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擅离职守
    李知知道这俩个人,左文广是剑阁峰上的专管赏罚的长老,据说和楼主有过命的交情,本身又是箭楼有数的高手,而且有是出了名的对弟子严厉撞到他手上李知也只能为三人默哀。想到外围巡逻居然都动用他来做监督,事态只怕比想象中的还紧张了。

    外门大总管胡海云,相对来说李知就更加熟悉了,当初摸骨的就是这位那形如槁木的身材李知每每想起都不寒而栗,这位也是出了名的不假辞色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三人居然撞在这俩位手中,挨一顿板子只怕还是轻的,李知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搞不明白他们愤愤不平什么。

    “被俩位师伯打板子我也就认了,你说凭什么姓焦的就能逃过不打,真是气死我了。”欧阳浩终忍不住开口骂道。

    原来不平在这里,不过李知想不通按照左文广和胡海云的脾气,年轻一辈中除了呼延宏生外谁能在犯了楼规之后还能逃过杖责,不解道:“怎么回事?”

    “姓焦的本来也要被杖责的,只是半路上杀出个沈辰,说姓焦的当时是去给他父亲办事才擅离职守的,这关口左文广和胡海云俩位师伯也不想太过得罪金阳峰所以才放了姓焦的一马。你不知道当时姓焦和姓沈的表情有多气人。”欧阳浩不甘道。

    一年前欧阳浩他哥因为一件小事被同门陷害赶下了金阳峰之后,欧阳浩对金阳峰的很不爽,恰好这次姓焦的正好又是金阳峰上的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说姓焦的是金阳峰上的内门弟子,正好又在巡逻的时间离开过,李知心中一动,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李知想到回来路上遇到的那名奸细,正好还听到奸细口中透露出来的的少主,而沈辰这位金阳峰少主恰好又在姓焦的出事的时候出现,李知心里有数了。

    奸细的样子李知是见过的,只要让他肩上姓焦的一面他就知道他是不是奸细了。李知没在插话,钱小绍开始愤愤不平的说起来。

    “今天本来我们本来巡逻巡的好好的,可带队的焦师兄突然说临时有事说去去就回,没想他一去就是几个时辰,最后我们被剑阁峰上巡查的左文广和外门大总管胡海云俩位师伯给抓住了屁股上挨了一顿板子。”说完之后钱小绍明显的还在心有余悸。

    李知心中默然,听说三人居然想进深山寻找自己,他还是很感动的。如果相互之间调换位置李知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冒险去山中寻找三人,因此即便三人最终没有进山李知还是很感动的。

    李知默然片刻开口笑道道:“老大做得对,你们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如果你们真去了,只怕我现在回来看不到你们又得张罗着去找你们。”三人一听这话知道李知并没有生他们的气均哈哈大笑仿佛又回到从前。

    四人进了屋子坐下李知才有机会问道:“这么晚了你们从哪里回来的,怎么还带着伤。”钱小绍闻言停止了哼哼唧唧,不好意思的看了李治一眼。

    李知微笑着打趣道:“小绍今天没哭,半年不见长大了不少。” 欧阳浩和林当哈哈大笑,不过下一刻就转成了惨嚎。

    钱小绍不满看了李知道:“二哥就会取笑我。”正修炼的李知突然睁开眼睛,侧耳细听,一阵脚步声从远处走来。

    李知眉头微皱站起来迎来出去,只见三个人一瘸一拐的刚进院门,正是欧阳浩三人。三人一边走着一般愤愤不平的说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站在房门前站着个人。

    “怎么回事,被打了?”李知心中升起一股怒气,语气却平静的问道。先前因为看见李知回来高兴的忘了疼的欧阳浩趴在床上“哎呦”的叫着道:“老二你来说!”

    林当趴在床上小心的抬起头生怕触碰伤口,这才道:“老二你走了大半年不知道,四个月前大刀门突然偷袭了箭楼在凤仙郡的几个分舵,这几个月来双方相互争斗不休,总舵加强了防卫凡是没有出任务的留守弟子都得加入巡逻队。三个月前我们三个就被派去巡逻了,今天刚好轮到上半夜巡逻…哎呦受不了了,小绍你来说吧!”林当脖子酸来回动了一下不想触动到伤口疼的只叫。

    欧阳浩瞪着钱小绍恨铁不成钢道:“大家兄弟有什么需要吞吞吐吐的。”钱小绍被骂的索道一边,欧阳浩这才苦笑着对李知道:“老二你也别怪老二和老四没去找你,是我没让他们去的。我们有几斤几两你也清楚,当时看那么多武功远高于我们的内门师兄们都折损在山里,我就没让老三和老四去了。”

    林当和钱小绍都低着头不敢看李知。

    房间里居然没人,李知暗自奇怪,深更半夜的这些家伙会去哪里呢?想了一会想不出来他便不再想,拿盆打了水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坐在床上李知开始修炼勿忘诀。

    山谷之外的天地灵气极为淡薄,修炼起来很慢。不过这几天的修炼李知发现山谷中的灵气正在慢慢的消失,过不了多久只怕山谷中的灵气就会变得和外界一样了,这也是李知这么快离开山谷的原因之一。

    李知无语道:“数月不见而已,至于如此吗?”

    欧阳浩没说话只是围着李知转了一圈啧啧称奇,林当对李知道:“老二你不知,你走后一个月凌阳峰一位叫闵扬的师兄下山来寻找一位接过落凤山脉狩猎任务的外门弟子,听他描述外门就猜到你是,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外门不敢说,后来才知道他们在山中遇险时你救了他们,我们才敢说的。”

    钱小绍抢着道:“二哥你不知道,听闵扬师兄说你引开了虎群和狼群我们担心死了,大哥还筹划过进山找你呢!不过后来听说不少这次接了狩猎任务的内外门弟子折损严重,剑阁峰上传下门主令今年的狩猎任务取消,不准弟子进山,所以…所以…。”钱小绍性子依旧软弱,很多时候最怕的就是被忽视,他年龄最小很多时候大家都让着他,虽然被抢了话林当无所谓的笑了笑了。说到最后钱小绍害怕的看了欧阳浩一眼所以不出来了。“咦,老二你是时候回来的?”李知一开口三人这才发现门前站着的李知,欧阳浩高兴的叫道并一瘸一拐的小跑过来围着李知打量起来。

    钱小绍和林当也是满脸兴奋加快了脚步。

    等黑衣人带着那个女人离开李知才从树上下来。一声猫叫传来,李知抬头一看那只小猫还在那里,抬起手来想和它招声招呼,小猫像是受到惊吓轻轻一跃跳下树来钻进草丛中不见了。

    真是一只奇怪的猫,李知摇了摇头继续赶路。

    后面的路就比较平静了,为了避免和巡逻的弟子纠缠,他故意避开巡逻的队伍,悄悄的溜回山谷自己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