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睡了七年
    楼道宽敞,教室不多,是少有让我没迷路的教学楼。我按照地址走到二楼,这个楼层很有特点,双号的是大教室门号,单号的都是小教室门号,找到了门号203,我拿起电话准备叫对方出来接奶昔,可电话却是通话中,我犹豫要不要敲门,如果里面在上课怎么办。

    我爬在门上,想听听里面是不是在上课。

    “我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有人?还是个女孩,应该是她叫的奶昔了。

    “好,你承认就好,以后滚远点,别来见我了!”

    里面只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带着怒气,是在打电话?和男朋友吵架了?

    我管你吵不吵架的,你们情侣吵架,不过是变相的对我这只单身狗秀恩爱,老子顶着大太阳就给你送一杯十块钱奶昔,还得站门口等你秀完恩爱,我他么招谁惹谁了。

    一想到这些我电话都不想打了,直接敲门,准备推门而入,收钱走人。

    “进来吧。”女孩的声音很悦耳,可我没那心情,毫不客气的推门而入。

    开门的瞬间,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我两腿一软,差点没站住。

    一个玲珑有致的性感背影冲击着我的视线,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紧身裤,勾勒出诱人的曲线,紧致的翘臀迎面对着我,隐约能看到内裤的痕迹,秀发高高盘起,上半身却只穿了一件黑色蕾丝内衣,背部大片雪白的肌肤直接暴露在我眼前,黑白相间,画面感太强,看的我血液翻涌,这女孩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好!

    不对啊!这不是教室?

    我扫视了一遍屋子,房间不大,四周整齐的摆着衣柜,女孩背对着我,站在一个高高的凳子上,从柜子的高处拿东西。

    我恍然大悟!这他么是一间女生更衣室啊!我竟然就这么**裸的走进来了,对方还没发现!

    站在原地我有点不知所措,退出去又舍不得这风景,眼睛始终盯着面前白花花的一片。

    “怎么来的这么慢。”女孩说着却根本没有回头的打算。

    卧槽!她知道我是来送外卖的?

    这我怎么办,我这一开口就得出事啊,搞不好再因为耍流氓把学校保安招来,我长十张嘴也说不清啊。

    在我犹豫间,对面的女孩缓缓转过头,吓得我顿时向后退了两步,可转过来的一瞬间,四目相对,我俩都傻眼了。

    一双灵动有神的大眼睛,震惊的看着我,漂亮的睫毛随着双眼上下摆动,俏皮又活波,粉嫩小巧的樱唇半张开,透着诱人的气息。

    我瞪着双眼不敢呼吸,因为这张脸美得惊心动魄,我印象太深刻了,这不就是女神戴安妮吗!

    戴安妮同样震惊的看着我,小嘴微张,竟然忘记自己单薄的上身。

    她做梦也没想到,在更衣室里还能遇见我。

    我俩震惊的看着对方,房间陷入一片死寂,画面静止在这尴尬的时刻。

    “啊~”几秒之后戴安妮突然大喊,慌乱的捂着胸前,两团饱满的玉兔都被挤的变形了,真他么壮观!

    我被这声大喊吓了一跳,可眼睛却离不开这诱人的画面了。不愧是学校女神,这身材去当内衣模特都是一流的。

    香艳的场面让我鼻子有点腥热,我暗叫不好,赶紧堵住鼻子。

    “流氓!你不许看!快出去!”戴安妮被我不客气的眼神看得面色绯红,眼睛不敢和我对视。

    我把奶昔放在一旁桌子上,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准备退出房间,却看见戴安妮因为慌乱脚下不稳,从凳子上滑落。

