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最后的测试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修炼勿忘诀的缘故导致无法同时修炼穿云箭诀,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李知绝不会为了修炼穿云箭诀而放弃已经修炼的勿忘诀。

    不管了,既然穿云箭诀无法练成李知决定以后不再修炼它,反正只有三天的时间了大不了被箭楼扫地出门,想通之后李知往床上一趟蒙头大睡。

    第三天所有的箭童在各峰管事的带领下齐聚剑阁峰。

    在临行前一刻,曹丘天又为李知检查了一遍经脉,经脉中依旧空空如野半分真气也无不禁叹了口气对李知道:“测试时,你只管尽力去做,以你的力气就算进不了内门做个外门弟子也还是可以的。”

    “弟子谨记。”李知躬身行了个弟子礼退回了队列中。这次一起上剑阁峰的除了曹丘天之外还有聂晶和梁存同行。

    剑阁主峰乃是楼主居所,奇峰险峻占地之广远非其余峰可比。这里是箭楼的根本所在,不论是收藏着穿云箭诀的藏经楼,还是穿云弓的炼制之地,均坐落在剑阁之上有高手不分白天黑夜的看守。

    上剑阁峰要经过一条只能供四人并行的石阶,石阶两边悬崖上竖着数十座巨大的箭塔,每个箭塔上都有百名神箭手驻守,一旦遭遇敌袭十多个箭塔瞬间便能做到万箭齐发的攻势。

    卢迪等人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雄伟的险关,一个个啧啧称奇看得目不转睛,只有李知忧心忡忡的没心情看这些东西,虽说已经放弃修炼箭诀但事到临头还是难免担心。

    他不知道勿忘诀是怎么回事,明明他能感觉到经脉中有真气流动可别人就是检查不出来,为了保守勿忘诀的秘密,他也不敢说出来,只能盼着测试不过关能混个外门弟子当当。卢迪也不再说什么,安慰的看了李知一眼,倒在床上没多久也睡着了。

    李知闭着眼脑中浮现出穿云箭诀的修炼方法,再次练了一遍还是没反应,不禁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是不是他真差的无可救药了。他听聂晶师姐不经意间说过,同一批进来的箭童,天资好的,穿云箭诀都已经突破到第一层了,而他还连入门都没达到,真是越想越气馁。

    胡管事那干瘪的老脸此刻也皱起一道道的老皮,也是满脸的可惜道:“体质特殊有什么用,练不成箭诀始终成不了大器,罢了,测试也快到了,如果测试的时候还不能练出穿云诀真气,便放弃吧!”

    曹丘天闻言也只能点了点头,测试不过一切都为空,确实如此。

    还有三天就到最后的测试了,李知焦急万分,拉开一石的弓他已经没有问题了,可穿云箭诀没练成就是能拉开两石的弓也没用,他真的很想学习无双箭法,至少以后回家再遇大荒他也不用再逃难了,就凭箭楼的箭术进深山打猎也可以养活家人。三人的交情也建立起来了,卢迪也在为李知着急却没办法,只有小胖子卢洋洋整天没心没肺练箭累了照样哭,别人累的吃不下睡不着,他照吃照睡,这么多天下来没有瘦下去半分,堪称奇迹。

    当晚,在梁存冷着脸监督下三人练了两个时辰的穿云箭诀后,卢洋洋倒在床上没多久就发出了呼噜声,卢迪出去一趟回来见李知还盘膝坐在床上,招呼道:“怎么还不睡啊!时候不早了明天还得练箭呢。”

    李知强笑道:“没事,你先睡吧!我再练会,马上就睡。”如果李知他们在此听到这话只怕要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从相貌上看胡管事和曹丘天说是父子也不为过。

    胡管事已然恢复了先前的冷漠神态,淡淡道:“我既然决定练它就从不后悔。”

    曹丘天也很快稳定了情绪,问道:“你这次来只怕并非只是来看晶儿吧!”还好他的想法没有告诉其他人,若武林五大功法之一的穿云箭诀只是被他想着用来打猎糊口只怕箭楼楼主能气的吐血身亡。

    近三个月来的相处,卢迪和卢洋洋与李知也算是是难兄难弟了,一起砍树,一起练箭,一起吃饭,累了一起哀嚎,一起捉弄万秋月,易笑笑,林小凤三个小女孩,然后又一起被聂晶师姐罚面壁。

    “是!”聂晶一头雾水的出了大殿直奔练靶场,自从学习箭术之后,李知六名箭童的训练记录就转到了荣彭许手中。不一会的功夫李知的训练记录就到了曹丘天的手中,曹丘天看完后递给胡管事。

    看完李知训练记录的曹丘天眉头皱的更紧了,等胡管事也看完放下了记录,他才不解道:“从记录上看李知虽然没有练成箭诀,但成绩也并不比另外五人差,只怕真的是体质有些特殊。”

    听了曹丘天的话胡管事端着茶仿佛陷入回忆,半晌才喃喃道:“一转眼就三年了,三年的时间老夫想必变化很大,晶儿居然都认不出我了。”

    曹丘天神色复杂的看着胡管事,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难道从不照镜子吗?你看看你练功把自己练成什么样了。你只比我大一岁啊!胡大哥。”

    接下来曹丘天就把李知修炼的情况告诉了胡管事,胡管事听后想了想便把摸骨的是事说了出来。

    “还有这等事!”曹丘天奇道:“照你这么说,这个箭童资质确实很差,只怕是体质异于常人。”

    胡管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曹丘天想了想唤了聂晶进来吩咐道:“晶儿你去把箭童李知的训练记录拿来!”胡管事抿了口茶头也不抬道:“听说你们峰上收了个名叫李知的箭童。”

    曹丘天眉头一皱道:“不错!”他之所以听到李知的名字而皱眉,是因为李知到现在还没修成穿云箭诀可见资质之差,他也正想问问这位摸骨的胡管事,当初怎么就让李知入选了箭童,还给划到尚晓峰来了。

    肖尚峰楼阁内,曹丘天和胡管事分宾主坐下。聂晶端着盘子送上茶来,胡管事淡淡道:“上次见晶儿尚小,不想现今已长这么大了。”

    聂晶略显差异的看了枯瘦老者一眼,她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对方,也没说话微微一礼便退了出去。

    曹丘天也没接话一直等女儿退出之后才微笑道:“胡管事进山都去剑阁峰,肖尚峰已有三年没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