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别丢我手艺
    我回头,她面色平静不起波澜,让我猜不透。

    你一个专业弹琴的,让我一个门外汉评头论足?

    “好听!真好听!”我一脸憨笑的看着她,就差把傻逼俩字写脸上了。

    赶紧让我走吧,美女,我还有外卖要送呢。

    “你能站在门外听这么久,应该挺懂琴的吧。”

    夏心语柔声细语,勾人心神,一双迷人的杏眼看得我很不自在。

    还不让我走?不怕我忍不住,在琴房里把你就地正法了?

    “我粗人一个,来送外卖的,我该走了,不打扰你了。”

    “外卖是我叫的。”

    我抬头一看,果然是电话里说的房间号码,我把手里外卖交给她,收钱,走人,毫不犹豫。

    “你叫什么名字?”

    远远的听到夏心语的声音,我已经小跑到了楼梯口,那道白衣倩影已经走回了琴房,我暗舒一口气,不愧是搞音乐的,不仅对声音敏感,耳朵还挺灵。

    走出教学楼,看见美女心情舒畅,蹬起我的三手自行车虎虎生风,转弯时候还不忘秀一下车技,自行车漂移,听着轮胎与地面的摩擦,我微微一笑,自行车硬被咱骑出了玛莎拉蒂的风情。

    结果我这逼还没装完呢,背后一阵狂风,一辆真玛莎拉蒂瞬间把我超过了,风吹的我重心不稳,差点撞树上,大大的粪叉子标志,好像在对我竖着中指。

    我狠狠的回了一个中指,奋起直追,车链子差点没蹬掉,终于在十字路口追上了这辆玛莎拉蒂,哥也让你感受一下被超车的感觉,还是被自行车超车!

    玛莎拉蒂缓缓停在了路边,超过的一瞬间,我回头撇下一个记蔑视的眼神,宣告**丝逆袭。

    可回头的一瞬间,我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副驾驶上。

    学姐戴安妮?

    虽然我和她只见过两次,可这两次的经历都太奇葩了,一次被她打,一次和她换衣服。女神那件衣服我都没扔,洗干净之后,被我珍藏了。

    想想我还真**丝,超车就真能逆袭吗,现在女神已经坐在了富二代的车里,说不定富二代还珍藏了女神的那条黑色丁字裤呢,我留这件衣服算个屁,打飞机都不够灵感。

    我没再多看那辆玛莎拉蒂,因为我的心已经被那个粪叉子狠狠的竖了中指。

    回到店里,看见兼职的几个小丫头都来了,平时因为上课她们来的时间并不多,但是我对她们的印象都不错,衣着朴素眼神清澈,想法天真始终是稚气未脱,也许是心态老了吧,我越来越喜欢和天真的人打交道,既走心又省心。

    所以,作为这几个小丫头的上司,我总是无微不至的调戏着她们。短短一周,我已经和店里的年轻少女打成一片,我常常自吹是她们的“知心哥哥”,她们却说我是“大众闺蜜”。

    中午的时候,本来想请这几个小丫头一起去吃饭的,小胖先把我叫走了。

    “胖子,周末不去约女孩看电影,找我什么事,天阳和刘俊呢?”我边吃边问他,那俩货真有约会了?

    “别提了,他俩昨晚去网吧玩了一晚上,现在还睡觉呢。”

    小胖大口吃着,看来他今天心情还不错。

    “你们寝室的风气太差,一群单身狗不思进取,现在我来了,你得给他们开个好头,别丢我手艺。”

    长时间住在一起的人就是一个小团体,会有个群居影响,小胖的寝室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大家都单身谁都不着急,平时也是几个大男人结伴上课吃饭,不孤独,假如有一个突然脱单了,这个玩耍的团体就不牢靠了,玩起来也不热闹,总会少一个人出去约会,心里羡慕嫉妒,那么,剩下的单身室友,要么通过室友女朋友认识其他女孩,要么鼓起勇气和聊的暧昧的女孩表白,也会顺着纷纷脱单。最后就会合家团圆,纷纷带着女朋友聚在一起,成为新的团体。

