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摸骨
    李知自己爬上桌子躺下,老人面无表情的从他的头开始摸起,随着老人手的动作,李知感觉被老人摸过之后的地方,骨头像是散了架一般,浑身酸痛无力难过至极,却又动弹不得。这才恍然,难怪小孩一个个跟杀猪似的叫喊却没人挣扎。

    随着老人摸骨力度加大,李知难受的忍不住想叫出声来,就在这时体内的勿忘诀真气不知不觉的运转起来,暖流从丹田流出,顺着筋脉开始缓缓流转全身,凡是暖流经过处痛楚大减,力气也慢慢恢复。

    在勿忘诀真气的护持下李知这才忍住没叫出声来。

    李知居然忍住没叫出声,让一直面无表情的胡管事都不禁微微动容,摸骨结束老者终忍不住叹道:“意志坚定,百中难挑。骨骼之差也是百中难挑,可惜啊!可惜!”

    李知闻言大感失落,张焦已经断言他资质差,没想到骨骼也这么差。挣扎着就坐了起来,李知正想向来抱他的黒衫护卫说客栈名字,却发现包括胡管事在内的所有黒衫侍卫都像看怪物似得看向他。

    这么多年的摸骨,见过意志坚定忍痛不出声的,但从没见过摸骨之后还能自己坐起来的,连听也没听说过。

    终于胡管事多年古井不波的老脸再也无法保持,话到嘴边的不合格也生生的换成了:“合格!”如果摸骨失败就让他们把我送回客栈,反正还有半个月的租期也不怕养不好摸骨之后带来的不适。想清楚之后,李知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前一个小孩摸骨失败被送走后他主动向老人走去。

    小胖子之后,老人面前就放起了一张小桌子,后面摸骨的小孩都被抱起放在桌子上。

    卢哥儿都已经做好第一个上的准备了,听了老人的话后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似乎第一和第二好像还是有差别的。

    再看小胖子一听老人叫他第一个摸骨,便拼命的往人后钻就是不上前,口中直叫;“我不第一个摸骨。”

    老人没动黒衫侍卫动了,一个黒衫侍卫站了出来向小胖子走去。小胖子见状哪会不明白,拼命的东躲西藏,可惜院子就这么大小孩子们又故意避开他,黒衫侍卫很快就逮住了他,也不理他杀猪般的哭闹抱着就向老人走去。胡管事面无表情道:“送他们回家,永不许录用箭童。”老人话音一落五名黒衫侍卫脱众而出抱起哭闹的小孩送出院子。

    经过这一闹,留下来的小孩都是坚定要成为箭童的,卢哥儿也在惨叫声中摸骨合格被一名黒衫侍卫抱走。

    后面也有小孩主动上前,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老者指人。李知缩在小孩中间,偷偷的的观察着摸骨过程。从摸骨后小孩状态来看,摸骨对身体还是有很大的伤害的,不然也不会在摸骨失败后还能有十两银子可领。黒衫侍卫等小孩们讨论的差不多了才继续道:“接下来由胡管事为你们摸骨。”说完之后黒衫侍卫站回了原先的队列,被称为胡管事的老者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院中的小孩。

    在老者冰冷的目光扫过院落之后,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小孩们一个个噤若寒蝉闭上了嘴巴,唯有一个声音还在兴奋说道:“卢哥儿,你说我们能通过吗?你看那位老爷爷瘦的跟个竹竿似的,你说是不是?”

    李知顺着声音找过去看到卢哥儿旁边小胖子正挥舞着小胖胳膊兴奋的说着话,他旁边的卢哥儿已经是一脸惨白,死命的眨眼叫他闭嘴。在老人的手搭上小胖子的身体之后,小胖子杀猪般的声声又高亢了几分,听得下面小孩们惊恐万分,很快小胖子的就摸骨完毕,胡管事面无表情道:“合格。”

    搂着小胖子的那名黒衫侍卫闻言站了起来,抱着奄奄一息的小胖子出了院子。当胡管事的目光落到卢哥儿的身上时,他的脸色更白了,就在他硬着头皮准备上前的时候,小孩中爆发出数声哭声,只见三个小女孩和俩个小男孩哭着叫着要回家不愿意摸骨。

    卢哥儿脸色惨白的想迟早都得莫,便坦然的走上前去。只是李知怎么看他都是一副一去不复返的架势。而小胖子见卢哥儿上去了便站着没动。

    老人看都没看卢哥儿一眼道:“你第二个摸。”继续盯着一脸惊恐的小胖子道:“上来,你第一个!”

    李知和那几个难民的小孩脸上就是一脸的茫然,他们都是外地来的,而且很多都在穷乡僻壤或是深山老林之中,对于箭楼他们完全没有听过,甚至连箭童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更别提什么是摸骨了。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和李知最初的目的是一样的,那就是混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只不过此时的李知要比他们多了一样追求,那就是填饱肚子的同时他还想赚钱。

    在被称为胡管事的老人如针般的目光注视下小胖子终于发觉不对劲了,小胖子心中一惊慢慢的转过身去,最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那位被他称为竹竿似的的老人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包括李知在内所有小孩惊恐的目光中,只见竹竿老人伸出一双筷子似的的手,指着小胖子和他身边的卢哥儿冷然道:“摸骨开始,你们俩个先来。”

    老人发话之后,前面的小孩自动为站在后面的小胖子和卢哥儿让出了通道。小胖子还在不知所谓的奇道:“卢哥儿你怎么了!你说那位老爷爷是不是像根竹竿,喂,你到底怎么了,眼睛疼吗?”

    院子里刷的一下静了下来,大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小孩们都被小胖子的大胆吓到了,李知缩在最后面偷偷的看着那位被揪着衣衫一动不敢动的卢哥儿,心里对他表示无限同情。

    进来的是一位身穿紫服的老者和一队黒衫侍卫。老者白发苍苍,裸露在外的皮肤树皮般皱起,枯瘦如柴的身躯站在那里如同一截槁木。

    黒衫侍卫在院落房前的石阶前站定,分为两列站在石阶下面。老背着双手走上石阶,站定后转过身来向黒衫侍卫点了点头,只见左边排头的侍卫走了出来对着李知等一群小孩道:“今天是箭楼挑选箭童的最后一天,成为箭童的第一关就是摸骨,摸骨过关者留下,摸骨不过关的领十两银子我们会派人送你们回家。”

    黒衫侍卫说完下面的小孩一个个开始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来,看得出很多小孩都知道入选箭童的第一关,有兴奋自信的,也有担心害怕的,还有一批茫然不知所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