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大师兄
    看力度若被抓实只怕胳膊不保,用弓之人双手稍有差池十几年的苦修将毁于一旦,此招不可谓不毒。

    “碎骨手!”旁边有人认出来壮实青年的手法不禁变色惊呼。

    李知一群小孩不明所以,聂晶却是听说过碎骨手的厉害不由惊呼道:“师兄快躲!”

    梁存是什么人?是眼高于顶的人,同龄人中能入他眼的整个箭楼总舵不出五个人,金阳峰上恰好一个没有。

    对金阳峰沈君成几次三番的招惹聂晶他早看着不爽了一直没有机会出手教训,此刻既然是对方先动的手他绝不退缩。

    见碎骨手袭来梁存一冷哼不躲不避,握掌成拳闪电般向壮实青年的胸口轰去,只听拳风中隐有风雷之声相伴,很快亦有人认出并失声叫道叫道:“雷鞭拳!”

    碎骨手出手快捷狠励迅猛,手力指力从小便开始练起,大成之后出手可握石成沙,捏铁如泥,此功法算得上箭楼除穿云箭诀外最强功法之一。

    雷鞭拳,拳影如鞭,拳势如雷,刚猛迅捷之余不缺刚柔和济的变通,小成便可拳带风雷之势有碰即死擦即伤的说法,大成据说举手投足间,拳势有开山断流的威力,比碎骨手还要难练。碎骨手箭楼高手中有大成者,雷鞭拳却已经数百年没人练至大成过了。

    俩人互不相让,一出手就是箭楼成名绝学,还是狠招,伤亡眼看只在一招之间了。旁边看出不妥想出手阻拦的弟子已然不及,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轻喝道:“俩位师弟停手。”

    梁存和壮实青年眼中杀机已起,哪能说停就停,就在俩人快要击中对方的时候,两声尖锐的声音传来,俩人想躲要躲已然不及,噗噗两声劲风响起俩人分别被劲风击中,一声痛呼身不由己的跌坐在地。

    同一时刻人群中挤出一个白衣青年来,白衣青年一出现便上前拉俩人歉然道:“冒昧出手伤着二位师弟还请见谅!”

    原本怒气上涌准备开口大骂的壮实青年在看清来人面貌后,生生的咽下怒气,自个站了了起来连称:“不敢有劳大师兄!”

    见到来人,就是一项心高气傲的梁存也傲气尽敛,起身后毕恭毕敬的行礼道:“梁存拜见大师兄!”附近人很多,肖尚峰和这位沈姓青年所属金阳峰的矛盾大家都清楚,一个个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围在四周。

    被梁存当众暗喻成癞蛤蟆,沈姓青年脸皮再厚也不禁变冷,跟在一旁的壮实青年更是一声冷哼:“放肆,金阳峰少主也是你肖尚峰梁存能辱的吗?且让我看看你有何能耐。”说着便伸出右手五指弯曲成爪闪电般向梁存右肩抓去,

    测试完毕,梁存和聂晶正想带着众人返回肖尚峰时,旁边过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面部略显苍白的年轻人和一个身材壮实的青年,俩人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小孩,应该也是来测试的。

    一见来人聂晶和梁存脸色同时一变。

    只见那个年轻人拦住众人的去路,笑着对聂晶道说:“多日不见聂师妹越*亮了,师兄想念的紧!”年轻男子对俩人的话似乎一点也不以为意,依旧自顾自的笑道:“师妹何出此言,师兄我句句乃肺腑之言,过些时日我就央求父亲去肖尚峰提亲,我与师妹相聚之期将不会太远。”

    “你做梦,父亲是不会答应你的。”聂晶怒极了道。

    梁存更是毫好不客气的冷笑道:“沈师兄可曾听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典故?”广场上此刻正人声鼎沸,差不多有上千个和李知他们同龄的箭童,一个个背着领队的师兄师姐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肖尚峰众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注意。

    曹丘天交代女儿聂晶和徒弟梁存几句便向广场尽头的楼阁走去,到了这里只需聂晶和梁存带队即可,各峰主事齐聚剑阁峰大殿等候着楼主召见。

    广场很大,大到上千人站在上面也只是占了其中的一小半,还有一大半是用来做测试用的靶场。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确定各峰箭童都到齐之后,箭楼楼主在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和各峰主事的陪同下出来亮了个相,测试就开始了。附近人还很多,聂晶俏脸微红,秀目含怒道:“沈师兄请自重!”

    梁存亦目光冷然道:“我等奉师命回峰,沈师兄最好让开。”

    肖尚峰众人早就知道也不为奇,李知虽然难过也坦然面对,只是可怜了小姑娘万秋月哭得跟泪人似的。

    十来岁的小孩没练成穿云箭诀居然也能拉开一石的弓射中数丈之外的靶子,就连验功长老也啧啧称奇,大家都认为李知是天生神力,包括肖尚峰的众人。不过天生神力也改变不了不合格的命运,毕竟练不出内家真气发展的空间太低,箭楼是不会在其身上浪费太多物力财力的。

    李知揉着被拍的隐隐作痛的后背,这才注意到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一个广场的边上。

    只见广场四周竖着四个高大的箭楼,箭楼上清一色的站着背弓跨刀的黄衫弟子,广场的尽头一排高大的阁楼群落,阁楼四周都有高墙围着,唯一的出口处是一扇很大的门,大门两边还有两座比箭塔小一号的箭楼拱卫着。

    还没轮到肖尚峰,大家都有些紧张,就连没心没肺的卢洋洋都闭上了嘴瞪着大眼睛看着其他人在测试,紧张的额头上密布着一层汗珠。刚刚接连测试了五个,有俩个在拉弓这一项上就不合格惨遭淘汰,大家的精神越发的紧绷。

    李知看着卢洋洋的样子有点好笑,别的人他不敢确定,但小胖子李知十分肯定通过测试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就拉弓一项来说,别说两均的弓,就是一石的弓小胖子也完全能拉开。李知真不知道他紧张个什么劲。

    很快就轮到了肖尚峰,不出所料小胖子很快就通过,高兴在旁边痛哭流涕。遗憾的是万秋月小姑娘连试两次都没能拉动那张弓惨被淘汰,最莫名其妙还是李知,前面都通过了唯有最后一项,验功的长老遗憾的说道:“不合格。”测试的顺序早就排好了,李知等人被排到了第三个测试点。卢迪,万秋月,李知三人都在十岁以上,要拉开一石的弓,还要射中数丈之外的靶子,最后一项就是查探穿云诀的修炼情况。

    卢洋洋,易笑笑,还有林小凤均在十岁以下,他们只需拉开两均的弓便可,其它的测试和李知三人并没两样。

    “哇哇,李哥儿快看好大的广场,好多小孩啊!”李知正想得入神,后背被卢洋洋胖乎乎的小手拍的砰砰直响。

    “行了,别拍了都快被你拍散架了。”李知苦笑着躲开小胖子的手,这小子也逆天了在最后一晚居然突破到穿云诀第一层,平时出手又没轻没重的已经不小心把他自己的床和卢迪的床拍坏两次了,肖尚峰上他天资最高,师兄师姐们都宠着他,只是可怜了卢迪抱怨不止,咬牙切齿发誓要超过小胖报毁床之仇。

    李知估计他是没什么希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