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箭楼
    小胖子坐在地上眼中噙着泪水转着小脑袋四处观望,他的到来顺利的转移了大家的目光。

    李知看着坐在地上的小胖子,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把他拉起来,突然小胖子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叫道:“卢哥儿。”

    说着立马爬起,扭动着小肉球般的身躯快速的跑到那群衣衫最是光鲜的小孩圈,来到一个年龄稍长衣着华丽的小孩身边,拉着他的衣衫高兴嚷道:“爹爹说你也来了,果然没骗我。”

    那位被小胖子叫做卢哥儿的男孩极不情愿的甩开小胖子的手叫道:“小胖你站一边去,别来烦我!”

    小胖子好不容易见到个熟人正想再聊两句,这时院门打开一队人走进了院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这么多同龄人同时瞪过,李知有些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黒衫大汉抱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小胖子走了进来,把小胖子往地上一放,黒衫大汉恼火道:“这么多人指着路你也能走丢,你真厉害。”说完便不再管小胖子独自走了。

    李知一看这不是先前在门口看见的那个小胖子吗。小胖子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愣头愣脑的,估计是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父母,先前迷了路又被黒衫大汉斥责过,此刻正睁着一双胖子少有的大眼睛惊慌中又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四周的小孩。

    等男子离开之后李知才迈步向箭楼走去,走到跟前他还没开口其中一个黒衫汉子就奇道:“小鬼就你一个人来?你家大人呢?”

    李知忙道:“父亲知道不能进箭楼,所以送我到这里便回了。”

    那黒衫汉子也只是好奇一问,他们这些看门的只拦大人,小孩子都放行,他们才不管有人带无人带呢。李知进了这个小院子内,发现已经有数十名七至十二岁的孩童,有男有女,三三俩俩的分成了数十伙,分别围聚在一起。从穿着上来看,这里的孩童有城里富户出身,也有宋城平民出身,或者是乡野穷苦出身的小孩。最奇怪的还是那几个衣着破烂连乞丐都不如的小孩,李知一眼就认出这几个应该是逃荒难民的小孩,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城的。

    难民出身的几个小孩很胆小,缩在一个角落里相互之间也很少说话。到是富户出身和宋城平民出身的小孩一个个叽叽喳喳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

    李知的出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小孩们都停止了谈论,大眼瞪小眼的看向他。一开始李知还乐此不疲的修炼,时间一久就渐渐的感觉枯燥无味了,不过想起张焦临走前的敦敦教诲他还是每日都坚持修炼勿忘诀。

    张焦走后半个月李知把房门一关出了客栈。

    数日前他向客栈的老板打听到今天是箭楼挑选箭童的最后一天,他决定还是要去碰碰运气。“往里靠右走,有人会给你指方向。”黒衫汉子挥挥手便让李知自己进去。

    李知进去往右边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同样装扮的黒衫大汉,大汉也不说话举手指了个方向。李知顺着黑衫大汉手指的方向一直向前,一路上每到一个拐角都有个黑衣大汉在站岗指路,一直来到一个院落。

    李知见他们气势逼人一时半会也不敢上前询问。

    这时,一个男子带着一个小胖子出现在李知的视野之内,只见俩人在箭楼门口停了下来,男子指了指小胖子然后和守门的黒衫汉子说了几句,黒衫汉子挥挥手放那个小胖子进了大宅,男子则转身离开了。

    半年来的逃荒生涯教会了李伤很多东西,钱财不外露就是其中一条。张焦的房间已经退了,李知的房间张焦一开始就为他付了一个月的房钱,每天除了修炼勿忘诀吃着客栈提供的两菜一汤李知几乎不出门。

    修炼勿忘诀,一开始还没有太多的感觉,直到第三天李知才感觉到体内出现了一丝暖洋洋的真气,真气随着他的意念顺着经脉走偏全身最后散入四肢百骸,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随后每一天修炼李知都能感觉到真气壮大一丝。

    客栈老板听说李知要去参见箭童的选拔客气的不得了,殷勤的要让伙计亲自送他去不过被李知拒绝了。

    按照客栈老板指示的路线李知找了箭楼所在,只见一座占地极广的大宅前,门上的大匾龙飞凤舞的写着“箭楼”二字,凸显着它的权势和气派。此外,门口还有两名身着黒衫,背着弯弓跨着长刀的大汉站在门前傲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只见那些在乡野间横行的县衙官差,在这些看门大汉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普通江湖中人,也不敢在箭楼的地盘上撒野。虽说手中有了一带金子李知也想过回家,但城外兵荒马乱他一个小孩根本不敢上路。而客栈的房钱也快到期了,既然一时半会回不去他决定还是去参加箭童的挑选,侥幸选中箭童一来可以解决食宿问题,二来还可以赚到钱,据说箭童每月赏钱不匪。

    也不知道是勿忘诀的缘故还是这半个月来饭食的滋补,李知依旧瘦弱但脸蛋已经明显红润多了与半月前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小难民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次日,李知起床去隔壁房间没找到张焦,只看到一封书信和一带金子。信上嘱咐李知勤加修炼不用记挂他,有缘自有相间之期。

    李知还是难过了一阵,长这么大除了父母之外,张焦算得上是对他最好的了,捏着书信李知喃喃道:“也不知道前辈的病好了没有!”

    宋城数千丈的上空,张焦凌空而立,看着脚下的宋城自言自语道:“大道之门我已经为你打开,能不能进来就看你自己了。不过也无妨,只要你按照我教你的去做保你一世无病无灾倒也不难。”说完张焦化为一道遁光往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