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臭流氓
    我把借口越说越圆,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有苦说不出的可怜形象。

    听完我的诉苦,戴安妮气愤的说道:“你不用怕他,他就是没脑子的白痴,有几个臭钱就知道欺负人,他要是再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揍他去!”

    戴安妮以为我要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她,主动替我打抱不平。

    “戴女侠,你一个人能打过她吗?”

    我嘿嘿一笑,打趣的问她。

    “我揍他,他也不敢还手。”

    “那不行啊,女侠不是专治采花贼吗,揍他有失你身份了。”

    “那你说怎么办,他再找你麻烦谁帮你。”

    她撅着小嘴,可爱至极,我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你可以找别人揍他啊,我看门卫董大爷就挺厉害。”

    她认真思考了一会,惊喜的说:“对呀!我可以找婷婷,他最怕婷婷了。”

    “恩?他害怕方婷?”

    “是啊,有一次,我和婷婷一起去逛街,他就像个变态一样,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婷婷被他跟烦了,在商场里就揍了他一顿,边打还边喊色狼,最后把商场的保安都招来了,从那以后,程洋每次看见婷婷都躲的远远的。”

    我靠,女神,你们寝室盛产武术家啊。

    一个个都是用拳头说话的主。

    “怎么样,婷婷厉害吧。”

    她满脸自豪的对我说。

    “何止是厉害,你们寝室都是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啊。”

    “所以呀,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婷婷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哪敢欺负你啊,从来都是你打我好不好,你看看今晚,我鼻子被你打出血了,肩膀也被你咬破了。”

    我边说边指着肩膀上的纱布。

    “活该!谁让你惹我生气的。”

    她嗔了我一句,缓缓的躺在我胳膊上,伸手抚摸着我的脸,温柔的对我说:“还疼吗?”

    还疼吗?

    身体的疼痛不过是人生的苦刑,心灵的疼痛才是难以治愈的折磨。

    我很庆幸,今晚学姐的出现,避免了两颗心的疼痛。

    如果被牵绊的两个人走得越远,牵绊的绳子就会拉得越紧,绳子的两端,就是两颗被折磨的心。

    “学姐,早点睡觉吧,熬夜对女孩的皮肤可不好。”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了。

    “那你还不出去,我要睡觉了。”

    啥?

    都在一起躺半天了,我还得出去?

    我靠,学姐,你不能卸磨杀驴啊,怎么说我还帮你暖床了呢。

    戴安妮看见我一脸苦逼的表情,忍不住抿嘴轻笑,她枕着我的胳膊向我靠了靠,我的胸膛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温热的呼吸。

    “流氓,等我睡着了你再出去吧。”

    她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恩?

    等你睡着了我再出去?

    那我还出去个毛啊!

    学姐,你这傲娇的说话方式,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几分钟之后,戴安妮便沉沉的睡过去了,我把被子轻轻的盖到她的肩膀上。

    今天她真的是累了,平时又没有熬夜的习惯,今天在市区跑了一下午,晚上又跟我闹了这么大的情绪,已经是身心俱疲了。

    看着熟睡的戴安妮,一张俏脸睡得安详,这应该是一个好梦,我情不自禁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她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伸出胳膊我把抱得更紧了。

    女神的心里应该是缺少安全感吧。

    是啊,初恋没留下一句话,不辞而别,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变成了敌人,而我今晚也差一点以同样的方式消失不见,这对于涉世未深桃李年华的戴安妮来说,的确是一道抹不掉的伤,她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思考,难以入睡。

    夏心语提出的条件,无疑是在针对戴安妮,我和她毫无瓜葛,约会又有什么意义,我甚至隐隐的担心,她会故意让我和她的约会,让戴安妮撞见,魏子轩和她的事情被戴安妮撞破,绝对不是巧合。

    而我既然决定留下,那以后的日子,就必须遵守约定,避免不了和夏心语的接触,难道以后就得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

    绝对不行!

    嘿嘿,夏仙女,你既然想入凡尘,人间的凡夫俗子你又了解多少?

    你有没有听过,在凡间,有一个伟大的职业叫流氓。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仙女遇流氓,你得喊色狼。

    虽然我猜不透夏心语,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女流之辈,而且还是个气质绝尘的仙女,我有信心我的流氓手段,在夏心语面前会立于不败之地,就怕我和她接触被戴安妮发现。

    今晚无辜被摆了一道,学姐就对我招招见血,毫不留情,那要是再被她发现。。。

    我靠,她说过,她要阉了我!

    思索之中,我也渐渐的闭上了双眼,疲惫的睡过去了。

    清晨的闹钟把我叫醒,清脆的鸟叫朝气蓬勃,呼唤着新一天的开始。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我浑身乏力的睁开双眼,却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戴安妮的一条长腿横在我腰间,半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小脑袋躺在我怀里睡得香甜,深栗色的长发也懒散的散落一片,遮住了半边脸庞。

    我伸出手摸住了女神的小翘臀。

    “臭流氓。。。”

    她嘴里含糊不清的骂道,却没有睡醒的迹象。

    “臭流氓,别。。。别摸我。。。”戴安妮立刻坐起身,掀开被子,开始检查我全身上下。

    “是啊,他查到了我在咖啡店上班,找人教训了我一顿,还威胁我让我离开不许再回来,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丝,也斗不过他这样有权有势的富二代啊,反正我一个人漂泊惯了,去哪都是一样混口饭吃,我怕你太担心,就打算今晚不辞而别。”

    她皱起眉头,一对乌黑的眼球左右翻转,认真思考了一阵,她突然睁大眼睛,吃惊的说道:“不会是程洋吧!他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对!对!就是他!”

    我连忙点头肯定。“哎,他何止是找我麻烦了。”

    我叹了口气,故意卖关子。

    “他还对你做什么了,不会是揍你了吧。”其实牵绊早就不知不觉的在心里慢慢缠绕,终究在这一夜,百炼成钢绕指柔,无数的纠缠化作了一根剪不断的牵绊,深深的拉扯着我心里的柔软。

    学姐,我不走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急着要走,发生什么事了。”卧槽!正愁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呢,女神到是替我出了主意。

    暴发户,对不住了,这个锅你背吧!

    她伸出葱白的手指指着自己,被我说得一脸莫名其妙。

    我一脸严肃的看着戴安妮,她一头雾水的可爱模样,让我忍不住想笑。

    第三次相遇,她安静的坐在单车后。

    第四次相遇,她和我旖旎的宿醉。

    “额。。。这事还不是因为你!”

    我机智的将问题反转,抢占先机。

    “因为我?”戴安妮一脸关切的问我,对我离开的原因很好奇。

    既然不走了,有些事还是不能告诉她,和夏心语的三个条件就更不能对她说了,夏心语这三个字,那可是她的核爆按钮,一碰就炸毛。

    戴安妮动情的轻吻,让我脑海了浮现了太多过往的瞬间。

    第一次相遇,她愤恨的丢下了一包纸巾。

    第二次相遇,她害羞的和我换了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