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客厅的“战役”
    我转身准备退出卧室,戴安妮却突然喊住我。

    “衣服脏了,我怎么穿啊。”

    我拿起她的白色t恤,发现上面还有点呕吐的痕迹,谁吐的?家里根本没发现哪里被吐过了,靠,昨晚我和戴安妮的回家经过注定是个未解之谜。

    我跟她说,帮她把衣服洗了,等干了就能穿了。

    “那我就要一直待在被窝里等着吗?我才不要呢,你快想办法!”

    她傲娇的说道。

    没办法了,我打开衣柜,打算找一件我的衣服,让她暂时穿上,女神又要穿我的衣服了。

    哎?

    上次和女神换衣服的时候,她那件t恤还在我这啊。

    我从衣柜最里面翻出了那件衣服,送到她面前。

    她疑惑的看着衣服,突然恍然大悟,她想起这件衣服的来历了。

    “臭流氓,上次让你丢了,你怎么还留着她,衣服我收回了,以后不准私自藏我的东西。”

    戴安妮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想起那天换衣服的场景,又忍不住温柔的笑了。

    是啊,我和学姐似乎走到了一个缘分的怪圈里,几次巧合的相遇,奇葩的经历,这件衣服时隔半个月,又莫名的回到了她身上,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愈加奇妙。

    一件衣服,让两个人的心里泛起了不同的心思。

    我坐在客厅里,想着是不是该给女神准备一顿早餐,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戴安妮光着小脚丫急匆匆的跑进了卫生间,接着就听到了一阵呕吐的声音。

    我立刻冲进卫生间,却看见戴安妮吐得气喘嘘嘘,脸色惨白。

    “头好痛,有点恶心。”

    我轻轻拍着她后背,问她是不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她无力的点点头。

    “你第一次喝这么多,胃肯定会受不了刺激,酒精消化不了,吐出来就好了,一会你洗个澡,我去你给熬点清粥。”

    在厨房忙碌了一会,戴安妮洗完澡,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我把粥端到她面前,她晃着小脑袋不想吃。

    “头还疼吗,我帮你按一按吧。”

    她并没有拒绝,大概是吐的没力气了,惨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湿漉漉的头发粘连在耳后,显得无精打采。

    其实我的头也一直在疼,昨晚的洋酒绝对有问题。

    我一只手按住她脑后的风池穴,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太阳穴,轻轻揉按,戴安妮紧皱的眉头也跟着慢慢的舒展开,呼吸也变得平稳,几分钟之后,她沉沉睡了。

    从卧室拿出被子盖在她身上,我便下楼去超市买了点葡萄和西红柿,醉酒第二天反胃恶心,吃这两样东西很有效果,我每次喝醉,于晓婉都会让我吃,我受用至今。

    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房东的电话,因为两个星期已经到了,我之前联系过他续租的事,和他定在周日见面,今天正好也是我休息。

    小胖说,房东不是本地人,以前萱萱的房租都是直接汇款给他,谁都没见过房东本人。

    我很好奇,这么好的房子,无论是面积还是位置都是大学城附近的高级住宅,装修的还那么精致,为什么不自己住,要租出去呢,难道是传说中的房二代?

    回到家,戴安妮还在沙发上安详的睡着,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身边生怕惊醒她。

    清晨的阳光洒满房间,深栗色的长发泛起迷人的光泽,包裹着她小巧的脸蛋,戴安妮的脸很小,却有一双灵动有神的大眼睛,这种脸型俗称巴掌脸,这是最可人最惹人爱的一种脸型,几乎可以搭配任何发型,戴安妮选择了最简单的披肩长发,却丝毫不影响她女神的容颜,谁让人家长的漂亮呢。

    我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她的手指纤细修长,握在手里舍不得放手。

    她惨白的小脸恢复了血色,薄薄的嘴唇娇艳欲滴,吐息着阵阵醉人的气息,勾人心神。

    靠,不能再看了,女神处处都在惹人犯罪,连睡觉的姿态都让人心神不宁。

    可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在慢慢靠近,终于忍不住,如蜻蜓点水般吻住了她的双唇,她的小手微微动了一下,我却失去理智,轻吻逐渐变得缠绵,双手抚着她的腰身向上寻觅,想要更多。

    就在我马上要寻觅到山峰的时候,卧室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吓得我瞬间收起动作,恢复冷静,后退一步和女神保持距离,还好她没有发现。

    卧槽,哥马上就要得手了,谁他么打的电话,登个山我容易吗。

    戴安妮懒懒的睁开双眼,打着哈欠,一脸茫然看着我说:“是我的电话,帮我拿过来吧。”

    我一肚子窝火,进卧室拿起电话,看见来电的名字是婷婷。

    “婷婷,我刚睡醒,没听见你电话。”

    我一边洗着葡萄,一边偷听戴安妮的电话,竟然是方婷打过来的,嘿嘿,学姐你该怎么解释啊,反正已经坦诚相见了,要不然就从了我吧。

    “没有,你别乱说,我。。。我自己在宾馆呢,有点难受,休息一会就回去了。”

    戴安妮说话有点犹豫,我发现她不太擅长说谎。

    我洗完葡萄送到她面前,却听见电话里方婷的声音:“安妮,我感觉你和他的关系不一般,跟我说实话,昨晚你们两个是不是睡在一起了。”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戴安妮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流氓,无耻下流,天天想着占我便宜,我见到他就想打死他。”

    她对着方婷说,话却是在骂我。“流氓,我不想和你说话!昨晚的事,你跟谁都不许提!”

    戴安妮红着脸,说完直接把脑袋躲进了被子里。

    我是在这里把戴安妮的上身脱了?还是她自己脱的?

    “臭流氓,你找到我衣服没有。”

    卧室里戴安妮有点焦急。戴安妮蜷缩在被窝里,探出半个小脑袋,含羞带怯的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抓住衣服拖进被子里。

    女神发现衣服都丢在客厅里,是不是也在脑补昨晚的画面?看着她害羞的举动,我又忍不住想调戏她。

    “学姐,你的衣服怎么丢在客厅了?”我对着门回问她。

    “我。。。我上身的衣服都不见了!”

    啥?内衣也不见了?“找到了,学姐,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我拿起衣服,又深深的闻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把衣服送进屋内。

    昨晚在醉到断片儿的情况下,我绝对没和女神进行过深入交流,我的身体我是了解的,于晓婉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我每次醉到断片儿的时候,她都会陪在我身边照顾我一晚上,第二天她还嘲笑我,喝醉就成萎男了。

    但是就算没有深入交流,在躺在床上之前,客厅的“战况”是何其的激烈,女神都把衣服丢在这了,我不自觉的开始脑补昨晚在客厅里的画面了。

    屋内传来戴安妮羞愤的责骂。

    “什么,衣服不见了?”

    这应该是和屋里那件小蕾丝配套的吧,我颤抖的握在手里,呆若木鸡。

    卧槽!

    昨晚在客厅里又发生了什么!刚才在卧室里确实没看见女神上身的贴身衣物,我靠,昨晚的战场不光是在卧室里?

    我疑惑的看向四周,却在沙发的角落里,发现一抹粉红色,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件已经脏了的白色t恤。

    我回味着和学姐的四次相遇,老天真是待我不薄。

    把女神带回家,而且还是坦诚相见,以后在流氓界的同行面前,我是不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臭流氓!你把我衣服放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