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三俗青年 (感谢心满飞絮的折扇打赏)
    “你打算弹什么曲子,我建议你尝试换换现代风格,一味的高深大家未必能听得懂,你古典的气质配上现代的风格,这种反差感,我觉得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上纲上线的开始奉献友情,其实我是更想让夏心语来发扬古音西律的演奏方式,她的师傅不简单,她的将来也不简单。

    “你对琴的热情这么高,为什么放弃不弹了?”

    她的声音,比我家里的沙发还柔软。

    “穷啊,没钱连饭都吃不上,还谈什么艺术爱好呢?衣食无忧才能深刻的感受艺术,有所造诣,我这种穷人,活得就俗不可耐,为的就是混口饭吃。”

    芸芸众生,我们活得太平凡,摸爬滚打,只为了吃得更好住的更好,何谈爱好,何为信仰?

    能当饭吃?能当钱花?

    听完我的话,她抿嘴轻笑。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哪来的钱学琴。”

    “以前咱也有钱过,徒个一时兴起,就请个老师学了几年。”

    我开始满嘴跑火车。

    “少骗我,哪个老师能教你凤鸣曲。”

    她嗔了我一句。

    我被吓得心里一惊,不会是又要查我吧。

    她看出了我的不自然,语气诚恳的对我说:“你放心,我说过了不会为难你。”

    我心想,也是,她这么孤高都愿意和我做朋友了,虽然目的有待商榷,但是她是聪明人,知道狗急了还跳墙呢,所以从她最开始对我提出约定的时候,就没有过分的要求。

    能让她改变主意,从约会变成做朋友,我估计和刚刚的斗琴有关,她那么高傲,我能和她打成平局,说明我让她很满意,她没有用对付魏子轩的方法针对我,而是做朋友。

    呵呵,荣幸啊,我在仙女眼里,不是凡夫俗子?

    开玩笑,我俗得死皮赖脸,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

    俗得低级趣味,就爱看那些屎尿屁的低俗喜剧。

    俗得无法无天,因为王朔说过,我是流氓我怕谁。

    我就是标准的三俗青年。

    我没再逗留,和夏心语说店里还忙,打算先走了。

    走的时候,我对她说:“你身体虚弱的话,尽量别弹九霄凤鸣曲了,弹一次很累的。”

    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看来我猜得没错,她的确身体虚弱。

    这曲子本来就是男人弹的,夏心语的身材消瘦修长,根本不适合。

    回到店里,已经三点多了,没想都和夏心语在琴房斗了一次琴,居然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多小时。

    “小暖哥,你是不是又欺负若若了?”

    萱萱一见到我就开始质问。

    小萝莉果然去打小报告了,只可惜,萱萱虽然是店长,可我不怕她啊,你以为这是在学校里,给老师打小报告我就得挨批评?

    “哪有,明明是她自己说不过我,一个小女孩我能欺负她什么。”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也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跟小女孩斗什么嘴。”

    提到小萝莉,她眼里尽是疼爱。

    哎呀,萱萱你怎么突然泛起母性了?

    “咦?萱萱,这么心疼孩子,是不是你也要做妈妈?王晨枪法挺准啊。”

    我挑着眉毛,一脸猥琐的笑了。

    “哎呀!你流氓!我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萱萱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她又羞又气推了一我把,气呼呼的转过身,不再看我。

    甜甜的小美女,在我的流氓手段面前,实在不堪一击,太好欺负了。

    我要是敢对戴安妮这么说,下一秒招呼我的就是拳头,戴安妮在我面前也会脸红,也会害羞,但是即使这样,她对我也不会客气,我的学姐就是这么傲娇。

    “萱萱,别生我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当哥哥的,其实我心里也盼着你和王晨的好事呢。”

    我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放到萱萱面前,她看见巧克力甜甜的笑了。

    本来打算买给小萝莉的,让她开心一下,没想到弹琴回来晚了。

    去萱萱家里吃饭那次,我看到她的卧室里有很多巧克力的盒子,我想萱萱应该很喜欢巧克力,其实我也很喜欢,这种奇妙的甜食,吃起来心里会不自觉的产生愉悦的心情。

    “巧克力都要化了,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萱萱开心的吃着巧克力,笑开了眉眼,满足得像个孩子。

    这个可爱的小美女,她心底的柔软真的太善良了,一块巧克力满足了她的全世界,王晨啊,你可得好好珍惜这个容易满足,却对你一心一意的少女。

    “没办法啊,你哥哥我树大招风,出去一趟,总有美女主动跟我攀谈,聊聊人生说说理想啥的,一说多就把时间耽误了。”

    我说得风流倜傥,放荡不羁。

    “臭贫嘴,有人来找你了,在那边等你呢。”

    说着她向一旁指过去。

    我转身一看,一脸苦逼,该来的还是来了。

    “小暖哥,魏子轩找你有什么事,好奇怪呀?”她点头默认,轻皱了一下细眉,因为我说了一个也字,这表明她知道戴安妮同样也是单独表演。

    两大校花在艺术院的地位不低呀,看来这次艺术汇演,又是两人的一次明争暗斗。

    从朋友,开始?

    有开始就有结果,夏心语,你要的结果又是什么?

    “惶恐惶恐,我一介外卖小哥,认识闻名全校的仙女是我的荣幸,我这人最讲原则,做朋友,我绝对不会占你便宜了,你放心。”她的肌肤也是惨白,缺少血色,和戴安妮的白里透红有很大的区别。

    “如果想弹琴了,可以常来我这里坐坐,你也知道,最近的文艺汇演,我可能会很忙,没时间去咖啡店看你。”

    “艺术汇演,你也有一个单独节目?”“林小暖,你不是流氓。”

    她对我巧笑嫣然,剪水般的双眸看得我心神不宁。

    靠,这女人的眉眼不能随便看啊。我同样强调了朋友身份,伸手和她轻轻一握,手上却传来阵阵凉意。

    她的手很凉很软,手指白皙修长,手如柔荑,这是多年弹琴而获得的一份美感。可既然是长期练琴的人,手的气血应该很通畅才对,为什么她的手冰凉带着寒意。

    “我知道,和我约会让你很为难,所以我现在临时改变主意了,林小暖,你愿不愿意和我夏心语,从朋友开始。”

    她明眸流盼,对我伸出了雪白的小手。

    她弹的是意境,而我弹的是气氛。

    我想她平日里,刻板的追求琴艺上的突破,从没想过古典乐器还有我这样的玩法吧。

    其实我心里也很奇怪,既然她是想针对戴安妮,提出约定的时候,直接让我和戴安妮断绝关系就好了,这样不是更简单粗暴吗。

    这恐怕就是女人之间的战争吧,她性格孤高,自以为聪明,再加上初恋的往事恩怨,她想让我主动的拜倒于她,就像魏子轩一样,拜得痴心不已。

    开玩笑,学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谁疼谁知道。“哈哈,你别这么早下定论,占你便宜的时候,你想跑都来不及。”

    我笑得轻浮,故意把自己说得险恶。

    一石激起千层浪,两指弹出万般音。

    我没想到夏心语对我的第一次试探,居然是弹琴,她以一曲缠绵热情的《凤求凰》相邀,以爱为主题,我想,仙女是不是很羡慕古代才子佳人的传说。而我以轻快浪漫的《卡农》,同样以爱为回应,直接送给她一场音乐“婚礼”。

    如果说听完她的《凤求凰》,让我深深折服在她深厚的琴艺和高深的意境中,那么一曲《卡农》则让她沉浸在意外的惊艳和浪漫的向往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