照运气打坐的方法把《勿忘诀》运行了一个周天,张焦才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嘱咐道:“每天如此修炼,不可偷懒耍滑,也不可心焦气躁。”

    李知听话的点了点头。

    想了想张焦看着李知严肃道:“你有勿忘诀这件事不得透露给任何人,切记。”

    李知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见人走了领队的官兵抹了把冷汗,卷起袖子去抠那锭嵌入桌面的银子。旁边官兵不解道:“此人武功虽好,但咱们吃的是朝廷的饭,大哥何必怕他。”

    抠着银子的领头官兵头也不抬道:“哥哥今天是救了你们,那人若真动怒杀了我们,只怕朝廷也不会追究。”

    昨天傍晚李知亲眼看到一个城里有亲戚的难民不听劝阻冲撞城门被这群官兵打得半死,像死狗一样拖丢在路旁。

    李知有点害怕的缩了缩脖子道:“叔叔,那些人不会打我们吧?”

    那人傲然笑道:“无妨!”随又低头对李知吩咐道:“我本名叫张焦,你叫我前辈即可。”张焦冷哼道:“最近时运不济,居然进个城门也能被拦,罢了,今日心情还算不错不与你们计较。”说着一甩手袖中一物飞出,“啪”的一声砸在城门口的一张桌子上。

    只见那物银光闪闪嵌入桌面半寸有余,看的城门官兵们目瞪口呆,领队的官兵脸色微变陪着脸笑道:“小的们有眼无珠,您请!”说着一挥手,一干官兵急忙闪开让路。

    张焦拉着李知袖子一挥进城去了。“噤声!”那人一声低吼。李知一口气冲到嗓门前硬生生的被咽了回去。

    此时那人才彻底放下心来,微笑道:“我还不能动,小兄弟帮我倒出瓶中的药丸喂我吃一粒。”李知被惊得不轻,手忙脚乱的依言倒出一粒不起眼的黑色药丸喂那人吃了一粒。

    吃了药丸那人闭起了眼睛,李知也不敢走开,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那人突然扒开枯草一跃而起哈哈大笑起来。李知点了点头,俩人来到城门口果然被拦了下来。

    官兵们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俩人。李知毫无疑问肯定是个小难民,只是张焦就有点让官兵们难下结论了,虽说他穿着儒士服,但也太脏了很容易让人怀疑这件衣服是偷的或是捡来的。

    听说能进城李知一阵欣喜,自从在凉棚那里听了箭楼招收箭童不分贵贱男女,他就一直想着如何进城去箭楼碰碰运气,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么快就被解决了。

    那人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拉着李知大摇大摆的向城门口走去。城门口的官兵手持长枪,一个个不苟言笑让人望而生畏。

    李知没有发现从他伸手拿袋子开始那人就开始冷漠的盯着他,直到他拿出袋子开口说话那人才目光稍缓道:“拿到我头这里来。”

    李知依言把小袋子放到那人头前,也不知道那人怎么弄的只见小袋子抖了抖一个白色小瓷瓶凭空出现在面前把李知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叔叔你好了!”李知高兴道。

    那人听了李知的声音转过身来把手放在他头顶摸了摸,半晌才一脸可惜的看着李知,道:“若是资质好些,我冒点险把你带回山门收入门下也未尝不可,但你资质一般我又强敌环绕且有伤在身。可惜可惜!”

    李知听得似懂非懂,反正说他资质差他是听懂了,这时肚中突然传来一阵“咕咕咕”叫声,李知小脸一红,那人见状哈哈大笑道:“走,我带你进城吃饭!”李知惊讶的看着这位先前还病恹恹连吃个药都不能动的人,此刻却活蹦乱跳的站了起来。

    笑声很快引起其他难民的不满,很多人骂了句神经病该干啥的还继续干啥。也有难民不爽瞪眼望来,见是一个病汉和小孩于是就走过来准备破口大骂拳脚相加,只是骂声还没出口就被他认为是病汉的人瞪了一眼,被瞪的难民瞬间周身如置冰窟,心惊胆寒,动也不敢动了。

    “叔叔你说!”李知心想千万别叫我进城给你请郎中,我可进不了城。

    “我腰间有个小袋子,里面有药。麻烦小兄弟帮我拿出来。”那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

    李知答应一声伸手到那人腰间一摸,找出个绣着奇怪符文的小袋子,小袋子空空瘪瘪的,李知奇道:“叔叔这小袋子里面是空的,叔叔你记错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