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古音西曲
    俗话说,三年一代沟,时代的节奏太快,我对那些跨越辈份的婚姻充满了好奇。

    下午一点,我突然有点心慌,因为这是夏心语的时间,虽然我并不怕面对她,可我怕戴安妮啊。

    这咖啡店里人多显眼,外一传到女神的耳朵了,免不了又要挨一顿揍。

    不过还好夏心语没有来,她给我打了电话,让我送一杯咖啡到她的琴房。

    她不了解我,我也同样不了解她,这应该是一次试探性的接触,我们都在寻找对方的突破口,如果按照平时的我,她只要略展风情,我可能就要拜倒裙下,就像魏子轩一样。可现在,我和她应该升级到了斗智斗勇的阶段,甚至比这还要复杂。

    我轻车熟路的骑到民乐系教学楼,找到了夏心语的琴房,打开门的一瞬间,我不由得呆住了。

    夏心语一身连衣长裙白衣似雪,不染纤尘,站在窗前,微风轻轻吹起她乌黑的长发,她闭上双眼感受风的气息,裙角轻扬迎风摆动,宛如风中仙子,阵阵清风也抚平了燥热的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我心里不由得惊叹道。

    她听到开门,缓缓转过身,对我嫣然一笑,眉似细柳,眸如秋水,一颦一笑皆让人凡心大动。

    仙女下凡,舞动人间。

    “喂,傻站着干嘛,坐吧。”

    她语气轻柔的对我说。

    我收起心神,脸上挂起坏笑,把咖啡递给她。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还敢跟我约会,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你这么漂亮,我占你便宜的时候可不会手软。”

    我说得毫无芥蒂,一脸无赖。

    夏仙女,你不用试探我了,我直白告诉你了我就是流氓,你打算怎么跟我玩。

    你就不怕玩脱了,冰清玉洁二十年,一朝**流氓前?

    “你觉得我会怕你吗?”

    她坐在古筝面前,一脸平静。

    恩?

    反过来威胁我?这我就不开心了。

    “曾经有无数个女人像你一样,说着同样的话向我发起挑战,只可惜,这么多年,纵横花海,百妹缠身,未尝一败。”

    我挑衅似的发起挑战。

    “哦?书生,请赐教。”

    “呵,仙女,别留情。”

    我们两人默契的打着哑谜,一场以约会为名义的游戏,正式开始了。

    她纤纤玉指轻抚琴弦,一弦一音奏起一阵古声古乐,清宁入耳,我不禁闭眼聆听,琴音高傲唯美,音节流亮,夏心语的琴艺水准很高。

    我从曲调中感受到了一丝热情和缠绵,脑海里泛起了熟悉的诗句。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她弹的是《凤求凰》!

    这是一个著名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大才子司马相如在宴会上,以一曲热气奔放的《凤求凰》,让帘后倾听的一代佳人卓文君怦然心动,并与司马相如会面,两人一见倾心,不顾家人反对,双双私奔,远走天涯,成就了一段不朽佳话。

    而一曲《凤求凰》也让故事流传千古,经久不衰。

    琴声绵绵而止,我听得入心入神,拍手叫好。

    “名师出高徒,你的老师绝对不简单。”

    我故意将赞美的话说给了她的老师,她柳眉轻皱,嗔怨含情的瞪了我一眼,这一眼,瞪得我呼吸一紧,险些魂飞魄散。

    她的眉眼时时刻刻都会触碰男人心底的柔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书生,你也别在小女子面前遮遮掩掩了。”

    她细声细语的对我说,说完做了一请的手势。

    斗琴?

    夏心语知道我懂琴,我的确没必要在她面前装傻充愣了,没错,我就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

    流氓有文化,仙女怕不怕?