    这凳子有点高,要是摔地上肯定得摔伤。

    我迅速反应过来,大步跑向戴安妮,我双脚用力蹬地,直接扑向地面,任凭戴安妮摔在我的身上。

    女神,我可又救了你一次。

    “哎呦!”我和戴安妮同时发出两声痛喊。

    其实更疼的人是我啊,就算戴安妮身材苗条,这么直接摔在我身上,还是有些吃痛,落下的一瞬间,我脑后直接磕在地面上了,更是疼的两眼发昏。

    “好疼啊。”女神娇柔的声音传来,我感觉有两团柔软压在胸前,心里一阵舒爽。

    我缓缓的直起上身,双手向后撑着地面,戴安妮坐在我身上,一只小手无力的扶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摸着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看来是摔的不轻。今天不是周末,时间又是上午,不用想肯定是送到迷宫教学楼的,有时间真得让小胖给我补补课,了解下他们各个教学楼的地形,送晚了总让这帮学生不满意,投诉我怎么办。

    一杯十块钱的奶昔,我就得顶着烈日骑车五分钟,阳光很毒,烤的我心情烦躁,直到我走进宽敞阴凉的教学楼才有所缓解,这座教学楼我倒是从来没来过,每层楼只有几间教室门,这应该是空间很大的那种教室吧。

    穆尘风听了我的“歪理”先是一脸错愕,然后瞪着双眼好像顿悟了一样,突然放声大笑,肆无忌惮,可这笑声还带着苦味。

    使劲笑吧爷们,不敢哭着发泄,那就笑个痛快。

    这时候萱萱喊我有外卖要送,和穆总还没聊到老板呢,我有点不想走。我立刻摆出笑脸说道:“那以后就叫你风哥了,我平时工作忙,有时间风哥常来坐坐。”

    我这个**丝能认识穆尘风这样的总经理,求之不得,离开之前我和他互留了电话,虽然没打听到老板的消息,却也是意外收获,老板不是一个月才能回来吗,细水长流慢慢来。

    我拿起外卖看了一眼,就是一杯冰奶昔,还他么是小杯的,这也要我亲自送一趟?“可爱情终究敌不过现实,一年前我们分手了,可这七年的感情就像一个影子,跟随我生活的每个角落,到处都是我们两人的回忆,我躲不开,忘不了。”

    人们对感情的执念,即使你将来结婚生子满头白发了,也会偶尔在脑海中闪过一些曾经的片段,或是甜蜜,或是遗憾,这些执念是你死后唯一能带走的东西。

    “她曾经说过,这辈子只认定我一个男人,可昨天她却告诉我,她要嫁人了,一年了,我以为再听到她的消息,不会那么难过,可她这个消息实在太残忍了,我控制不住,就来这里了,原来我始终是放不下她。”说完他脸色露出一丝苦笑。“林小暖,你很有意思,别叫我穆总了,叫名字就好了。”

    这是交朋友的节奏了?歪打正着了?

    但我实在不愿意看穆尘风满脸的苦大仇深,这还是正义满满的穆总吗。

    我忍不住开口:“穆总,睡了别人老婆七年,放过人家吧,都不容易啊!”

    “我跟她在一起七年了,她最喜欢这家店的情人咖啡,每周我都会陪她来喝一次,那时候我以为,我会陪她喝一辈子。”穆尘风端详着咖啡,满眼都是苦涩的回忆。

    要不怎么叫情人咖啡呢,俩人要真能喝一辈子就该叫夫妻咖啡了。

    她亲自告诉穆尘风这个消息,就是要让他难过,让他放不下。相恋七年的痴男怨女,告诉对方要嫁人了,分明就是告诉他我在恨你,却忘不了你。

    两人分手的原因穆尘风没有说明,只是一句现实带过,问题就在这里,因为现实原因谁负了谁呢?

    这个狗血的话题我不想多猜测,你不说我不问,把我当个陌生人倾述就好了,听故事就要听的有礼貌。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想思之切,怨恨之深。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道伤疤,这道伤疤叫做前女友。

    穆尘风轻轻的叹了口气,默认了我的猜测。他喝了一口咖啡,没急着下咽,而是闭上双眼,静静的品尝。

    我知道,故事即将娓娓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