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只有我,才能治好你的病 (感谢人随姓的折扇打赏)
    她的小脑袋在我怀里蹭了蹭,似乎还沉浸在刚刚动情的那一刻。

    我有些无奈的对她说:“我是说,我可能要离开a市了。”

    “离开a市?为什么?”

    她突然抬起头皱着眉头,一脸惊讶的问我。

    “就是想换个地方工作。”

    “a市这么大,换个工作很容易啊,你才来工作多久就要走?”

    她急切的问道,语气里带着不满。

    学姐,如今的处境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不知道夏心语会不会遵守约定,即使她遵守了,以后面对一个让我猜不透的夏心语,如何让她一直信守约定呢。

    离开本来就是一个最稳妥的办法。

    可望着怀里温柔的戴安妮,和那一抹忘不掉的深栗色,我才知道,离开原来也会这般无奈。

    学姐,曾经有人告诉过我,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久别之后,何时才会重逢?

    而我和你的相遇,难道注定要久别吗?

    “你说话啊,为什么要走!”

    戴安妮见我迟迟没回答,用力的锤了我一下,对我大声喊道。

    “学姐,你希望我留下吗?”

    戴安妮的态度让我心里泛起了波澜,我情不自禁的问她。

    “谁稀罕你留下,愿意走就走吧!不说就算了!”

    她气呼呼的转过身,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伸出手留恋的抚摸着她深栗色的长发,叹了一口气,平静的对她说:“学姐,你知不知道,如果今晚你没有来找我,恐怕现在我已经在离开的路上了。”

    听到我的独白,她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开口。

    “我走之后,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你好好照顾你自己,以后再遇到我这样的流氓,一定不能手软,我不想你被别人占便宜,从我身上见识了这么多,别人占便宜的手段你也应该知道了,哈哈。”

    我故意说得轻巧,她的小手死死的抓住衣角,低声问道:“为什么不会再回来了,这里没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她的话让我心里好像突然被狠狠的敲了一下,让我无法呼吸。

    可我没有回答她,依然自言自语的说:“我记得喝醉的那天晚上,你说你想好好谈一次恋爱,我想你不必将就自己,早晚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让你奋不顾身的人,让你舍不得离开的人。”

    “流氓!混蛋!”

    她声音颤抖的骂道,始终没有回头。

    “学姐,以后我可能都机会惹你生气了。。。”

    “你为什么要走!凭什么说走就走了!谁允许你走了!”

    她突然转过身,大声的质问我,眼里含着泪花,用力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她在难过!

    她在不舍!

    看着她饱含泪花的双眼,那一瞬间,我心中的无数个纠缠突然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根扯不断的死结,解不开的死结,而死结的另一端,就绑在她的心里。

    我抓住她柔软的手,舍不得她的温度,心里的犹豫也变得清晰。

    “学姐,你不想让我走吗?”

    这份犹豫,恐怕只有她能给我答案。

    “你走了,你的流氓病就再也治不好了!只有我,才能治好你的病。”

    她看着我,温柔的笑了。

    只有我,才能治好你的病。

    我呆呆看着戴安妮,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那句温柔的缠绵,可下一秒,我却突然感觉到嘴唇一阵湿润。

    戴安妮扶着我的肩膀,给了我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却在我心里掀起了阵阵波澜。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前方的路再难,又如何?

    没有牵挂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孤独。

    心有牵绊,伤痕累累也是幸福。

    我终究不希望让这份留恋变成一场无法预知的久别重逢。

    我深情的抱住戴安妮,感受着她的体温,她柔软的身躯是一份无法割舍的缠绵,阵阵芳香萦绕在我鼻息之间。

    “学姐,我不走了好不好。”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朵上,她俏脸绯红,伸手锤了一下我的胸膛。

    “你看看你,还没走呢,流氓病就更严重了,不理你了,想走就走吧。”

    她轻轻推开我,转过身去,撒娇似的赌气。

    我贴在她身后,嗅着她的发香,悄悄伸出胳膊放到她头后,她默契的抬起头枕在我胳膊上。

    “真的不走了?”

    她主动向我胸前靠了靠,悄悄的问我。

    “不走了。”

    戴安妮动情的一吻,给我了最坚定的答案。

    “那你到底为什么急着要走,发生什么事了?”

    她转过身,一脸关切的问道。我的语气有些沉重,打算把离开的想法告诉她。

    “在这做的不开心吗,想去哪工作,我可以让我妈妈帮你。”

    我冲动的翻身将戴安妮压在身下,感受着她柔软的身躯,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脸庞,细眉舒展,漂亮的双眸柔情似水,冲破了迷茫。

    “小暖。。。”

    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温柔的声音融化了暧昧。在这个离别的夜晚,犹豫终究要解开,我不能像学姐的初恋那样,没有留下任何答复就逃之夭夭。

    我长舒一口气,躺在床上将戴安妮抱在怀里,她安静的躺在我怀中,聆听着我的心跳,深栗色的长发散在我胸前,我发现,我越来越迷恋这个颜色了。

    “学姐,我可能要换个工作了。”我躲到床上用被子包住自己,来抵抗戴安妮野蛮的小拳头,她发现自己的殴打没有效果,就拼命的拉着被子。

    “臭流氓,你不准躲!”

    她力气太小拉不过我,蛮横的对我下着命令。她动情了。

    而我却冷静了。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房间里只能听到两个人愈加急促的呼吸。

    她红润的俏脸上泛起了迷茫,呆呆看着我,却被我火热的眼神吓了一跳,她侧过脸庞不敢看我,我伸出手把她拉到我面前,她害羞的趴在我身上,双手无力的扶着我的肩膀,双唇的距离越来越近,温热的呼吸打在我脸上,如同催化剂一般让我难以自制。

    “林小暖!我今天晚上要打死你!”

    戴安妮被我调戏的火冒三丈,她眼看说不过,又开始用拳头跟我讲道理了。

    因为同样的场景再次发生了,我的小小暖和小安妮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纤维,又一次盟军会师了。

    我屏住呼吸不敢说话,她漂亮的大眼睛如一潭清水,荡漾了我的心神,轻咬的朱唇如待君采摘的樱桃,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学姐,这次我不会让你再跑了。女神不顾身上仅仅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衫,挣扎间,我的余光却瞥见了女神下身的黑色小蕾丝,在她白嫩肌肤的映衬下,这一抹黑色小巧而又性感,紧致的包裹住了她的小翘臀,也遮住了那一片神秘的风光。

    我被眼前的景色深深的吸引住,一时间失了神,戴安妮趁着我松懈的瞬间,一把掀开被子,坐在我腰上,挥拳就要武松打虎,却突然嘤咛了一声,轻咬着嘴唇脸色变得红润,小拳头也停在了半空中。

    一段纠缠不清的初恋故事,让戴安妮和夏心语两人从此结怨,而原本应该是故事中心人物的单车男孩,却随着家人移民国外,逃之夭夭,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也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两位校花对自己短暂的初恋充满遗憾和不舍,还未品尝到初恋的味道,就已经匆匆结束,不得不说,这个单车少年“逃”得可真不是时候。

    他没给任何一个人留下清楚的答复,这无疑是挑起两人多年的战争的导火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