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一抹柔情
    回到店里,萱萱执意让我休息半天,我却因为戴安妮那一抹柔情的目光,精神亢奋,身上的酸痛都变成了力量,坚持留在岗位。

    中午的时候,小萝莉又自己一个人来了,她是我们店里甜品的最大粉丝,每次她来,店里的小丫头都会围在她身边逗她,小萝莉爱吃甜食嘴也很甜,她可爱又有礼貌,一口一个姐姐真漂亮,小店员被逗开心了,偶尔还会母性大发,一边喂着她吃,一边给她擦嘴,这个小萝莉可是我们店里的小明星。

    今天她穿了一身白色的公主裙,脚下却踩着一双可爱的小拖鞋,一进店里就啪嗒啪嗒的敲着地面,让人想笑。

    孩子,谁教你这么穿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小萝莉年龄并不大,从身高来看最多十二三岁,这是标准的萝莉年龄,她还是个未成年,长得清纯又可爱,可每次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来,我很担心她会不会被怪蜀黍跟踪啊,她父母这么放心吗。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坐到她面前,主动问她。

    “哥哥,我叫周若琳,你叫我若若吧。”

    她嘴里吃着蛋糕,脸蛋鼓鼓的,含糊不清的说出她的名字。

    “若若真可爱,哥哥送你一杯果汁。”

    我把芒果汁放到了她面前。

    “我要吃木瓜!”

    “木瓜没有芒果甜啊。”

    “我哥哥总说我胸小,没他同学的大,我要吃木瓜!”

    “行,我请你吃木瓜!”

    我去后厨切一个木瓜送给小萝莉。

    年纪这么小就有一颗积极向大的上进心,孺子可教。

    小萝莉穿的吊带裙,露出了雪白的小肩膀,她的胸已经有点发育了,年纪这么小算是早熟,何况她还有一颗积极向大的心,将来胸途不可限量。

    流氓就要有长远的目光,因为漂亮的女人都嫁给事业有成的大叔了,我们**丝未来的老婆,还在幼儿园呢。

    小萝莉长得水灵又可爱,是个美人胚子,一身公主裙做工精致得体,价格绝对不便宜,脖子上戴了一块玉佩,玉佩上雕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雕工精致圆润,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她这一身打扮一定是哪个富人家的小公主。

    小萝莉,你妈妈来没,我急切的想见见我未来的丈母娘。

    “哥哥,你脸色好难看,我看得害怕,吃不下了。”

    她嘟着嘴,竟然是一脸的嫌弃。

    熊孩子!我脸上又没有屎,影响你食欲吗?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白面小生都变成白面尸体了,得照照镜子看看。

    我转身刚走,小萝莉又开心的大口吃着蛋糕。

    靠,熊孩子真的是在嫌弃我!此仇不报非流氓!

    我跟萱萱借了镜子,镜子里的我,果然脸色很难看,本来我长的就白,现在脸色更是毫无血色,看起来真的很像死人。

    小萝莉吃完蛋糕,啪嗒啪嗒的踩着小拖鞋走到柜台,她点起脚,露出半个小脑袋,手里拿着五十块钱,楚楚可怜的对我说:“哥哥,我只带了五十块钱,还差一块钱下次给你好不好。”

    “你叫我一声帅哥,一块钱就不收你了。”

    我轻轻的摸着她的小脑袋,熊孩子,刚才不还嫌弃我吗。

    她撅着小嘴一脸为难,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久,最后无奈的摇摇头,从兜里又掏出了一块钱,放到我手里,啪嗒啪嗒的跑出去了。

    卧槽!叫我一声帅哥很难吗!

    小萝莉!你。。。

    我握着手里的硬币,感觉要吐血了,我特么竟然被一个熊孩子深深的鄙视了。

    小萝莉,你别跑,哥要用我的大棒子打哭你!