    我对她谦虚一笑,坐到古筝面前。

    夏心语的琴艺很高,我没把握能超过她,而且我也好久好久没碰过古筝了。

    我试探的拨弄琴弦,开始找回熟悉的感觉,几声走音引来了夏心语的不满。

    她大概是希望,我是一个能让她满意的对手。

    几分钟的热身,我大致找回了手感,开始轻弹。

    一声弦响,婉转悠扬。

    两声弦响,清新入耳。

    三声弦响,回荡心房。

    随着一弦一弦简单又有力的拨弄,节奏轻快而浪漫,旋律优美而不失单调,阵阵琴音悦耳动听,脑海泛起浪漫的花朵,好似一场相守一生的婚礼。

    我的余光瞥见夏心语,她在闭眼微笑,手指随着轻快的节奏打着浪漫的节拍。

    这便是最受全世界喜爱的西方古典名曲《卡农》,它曾被演奏为无数个版本,每个人听《卡农》,都能听出不同的感受,它承载了太多情感,关于悲伤、欢喜、愉悦和生与死的轮回。

    古音西曲,我一直觉得,华夏传承千年的古典乐器,与西方名曲的结合,才会奏出属于这个时代的音节,古音古律需要传承,而艺术的进步却不能被束缚。

    从我开始学琴,就一直很喜欢古典与现代结合的弹奏。

    如果说琴艺水准上,我无法超越她,那么在演奏的突破上,我已入她心神。

    《凤求凰》的热情奔放,《卡农》的轻快浪漫,两首都是关于爱,却有不同的美妙。

    一曲《卡农》结束,夏心语缓缓睁开双眼,吃惊的看着我。

    即使是惊讶,也抹不去温柔,杏眼含情,这恐怕是她与生俱来的特质。

    “林小暖,你不是流氓。”我也发现了小萝莉的知名弱点,平胸!

    这孩子也真是早熟,年纪那么小,就开始在乎自己的发育了,我突然感觉我有点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

    我撇了撇嘴。

    她转了转乌黑的眼球,突然像受了惊吓一样捂着自己的胸,生怕它变小。

    “你吓唬我!我要告诉萱萱姐姐!”小萝莉被我逗得涨红了脸,她伸出细嫩的小手指指着我说:“我!我不跟你玩了,你欺负我,你以后娶老婆一定是平胸!”

    我靠!小萝莉,你也太毒舌了!

    她说不过我,气冲冲跑进了萱萱的办公室,不用说肯定是打小报告去了。她对我得意的晃着小脑袋,两个乖巧的马尾辫在我看来也是十分的可恶。

    熊孩子!吃我一棒!

    “小丫头,你知道小孩子说谎会是什么下场吗?”“你告诉萱萱也没用,你的胸长不大了,以后没男孩子会喜欢你。”

    我无情的打击她的少女心。

    她鼓起脸蛋,稚扭扭的说道。

    “该大的地方不大。”

    呵呵,艺术家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段预言啊。

    “怪蜀黍,萱萱姐姐都被你气走了。”

    “哼哼,匹诺曹是男孩子,男孩子说谎就是不该长的地方变长,女孩子说谎那可就严重了。”

    我故意说得一脸惋惜,小萝莉的眼睛闪过一丝警惕。

    “你胡说,女孩子什么事都不会有。”我一脸杀气的吓唬她。

    “我知道,说谎了鼻子就会像匹诺曹一样越来越长,可你看我的鼻子,没变呐。”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逗比给我推介了一本书叫《洛丽塔》,他告诉我这是一本萝莉攻略手册,我信以为真,云里雾绕的看完了整本书,差点摧毁了我当时还不完整的三观。

    现在想想,我特么也是醉了,本来外文翻译的就晦涩难懂,我居然强忍着看完了,看来在十几岁的时候,我的流氓潜质就已经被觉醒了。

    不过这本书还是很有远见性的,如今的社会,跨越辈分的婚姻比比皆是,真爱挂在嘴边,年龄不是问题,这不就是洛丽塔式故事的深层演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