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我现在就给你“治病”
    “恩,她和我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很小的时候就像姐姐一样照顾我,那时候我天天粘着她,我叫她姐姐,她叫我弟弟,现在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找不到她了。”

    去香海镇工作之前,我穷的连电话电脑都没有,和姐姐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古老的书信,搬到香海镇之后,我给姐姐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的电话号码和工作地址,可这封信却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复,我和姐姐的联系就此中断。

    茫茫人海,我和她都是没有家的人,姐姐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过着随处漂泊的生活,想要找到姐姐,简直像大海捞针一样。

    说不定姐姐现在已经结婚了,真的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

    找不到姐姐,我一直这样安慰我自己。

    “为什么会有人遗弃自己的孩子呢,当妈妈的会舍得吗?”

    戴安妮抱着膝盖,一脸难过不舍的表情,女神今天的确泛起了母爱。

    “你想的太简单了,遗弃自己的孩子,都会出于各种无奈的原因。”

    “为什么,哪个妈妈会舍得丢下自己的孩子?”

    她一脸不解的反问我。

    “被遗弃在孤儿院的孩子,大概有三类,第一种是她妈妈可能还未成年就偷吃了禁果,生下孩子根本无力抚养,也没责任心去抚养,但是这类孩子运气会好一点,他们大部分在婴儿时期就会被人领养,领养者往往是一些条件优越却没法生育的夫妇,这些孩子以后都会过生不错的生活。”

    “妈妈都不要他了,还叫什么运气好。”

    她嘟着嘴委屈的说道,好像被遗弃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可是,学姐,我在讲我自己的身世好吗,被遗弃的人是我啊。

    “第二类孩子,就是年纪幼小父母双亡,亲人没人愿意或者没能力抚养他,法院就会将孩子判给孤儿院,这类孩子因为有一定年纪了,他们基本都会在孤儿院长大,也有小部分会被领养,我姐姐就是这一类。”

    这类孩子因为心智已经成长了,会记得自己的父母,所以一般没人愿意领养。

    “那你姐姐一直没被领养吗?”

    “恩,我记得姐姐来的时候已经七八岁了,姐姐曾和我说过,她全家发生了一场车祸,只有她一个人活下来了,她的亲弟弟和我年纪差不多,也不幸遇难了,我和她的姐弟感情,也是她的一种寄托吧。”

    我的每一句回忆,都好像在述说了一种思念。

    其实我觉得姐姐没被领养,还有个原因,就是她长得丑,七八岁的小女孩都会招人喜欢,可姐姐的皮肤很黑,一场车祸又让她那时候剃光了头发,谁看了都会害怕,只有我和姐姐天天玩在一起,后来长了一年多才变成了长发。

    “姐姐好可怜,如果能找到你姐姐,你一定要对她好,当亲姐姐一样对她好。”

    “我一直都把她当做我亲姐姐。”

    “那第三类呢,你就是第三类孩子吗?”

    戴安妮期待的看着我。

    女神,你很想了解我的身世吗?

    “第三类孩子,就是出生开始就存在先天性缺陷,有的是身体畸形残障,有的是先天就患了难以根治的病症,这类孩子可以叫做不健康的婴儿吧,即使送到了孤儿院,也没人敢领养,身体病症难除,有的孩子只活到十几岁就去世了。”

    这类孩子的父母,我觉得是最无奈的吧,他们的孩子可能长大了也会丧失生活能力,患有疾病的可能拼尽家财也根治不了,只能面对死亡,一部分父母就会选择遗弃婴儿。

    我刚说完,戴安妮就扫视我全身,没发现异样,开心的拍了拍我的脑袋说道:“可是我看你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啊,不会是脑残吧。”

    “我运气比较好,没有先天疾病,但我是早产儿,生下来差点没活成,院长说我是天生体质虚弱,又因为早产,即使救活了也可能会因为一点小病就一病不起,所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瘦骨如柴,走路都站不稳,整天病怏怏的,根本没人愿意领养我。我想我父母遗弃我的原因,大概就是怕我根本活不长吧。”

    “我看你整天嬉皮笑脸的,哪像个天生身体虚弱的人,生病了都不忘占我便宜。”

    “一看见学姐,我身上的病就全好了。”

    我忍不住想去抓住女神的手,她抬腿一脚,毫不留情的把我踹开,娇嗔的骂道:“臭流氓,你是不是生下来就得了流氓病!”

    “对,我生下来就得了流氓病,还是不治之症。”

    我没脸没皮对她笑。

    “那我现在就帮你治好它!”

    戴安妮拿起抱枕就朝我砸过来,我不躲闪也不喊疼,依旧对她嬉皮笑脸,她气的直接一拳头打在我肩膀上,结果这一拳把戴安妮疼的够呛,她吃痛的一声娇喊,一边揉着小手一边瞪着我没好气的说道:“流氓,你不是体弱多病吗,骨头怎么这么硬啊。”

    “学姐,是你要给我治病的,你学医不精,能怪我吗。”

    “哼,你的病治不好了,等着死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呵呵,如果女神你天天给我“治病”,我死了也值得。

    我大胆的抓住戴安妮的小手,帮她轻轻的揉着,她骂了一句流氓,却没有拒绝。

    “你对别人是不是也这么流氓。”

    握着女神白嫩的小手,感受着她细腻的皮肤,女神葱白如玉的手指让我舍不得放开。“我小时候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如果非要说家人,我有个姐姐。”

    “姐姐?”

    “学姐,你学的是芭蕾舞吗?”

    “芭蕾舞是我学的最短的,民族舞学得时间比较长。”

    “为什么不学芭蕾舞,跳起来多优雅。”女神的爱美真是极致,对自己的脚也同样要求很美。

    “你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家人吗,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生活吗?”

    一提起家人的事,戴安妮对我泛起了同情。她光着小脚丫从客厅拿来感冒药,又把其他的药整齐的放进抽屉里。

    整间房子除了卫生间和厨房,都铺了地板,我又经常清洁,所以地板显得一尘不染,可家里是有多余的拖鞋的,戴安妮来了两次,都是光着小脚丫到处走,我觉得她在她家里也是这个习惯。

    我擦,我没事老看女神的小脚丫干什么,难道我内心深处是个恋足癖?“常年跳芭蕾舞,脚会变形,特别难看,我不喜欢,而且从我小时候妈妈就不支持我学。”

    她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小脚丫。

    女神也是家里的小公主?

    午后的阳光很慵懒,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放了一段舞蹈。

    我吃了一口菜,清淡的没有味道。

    “吃饭还这么多废话。”

    “就吃了这么点,没胃口吗,我给你洗点水果。”

    戴安妮真的是像照顾病人一样照顾我,给我拿药的时候还仔细看着说明,常见的药吃几颗几次她都不知道,女神的生活常识太少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从来没去注意她的家庭背景,戴安妮从来没戴过首饰,估计这和她经常练舞蹈有关,不过从她的衣服来看都不是普通的做工,价格绝对不便宜。一定不是这样的,主要还是女神太美,她露出来的地方我都爱看。

    饭菜清淡,我口味重又生病了,只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发什么呆,真想让我喂你啊。”

    戴安妮看见我发呆,温柔的责怪道,我痴痴一笑。

    “学姐,你太漂亮了,看见你就不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