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初遇
    第二天一早,我便匆匆背起旅行包,告别了这个住了近两年的房子。到了大学门口,时间刚好是中午,太阳高照,四月的阳光虽然温暖,却阻挡不了夏天的来势汹汹。

    这是男人最喜欢的季节。

    我惬意的点上一支烟,继续耍流氓。

    迎着轻风,一条黑色短裙的背影突然进入了我的视线,裙下长腿白嫩纤细,毫无瑕疵,脚下近十厘米的高跟鞋,既性感又诱惑,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周围的风光显然已经不够级别,光这两条长腿就散发着让男人犯罪的气息。

    我赶紧用手堵住鼻子,面对突如其来的风光,鼻血不争气的就要往外流,但我的目光依旧坚定。

    我一个单身穷**,妹子的事早就不奢求了,看两眼总不为过吧,你穿的那么少,我没犯罪说明我根基稳定力强。

    正当我看的入神,黑色短裙转过身,迈起轻盈的步伐。

    一双**轻盈的摆动白嫩无瑕,纤细!

    一双高跟鞋“咯噔咯噔”的打着节奏,悦耳!

    长腿越走越近,在距离我眼前不到半米,突然停下来。

    咦?怎么不走了?

    我心里大惊,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夹着烟的手指都带着一丝颤抖。

    卧槽!被发现了!?

    我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向黑色短裙的主人,结果这一眼看的我心跳陡然加速。

    一袭浓密的秀发之下,是饱含冰霜的俏脸,大大的眼眸灵动之极,清澈似水,却带着怒意,鼻梁高挺而又小巧,樱唇轻咬,配合着脸上的酡红。

    我赶紧收起猥琐的目光,不敢再多看这张惹人犯罪的脸。

    “看够了没有,臭流氓!”

    美女一声大喊,我吓的一哆嗦,烟都掉了。

    “没。。。没有。”

    “什么!”

    操!这一紧张连话都不会说了,我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美女被我这一句话气的不轻,眼睛都要喷出火了,我立刻稳定心神。

    “美女,你别误会,我这是刚下车,坐在这休息等人呢,一会我朋友就过来,我往你那方向看是看看他来没来,不是在看。。。”

    结果我话还没说完呢,美女抬起胳膊照我脸上就是一拳,这一拳实在太突然了,我毫无准备,直接被打趴下了。

    卧槽!就算耍流氓你想打我,也应该是给一巴掌啊,你这照脸上一拳是什么套路。

    “你打我干什么,神经病啊。”我被打的有点委屈,说好的一巴掌呢,怎么变成拳头了。

    这句话刚说完,美女的火气更添三分,指着我骂道:“你个臭流氓!刚才你脑袋都要趴地上了,还说没看我!”

    这我才想起来,刚才为了看一眼,姿势确实有点猥琐,可那些都是下意识的动作,也不过几秒钟,虽然被她发现了,这人来人往的这么多人,穿短裙的姑娘更不再少数,她怎么反应就这么激烈,还给了我一拳。

    我看了看眼前这张带着怒容的俏脸,也算明白一点了,现在这女孩儿吧,长的稍微有点姿色,就装上高冷女神范儿了,**丝要是看她一眼,她就得“呵呵”**丝一脸,何况眼前这位高颜值美女,放在学校里最少也是个系花级别的,平时身边明里暗里的追求者,肯定不在少数,骨子里的傲娇野蛮劲更不能少,所以我这一**丝偷看她,她选择了用拳头“呵呵”我一脸了。

    我断定她傲娇野蛮的性格之后,心里嘿嘿一笑,今天我还真流氓到底了。

    “我坐了一上午车,累了坐在这休息,抻抻脖子,顺便看看我朋友来没来,你怎么确定我是在看你,不要以为自己长的漂亮就自以为是,比你漂亮的我见多了。”我站起身来,挑着眉毛看着她。

    “你还敢狡辩!”美女彻底被我激怒了,抬起胳膊就朝我打。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激怒她。

    偷窥被她发现我还在狡辩,已经让她很生气了,最后再来一记补刀,嘲讽一下她的长相,美女一向最自信的就是自己的长相,我这明显是占了便宜还嫌人丑的态度,她怎么能接受的了?

    一开始我们俩人的争执就引起一些路人的注意,这会儿她挥着拳头来打我,更是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这里本来就是大学门口,路过的都是大学生,对这种年轻男女的争吵总是充满好奇心,何况女主角还是个美女,足够吸引火力。

    我像个受气包似得,一声不吭的蹲在地上,任凭美女的拳头招呼我,只用胳膊护着头,眼看着争吵升级成了“暴力事件”,围观的大学生也是越来越多,他们都充满好奇的看着这位频频施暴,一脸怒气的美女。

    即使你再高冷再傲娇,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也会有些不好意思,美女打了我这么久,见我不反抗,怒气也平息了不少,对我说道:“还敢不承认,知道错了就马上给我道歉,这次我就放过你。”

    哟,气消了,傲娇劲却没少,刚才我看你打的挺使劲的,哪有放过我的意思,要不是我机智,引来足够多围观群众,你能这么简单的罢手?

