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外门弟子
    五张床铺还空着两张,李知把手中的包裹放在靠里面的那张空床上正准整理,躺床上发呆的那个男孩突然开口:“我叫欧阳浩,你叫什么名字?”

    李知左右看了看旁边没有其他人,还是有点不敢确信的指着鼻子道:“你在和我说话吗?”

    “废话!”欧永浩说着话身体并么有动,依旧保持看着房梁的姿势,有些有不耐烦的道。

    “我叫李知。”李知不以为意道。

    “你们呢?”欧阳浩至始至终都没动。

    不过哭鼻子和整理床铺的俩个小孩有了李知的前车之鉴,立刻知道是在问他俩,整理床铺的小孩道:“我林当。”

    哭鼻子的小孩擦了把泪水,抽噎道:“我叫钱小绍。”

    “行了别哭了,大家测试都没过关,哭哭滴滴的有用吗?”欧阳浩坐了起来看着钱小绍厌烦道。

    也许是被欧阳浩给吓到了,钱小绍虽然一时半会止不住哭泣,但已经从有声转为无声。那个整理床铺的林当也停止了手上的活附和道:“欧阳大哥说的对,既然大家决定留下,就要有面对困难的决心。”

    李知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俩人,年龄不大一个个说话老气横秋的,心想三个月的箭楼经历还真是让人成熟不少。此刻李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想法似乎比他俩还老气。

    欧阳浩看了林当一眼道:“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大哥,那么我也不瞒你们,我哥在金阳峰当值,你们只要跟着我,我自然会罩着你们!”说完欧阳浩扫了三人一眼。

    林当一听他哥在金阳峰上当值,那可是剑阁峰之外势力最大的地方,心中早起巴结之心,在欧阳浩眼光扫过来的时候急忙道:“欧阳大哥本就比我大,以后还望多多关照。”

    钱小绍原本就胆小,听了林当的话也忙不迭的叫欧阳浩大哥。

    李知进箭楼的最初目的是不被饿死,后来经过张焦的事后他进箭楼的目的改成了混吃顺便赚钱,在进了箭楼经过一系列的震撼之后在混吃赚钱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学无双箭法的目的。

    而现在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修炼穿云箭诀,他的目标又回到了混吃和赚钱上来。只要不妨碍他这两个最基本的目标,他才不管宿舍谁说了算,所以见欧阳浩的目光转过来李知点了点头。

    见李知点了头,欧阳浩暗暗的松了口气。

    林当和钱小绍他没放在眼里,他担心的是和他年龄相近的李知。不管心智多成熟,小孩始终是小孩,同一个团队中见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陌生小孩,自然而然的就会生出敌意。不过现在好了,李知也被他折服了,至少欧阳浩是这么想的。到了山谷男孩和女孩要被分开,万秋月临走时眼泪汪汪的看着李知眼中尽是不舍,毕竟才十来岁的小女孩整个山谷就她和李知熟识。李知虽然也有些不舍但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他是有过逃荒经历的,生离死别也见过,眼下的遭遇和逃荒根本没法比。

    李知的箭童黄衫被收回换成了外门弟子的黒衫,分到的房间也由原先的三人房变成了五人房。他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小孩坐在里面了,一个年龄和李知差不多的小孩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着房梁在发呆。另外俩个年龄都在十岁以下,最小的那个还在哭鼻子,另外一个在整理床铺,李知进来时他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整理床铺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呼延宏生都是碰到才出面化解,碰不到他也没办法!于是挥挥手道:“大家都散了吧!”

