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一支穿云箭 千箭万矢来相见
    冷静下来的李知马上开始在心里盘算学会这么厉害的箭术得多久时间,如果几年学会他还可以考虑,要几十年才能学会他坚决不干,他可不想白发苍苍的时候才回家。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传授功法之后让大家晚上练习,白天则每人发一柄短斧上山砍树。

    很多小孩勉强提起斧头,勉勉强强的砍了一天。

    晚上李知六人一个个累的跟死人似得躺在床上饭也不吃。很快又被冷漠的梁存和聂晶强行要求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穿云箭诀。

    在震撼没消散前大家都有一股子信念支持着白天砍树晚上修炼,等这股子信念在没完没了的砍树和修炼中度过半个月后,大家开始觉得乏味开始觉得枯燥。

    就在大家快要被枯燥与乏味淹没时,有一晚正在修炼中的卢洋洋突然感觉体内有股气在转动浑身感觉有使不完的劲,手痒的他一巴掌把卢迪的小木床给拍锤出个窟窿,把旁边的李知和刚刚上完茅房回来的卢迪给惊呆了。看着小孩们一个个激动得恨不能马上修炼,各峰的堂主管事们都不动声色的笑了。箭楼创出这一招的一代楼主算得上惊才绝艳了。

    李知也激动的第一次练功的想法压过了赚钱的念头。放眼看去同伴们个个激动的小脸通红,就连白衫男子身边表情冷漠的梁存都面显激动之色,聂晶师姐激动的粉面在亮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好看。

    “是!”聂晶答应一声进了楼阁不一会捧出一张弯弓和一支箭来。只见漆黑的弓身好似一轮弯月,上面零星的雕刻着一些纹路,简单古朴却又不失优雅与*。

    中年男子接过弓箭,弯弓搭箭飘逸洒脱一气呵成,却没有射出去,他在等。

    只听一声箭啸响起,只见剑阁峰的方向一支响箭如流星攒月般飞射而出在天空炸开,接着一声轻喝从剑阁峰上传来:“一支穿云箭千箭万矢来相见!”接下来李知和五个同龄人见识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只见同一时刻差不多有数万只响箭追着剑阁峰的那支射向天空。数万支射向天空的箭在空中炸开,如同烟花般的火焰在空中龙飞凤舞的组成“箭楼”二字,十几丈大的字浮现在空中,数十里的地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万箭齐发就已经够震撼的了,还在空中组成字,各峰各堂和李知他们一起被选为箭童的小孩们个个激动莫名,均觉得来对地方了,这么厉害的地方不努力学习箭术武功当真是上对不起天地,下对不起父母!

    箭楼的这一招确实厉害,比任何门派的洗脑教育都彻底,普天之下也就只有箭楼才能用这一招,这一招不但能让招收来的小箭童们充满斗志和信心,同样也能让箭楼普通弟子有自豪感和凝聚力。聂晶已经习惯了梁存的脾气,无奈的对着李知他们道:“梁存师兄脾气不太好,但人还是很好的,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走吧,我给你分房间去。”

    聂晶带着李知等人来到楼阁边的一个院子里开始给六人分房间。

    房间分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分好了,三个小女孩子分在一间 ,李知和卢哥儿还有小胖子分在另一间。房间分好后,剩余的时间就是让他们熟悉习惯一下新环境,所以这一天的时间还很多。“一支穿云箭,千箭万矢来相见!”随后,同样的轻喝也在四周各锋响起,包括肖尚峰。

    中年男子也在同一时间射出了手中的箭。

    白衣中年男子扫过李知六人的脸庞微笑道:“今天是你们这批箭童第一天传功授业,等下楼主会在剑阁峰亲自射出欢迎你们的第一箭,你们仔细看着就是。”话毕白衫中年男子肃然而立不再说话。就连他身旁的聂晶和梁存也肃然的看着剑阁峰的方向。

    李知六个小孩茫然不解也不敢问,只是呆呆的立在原地等待着。此刻天空还有些微黑但已能视物,大约过了有半柱香的时间,白衫中年男子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晶儿取我的穿云弓来。”

    说完聂晶示意男子说两句,年轻男子本不想说话,没奈何只好冷着脸道:“功法箭术上的问题来问我,生活上的问题别来烦我,我可不是你们的保姆。”黄衫青年说完扭头就进了阁楼。

    李知六个小孩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大家从聂晶师姐的口中还知道了箭楼内外弟子的分别,外门弟子一律黒衫,内门弟子一律黄衫,管事级别以上才有资格着白衫。

    这一天李知也第一次对箭楼的强大有了个模糊的概念,箭楼的强大除了箭术天下无双外,最重要的是箭楼还承担着每年为大*南郡驻军队训练箭手的任务,箭楼不管是在江湖武林还是在官府都有着极其庞大的实力和权势。

    第二天,李知等人天不亮就被叫醒,早早的来到楼阁前。今天除了聂晶和昨天见过一面的梁存外,还多了一位白衣的陌生中年男子。大家觉得聂晶师姐很平易近人都围着她问东问西,看得出聂晶也很喜欢小孩子大家提的问题她都一一解答。

    接下来的时间,李知知道了其余五个小孩的名字,卢哥儿全名叫卢迪和小胖子卢洋洋是同宗都是宋城人,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女孩子名叫万秋月,另外俩个女孩一个叫易笑笑,一个叫林小凤。

    跟着黄衫男子李知一群六个小孩不急不慢的向山上走着。 他发现上了山之后见到的人大多身着黄衫而且很少带武器,只有在山脚才能看到带着弓和刀的黒衫侍卫,而白衣人到是一个不见。

    黑脸黄衫男子不苟言笑,把李知等人带到一座名为肖尚峰的一个大殿前便自顾自的去了。黑脸黄衫男子离开不久,楼阁中出来一男一女俩个黄衫年轻人。

    只见那位面容姣美的黄衫少女看着李知等人微笑道:“各位小同门今后你们就住在肖尚峰了,以后你们就叫我聂晶师姐。”然后指着旁边那位冷漠的年轻人道:“这位是你们的二师兄梁存,以后你们的功法就由我们俩传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