    “小暖哥,谁把你气成这样啊。”

    “熊孩子,就那个叫若若的熊孩子,我,我要打死他。”

    我喘着粗气,颤抖的握着手里的硬币。

    “若若多可爱呀,你干嘛要打人家,是不是你看人家小萝莉漂亮,又忍不住调戏她了。”

    “我才没有呢,她想吃木瓜,我还给她切了几块,谁知道这熊孩子鬼头鬼脑的。”

    “若若可聪明了,有时候大人都说不过她,看来我们聪明机智的副店长也吃败仗了。”

    小萝莉,你下次再来我要请你吃芥末蛋糕!

    我看时间快到一点了,夏心语应该快来了,赶紧看看那天她写的是什么。

    “小暖哥,你中午没吃东西吧,是不是没胃口,我这有点水果,给你。”

    萱萱洗好苹果递给我。

    “小丫头片子,哥平时没白疼你。”

    “谁是丫头片子,吃你的水果吧。”

    “你就是啊,瘦的叫丫头片子,胖的叫丫头块子。”

    每本留言册我都留了记号,放在不同的座位,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座位习惯,夏心语和穆尘风都喜欢靠窗的位置。

    夏花盈娇艳东桥,

    逢卿赏花对月聊。

    心问花好奴颜好?

    语叹不如花窈窕。

    这是我上次留给夏心语的诗,她看懂了,留的又是什么,我急切的打开留言册,因为时间不多了。

    夏心语在我坑坑洼洼的字迹下,留下了四行娟秀的小字。

    白面儒生醉花前,

    痴笑郎君伴花眠。

    去问花好奴颜好?

    死花焉能胜佳颜!

    读完夏心语的诗,我顿时感觉受了内伤。。。

    白痴去死!???“臭流氓!谁关心你了,你早点死才好呢!”

    远远的听见戴安妮的一句咒骂,我却觉得心里暖暖的。

    哎呀,你们寝室都是一个套路啊,用拳头说话。

    “我哪敢欺负学姐,你不知道她打我的时候下手有多重,那可真是往死里打啊。”

    我乖乖的示弱。“好了,你们俩也别闹了,小白脸,快回去休息吧,这可是安妮的命令。”

    “好,不打扰你们上课了,谢谢学姐关心。”

    我不忘客套一句,转身离开了。其实被女神这么一说,我确实想听她的话,只不过脚下有点沉重,眼睛也不听使唤,戴安妮穿上紧身舞蹈服实在是太惹眼了,女神的糖衣炮弹,我从来都抵挡不了。

    曲线玲珑,凹凸有致,高开叉的紧身连衣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纤细的蜂腰,傲人的上围,穿着白色筒袜美腿笔直而修长,处处都在刺激着男人的视觉。

    纤细的腰身和丰满的上围,在视觉上是一种强烈的反差,也是曲线完美的象征。学姐,这局算你赢了,谁让你有帮手呢。

    “你活该,要不是你皮糙肉厚,我早就打死你了!”

    方婷被逗得笑开了眉眼,她把戴安妮护在身后,对我嗔怪的说道:“林小暖,你比安妮说得还要坏,以后可不准欺负安妮啊,否则我就收拾你。”

    说完她还对我晃了晃小拳头。

    她佯装厌恶,我却捕捉到了她眼里的一抹柔情。

    学姐,你到底是烦我还是关心我,这语气也太傲娇了。

    “你!你不许看我!都要死了还想着占我便宜!”

    戴安妮发现了我猥琐的眼神,立刻躲到方婷身后,探出小脑袋,羞愤难当的指责我。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认识的人面前,对女神耍流氓,按照正常情况,女神就算不打我,也得伸手掐我,可今天女神竟然没有出手。女神,你身上的肉都长胸上了吧。

    我的视线从蜂腰又扫视到了高开叉的部位,若有所思,穿这种舞蹈服是不是不能穿内裤啊?

    戴安妮被我气的终于走出了门后,挥拳想打我,却没有出手,她眼神奇怪的看着我,脸上的怒气甚至也消了几分。

    我今天的脸色真的很差吗?

    “我命令你现在就回去休息,脸色跟要死了一样,真难看,我今天不想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