    显然,我要带着小胖打破他单身狗的群居生活。

    “放心火炉哥,我已经找到新的目标了,找你出来就是让你帮我想办法的。”小胖说话的眼神都闪烁着光芒。

    有出息,怪不得心情这么好。整个中午我都在为小胖尽心尽力的出谋划策,对方是一个舞蹈系的女孩,跟小胖在选修课上认识的,俩人想谈甚欢,都喜欢看恐怖片,下课之后互留了电话,这女孩和萱萱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所以我对他进行一番彻底的洗脑,摒弃以前追求萱萱的方式。

    小胖听完我的指点之后,一脸欣喜的说:“火炉哥!你是不是就靠这招拿下老板娘的!”

    “去你大爷的!”我不敢再多嘴,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你觉得我弹的怎么样?”

    只能硬着头皮和人家道歉了。

    虚掩的门被轻轻打开,一位白衣美女站在了我面前,眉目如画,神色清冷,肤白如雪,却缺少一层血色,气质绝尘,好似画中仙子,让人不敢靠近。

    她正是夏心语。“刚刚是你在门外吗?”

    夏心语见我不说话,皱起了细长的柳眉,额头上还有一丝汗珠,刚刚这一曲让她弹的很吃力。

    我回过神,一脸歉意的对她说:“不好意思,你弹的太好了,我一时听的入神,没管住嘴,打扰你练琴了,非常抱歉,我马上就走。”按照房间号码,我走到了三楼,三楼是民乐系的琴房,大概是周末没有课,有学生早早来练琴,叫的外卖。

    顺着长长的走廊,一间一间的对着号码,看到我头昏眼花,忽然琴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抬起头,旁边的一间琴房虚掩着门,琴声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我走近房门侧耳倾听,清晰的听到一阵阵古筝响起。琴声刚劲有力,节奏激烈,阵阵入耳,听我头皮发麻热血沸腾,曲声带着一股穿云破雾之式,大气磅礴,我闭上双眼仿佛置身云霄,俾睨天下,**处突然悲鸣四起,痛彻天际,可我的心却像被紧紧锁住了一样,有痛难言。没想到弹琴的人竟然是夏心语,更想不到的是,看似安静优雅的夏心语,竟能弹奏出如此雄浑悲怆的曲子。

    心里想到这些,我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一动不动。

    是个女孩?我心中暗暗佩服,这么激烈的曲子,男人弹都需要一定指力,何况一个女孩。

    我站在门口,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么长个走廊,想跑是来不及了。想装路过的,走廊里就我一个人,除了我还能是谁偷听。

    回到咖啡店,来不及休息,又提着外卖奔教学楼去了,这大周末的,宾馆叫外卖我就忍了,教学楼也上课?这迷宫教学楼我一进就眼晕。

    我按照所给地址找到了民乐系的教学楼,工作一周了,民乐系的教学楼还没来过,我生怕再迷路,直接打电话给对方,问清楚教室,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声音轻柔,听的我心里痒痒的,一定是个美女。

    “九霄凤鸣曲!?”

    “谁?”琴声戛然而止。

    我震惊的脱口而出,惊动了房间里的人,屋内传来了一声轻柔的质问。好熟悉的感觉!

    穿云三千里,悲鸣九重天!这是?

    送外卖,我最不想去三个地方,第一,男生寝室,倒霉点遇上不讲卫生的,一进屋简直就是生化实验室。第二,教学楼,这北海大学教学楼跟迷宫是的,送晚了学生还不耐烦。第三个就是宾馆,总有那些“不懂事”的情侣,开房还不忘给你叫去秀你一脸恩爱,可偏偏周末宾馆活儿是最多的。

    一大早,我就被迫送了四份宾馆的外卖,其中一份还是个女的开门,直接穿着三点式,脸不红心不跳的,把我吓的钱差点忘拿了。

    转身那女的还偷笑我,妈的,你当老子怕你啊,要都是女的开门,我以后送一赠一,把我也送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