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探病还是诱惑?
    下班之后,萱萱不忘关心的提醒我。

    “知道我是单身狗,还不给我介绍个女朋友?以后有个小灾小病的还能有个人照顾我。”

    “你不是在追戴安妮吗?她都被你约出来了,你们两个没下文了?”

    当然有下文,我和女神都睡过了。

    可我约她出来也不是追她啊,完全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想占便宜,萱萱你认识我的时间也不短了,还不知道我的职业习惯吗。

    晚上回到家里,只吃了点清淡的面条,我想起房东临走时候对我说的话,我脸上气血不对,靠,还真被他说中了,昨天说完,今天我就感觉不舒服。

    你到底是算命的还是看病的,说得这么准。

    不过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我有点奇怪,我的身体我是了解的,在香海镇的两年,都没得过什么病,即使是感冒发烧也只有一次,现在淋一次雨就能生病?

    不对呀,房东说我气血有问题的时候,还没淋雨呢!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慌了,那个傻逼怎么还不来找我。

    第二天,我还是没起来床,浑身酸痛,看来真的是感冒,我给萱萱打了电话请假,萱萱在电话里很关心我,嘱咐我吃什么药才能有效果,还说要下班来看我。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萱萱一个人在a市工作多年,她知道这种无亲无故独自漂泊是什么心情。

    躺在床上,我沉沉睡了,梦里我好像又回到了香海镇,梦到于晓婉陪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让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她像一个妻子一样在照顾我生活的全部,这场戏她演得太逼真,以至于离开她之后,我迷失了好久,犹豫了好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如果当初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选择了和她结婚,那婚后的幸福生活,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场戏能演到最后吗?

    我以为上次见到于晓婉之后,对于她我已经释然了,可我始终还在梦见了,在我生病的时候想念她了。

    想念她的聪明知性,想念她的温柔大方,想念她在我身边的每个日日夜夜。

    在梦中我好像又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这道倩影还保留在十七岁,曾经十七岁的她,现在还好吗?

    一阵门铃的叮咚声,把我从睡梦中拖醒,我惊得一身冷汗,这个梦太沉溺,沉溺在过去总会让人无法自拔。

    我打开门,却看见了小胖和方婷站在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今天没有课吗?”

    我一脸惊讶。

    “你也不看看几点了,不会是刚睡醒吧。”

    方婷指了指客厅的时钟,竟然已经是中午了。

    “难得你能生病一次,我得看看身经百战的火炉哥,生病是什么样的。”

    小胖提着水果坐在沙发上,说出来意。

    “你们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小胖和方婷来看我,我还是很高兴的,他们两人看起来更像一对情侣了,估计就差临门一脚了。

    “我是听方婷说的。”

    我看向了方婷。

    “是安妮告诉我的。”

    “恩?学姐怎么知道的。”

    这个答案有点意外。

    门铃再次响起,我起身准备开门。

    “你的学姐就在门外,你亲自问她吧。”

    方婷说完,拿着水果去了厨房。

    我打开门,戴安妮手里拎着一个口袋,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显然刚才上楼她跑的很急。

    今天她穿了一件一字领的黑色上衣,雪白的香肩,性感的锁骨,在光滑细腻的皮肤映衬下,充满诱惑,下身是一条深色过膝裙,裙上大片的玫瑰花瓣图案,显得妖异四射,女神的嘴唇还擦了红色的口红,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的亲吻上去,感受两片唇瓣的热度。

    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学姐,你这一身打扮,是来探病还是来诱惑我的。

    “臭流氓,你还要看多久,是不是不打算让我进屋了。”

    戴安妮娇嗔的瞪了我一眼。

    我从发呆中反应过来,接过戴安妮手里的东西,有点重,我打开看了一眼,里面除了感冒药以外,还有各种常用的居家药,连创口贴和纱布都准备了。

    “学姐,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把你能想到的药都买了。”

    戴安妮坐在沙发上,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不满的嗔了我一句:“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笨,下那么大的雨还去淋雨,我是看你家里什么药都没有,帮你多准备点。”

    本来女神的贴心应该让我很感动的,可她的后半句让我忍不住想笑。

    “恩?学姐你来过这?”

    小胖被吓了一跳。

    戴安妮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神色慌张的解释道:“没。。。没有,我是猜的。”

    “安妮,你脸怎么红了?”

    方婷洗完水果回来,一脸奇怪的看着戴安妮。

    “天太热了,刚才上楼走得太急,出汗了。”

    “不说那些了,既然大家都在,我给你们做顿饭,尽一下地主之谊。”

    我替戴安妮解围道。我上楼在萱萱的办公室休息了一下,办公室的沙发很软很舒服,躺下之后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结果这一睡就睡到了下班。

    “小暖哥,你回去吃点药吧,一个人住要照顾好自己。”

    一点钟,夏心语和魏子轩如期而至,两人郎才女貌,一走进咖啡店,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魏子轩之前几次小浪漫,并没有让夏心语感到惊喜,我觉得是她对那些俗套的追求并不感冒,魏子轩也是经历过无数女人的富二代,他也知道该换套路了,今天他就带来了一本《仓央嘉措诗集》送给夏心语。

    小子,你可以啊!魏子轩肯定是花了心思去观察夏心语的喜好,甚至有可能详细的查到了夏心语读过的每一本书,最后选择送这本诗集。

    果然,夏心语看到礼物之后,先是惊讶,随后对魏子轩温柔的眨了眨眼睛,一双杏眼如波似水,迷倒众生,我离这么远都感觉被电了一下,魏子轩直接被电的傻眼了,站在那半天没说话。

    算了,你俩秀恩爱我就不看了。竟然侮辱我的长相,今天哥的长相被鄙视太多次了,叔能忍哥不能忍!

    我和夏心语的书面战役正式开始了。

    不过白面儒生四个字把我吓得心里一惊,谁见了我都会觉得我像个白面小生,她猜出我是谁了?他不光知道改变套路,还投其所好,夏心语喜欢诗词,她看得更多的是一些著名的古典诗词,而仓央嘉措的诗近几年才在网络突然流行,一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让这位神秘的西藏诗人备受年轻男女的热捧,因为他还是一位离经叛道的情僧。

    这一步棋走得太妙了,高富帅完全不给**丝留活路,连送礼物都送得这么有水准。

    如果上次留下的藏头诗是试探和无礼调戏,那么这次留下的诗就是**裸的挑衅。

    夏仙女,你敢接吗?能接出来吗?

    呵呵,她还骂我是白痴。

    你见过有这么帅的白痴吗。

    三更了无梦,四日度如年,

    五音六律心意乱,七弦八响奏缠绵,

    九曲回肠相思不断,十里长亭相见无言。时间紧迫,我稍作思考,在她那首诗的下面,写下了几行字。

    一见心语,两夜难眠,

    好一首藏头诗!

    好一句白痴去死!

    夏心语的才华的确没有让我失望,我巧妙的借用了唐伯虎的《妒花》,她同样借用《妒花》来回击我,不简单啊。她看懂了我整个诗的所有内容,以及藏头诗的调戏,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思考,就对出了比我还精彩的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