    嘿嘿,你想罢手,我还不同意呢。

    我闪电般的抱住美女的长腿,跪在地上,一脸伤心的说道:“老婆,我知道错了,昨晚连夜赶回来就是求你原谅我,我知道不能陪在你身边让你很难过,你要是还生气,就接着打我吧,求你别和我分手。”

    演戏要趁早,你不按套路打我,那我也不能按套路出牌了,既然围观群众想看热闹听故事,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故事。

    美女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慌了手脚,瞪着大大的眼睛,一脸震惊,小手慌乱的推着我。

    “你!你胡说什么!你个臭流氓,赶紧起来,别抱着我!”

    “对,我是流氓,曾经你对我说过,伟大爱情的开始,总归有一个人先耍流氓,以前是我太傻,不懂这句话,没好好珍惜你,现在就让我当你的流氓吧。”说完我一脸深情的看着她。

    这一番浪漫又不失文艺的表白,引起了周围人的小声议论。

    “这不是学姐吗?原来她有男朋友啊。”

    “是啊,她男朋友看起来挺老实的,学姐怎么对他那么凶。”

    人民群众总会支持弱势的一方,我本来长的就白,又是个文艺**丝,看着完全是个文弱书生,这会我又是挨打又是下跪的祈求“女朋友”,已经博得了观众的好感,恩,这场戏我给自己打满分。

    “谁是你女朋友!你快松手,我要走了!”美女的语气有些软了,因为围观群众有不少人认出她了,明显她不想再被人误会。

    这么个美女,在学校里肯定备受瞩目,有人认出来也不奇怪。

    我抬头看着这张俏脸,羞愤中带着一丝慌乱,现在主动权已经在我手里了,能是你想走就走的吗?

    “你想去哪,又是去找他?你就是因为他才不理我的吗!”

    我这一句话引起了不少骚动。

    “我听说管理系的那人在追学姐,难道是真的?”

    “听说还是个帅哥呢。”

    呵呵,我就随便那么一说,美女有人追太正常了,还真有人出来背锅。

    眼看着美女被气的又要发作,我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她,不给她任何反应和挣扎的机会,双手紧紧的扣住,趴在她耳边说道:“想不想马上就走。”

    “混蛋!你想干嘛!”说着她的双手还在用力推着我。

    这一抱也吊起了围观群众的情绪,看热闹的就不怕事儿多。

    “想走,就听我的,一会我抱着你离开人群,好好配合,把戏演完。”

    “滚!我想怎么走,用不着你。”说完美女用手掐着我的手臂,我忍着疼痛没叫出声。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当着众人的面亲你,没人认为我是耍流氓,你选哪个不用我多说了。”我威胁的说道。

    观众看见的只是一对小情侣的争吵,她没得选择。

    “你无耻!啊~”

    没等她说完,我立刻将美女拦腰抱起,没给她思考的机会。

    一个标准的公主抱,美女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用双手挡住了脸。

    真软啊,我的双手不自觉的捏了一下,感觉要捏出水了,美女朝我胸口打了一拳,低声说道:“快走!流氓!”“滚!”

    下一步的生活算是有着落了,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口饭吗,我一个单身狗,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见我语气失落,小胖便安慰道:“火炉哥,别太难过,这也不能怪你,那老板娘虽然漂亮,毕竟是别人的老婆,我知道你好这口,我大学门口一个咖啡店这几天招人,老板和我挺熟的,我已经替你打好招呼了,你来我大学这工作,还有机会认识学校里的美女,解决你这单身狗的需求,毕竟是女大学生,招牌响亮。”

    卧槽,什么叫招牌响亮。

    小胖是想直接解决我现在的两大困境。“火炉哥,我再问你个事。”

    “说。”

    “你真把那老板娘给睡了?”老板在香海镇有点影响力,得罪了老板,我一个没学历的**丝算是自寻死路了,小胖的一个电话救了我。

    于小胖是我的房东,在a市读大学,在房价还没飞涨的几年前,他父母颇具远见的买下了这栋房子,也许是年龄相仿的原因,小胖是我在香海镇唯一的朋友。

    “火炉哥,听说你失业了”穷逼,单身狗。

    反正在香海镇也混不下去了,就这么决定了。

    公交车事件,被小胖录了下来传到了网上,还起个名字叫火炉哥,我鼻血狂喷,流进美女胸口的镜头,直接被顶到了视频网站的首页,火炉哥的称号也是“一战成名”。

    一不小心,我也成了网络上的各种“哥”。

    老板娘是个三十出头的美少妇,对我的工作态度很满意,工资水平也是直奔小康,正打算升值、加薪、出任总经理、调戏老板娘呢,我被老板打了一顿开除了,仅仅是因为我抱了一下老板娘。

    呵呵,抱一下至于打我吗,公主抱很过分吗?

    当时我就感觉心跳加速方寸大乱,鼻血顺流而下,染红对方胸前一片,美女大怒,直接赏了我一记撩阴腿。

    之后整整两天,疼的我连撒尿都不敢站着。

    这件事至今我都不敢回忆第二次,每想起那一记撩阴腿,裤裆里总是感觉凉嗖嗖的。刚认识的时候,于小胖还是会叫我大名的。

    有一次和他坐公交车,碰到下班高峰期,人多拥挤,和我面对面紧贴着站了一个戴墨镜的美女,胸前呼之欲出,让人不敢直视。

    我失业了。

    我叫林小暖,原本在香海镇的一家餐厅做个小主管。

    平日里主要工作,就是给老板娘捶捶肩揉揉腿,谈谈人生说说理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