    经此一闹,回来的路上远没有去时的欢声笑语,梁存就不用说了永远的冷着一张脸,只是平日里最喜欢笑的聂晶师姐也沉着脸埋头行走,李知等人识趣的闭着嘴巴跟在后面。很快回到肖尚峰,梁存自顾自的去了,聂晶勉强吩咐几句便各自散了。

    今日,广场上金阳峰的挑衅,对李知的影响远远大于他测试失败的影响。一直以为箭楼只是箭术厉害没想到近战武功也这么强,李知做梦都想学,这要是学会了回村那还不全村无敌了!看谁还敢欺负他们家。箭楼总舵很大,守护总舵的外门弟子也很多,类似的山谷还有两个,分布在其它方向的山谷中。

    李知和万秋月离开的时候,卢迪,卢洋洋,易笑笑,林小凤都来送别了,三个月里大家相处的都还不错,师姐聂晶虽然心情还是很差但也出来轻声细语的嘱咐俩人在外门好好练功,二师兄梁存没来,主事曹丘天还在主峰没回来,大

    师兄荣彭许也不见踪影。李知和万秋月依依不舍的和众人道别,便随着来接他们的黒衫弟子下了山。“你快说嘛!那人到底是谁?” 李知和卢洋洋还没开口,旁边包括还眼含泪花的万秋月在内的三个小女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小声向卢迪追问起来,大有再不说就有围殴的架势,卢迪见状不敢再卖关子急忙把他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原来少年名叫呼延宏生,是楼主亲传弟子之一,也是年青一代弟子中唯一晋级为白衣管事之人,亦是剑阁峰少主,最重要的是他是箭楼楼主亲子下代楼主继承人。

    不过上述头衔都还不能让同龄人发自内心的敬重,让年轻人正真敬重的原因是呼延宏生还有个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自他十岁出道以来一直蝉联至今无人能破。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是六代弟子中公认的大师兄。只是还没等他从臆想中回过神来,调离肖尚峰的通知就到了,在问过李知和万秋燕都愿意留在箭楼做外门弟子之后,俩人被带到了落凤山下那个他们初进山时睡过一夜的山谷。

    原来这个山谷是箭楼外门弟子起居的地方,因为是进山的必经之路所以每次挑选箭童的时候,都会划出一两个院子让箭童们住上一晚。

    梁存本面无表情的看着壮实青年,一字一顿道:“来日方长,有机会的!”

    双方的表情呼延宏生尽收眼底,虽知现在看他面子风波平了,暗地里只怕还会再起争端,只是这种事他也无可奈何,父亲有严令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主峰不得干涉其它峰之间的矛盾。

    “我知道他是谁?”卢迪得意道。

    自从进了箭楼总舵他是处处被小胖子比下去不算,就连训练的时候比臂力他也完败给没有修成穿云箭诀的李知,三个男孩他垫底,当真是挫败感十足,今天终于发现有一样比俩人领先了,那就是消息!卢迪得意洋洋的等着李知和卢洋洋来求他快说

    歉。“

    在场众人纷纷暗骂不要脸,只是金阳峰势力太大没人敢真骂出口。

    那壮实的青年摸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很配合的做出一副面色有愧的模样道:“沈师弟说的是。”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梁存一眼道:“梁师弟,师兄向你赔罪了,有机会还是很想领教一下师弟的雷鞭拳。”沈辰之父沈枚生虽是掌管箭楼防护与武力调动的武堂堂主势力极大,但在呼延宏生面前他也不得不低一头。

    只见沈辰一改先前调戏聂晶时的轻佻浮夸之色,转脸换上一副面带愧色的样子上前道:“吴师兄和梁师弟出手太快小弟无力化解,还好大师兄在附近才没酿成大错。”然后转身对壮实的青年道:”吴师兄你出手在先,还不快给梁师弟赔礼道

    “见过大师兄!”一旁站着看热闹的黄衫青年齐齐向白衣少年行礼,各锋箭童也跟着带队师兄纷纷向白衣少年行礼。

    “哇,好神气啊!”小胖子卢洋洋爷一脸崇拜的看着白衣少年然后扭头小声问李知道:“他是谁啊?”

    “我和你吃喝拉撒都在一处,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李知郁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