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不自觉的想念?
    何况是输给我这样的外卖小**丝,他能不愤怒吗。

    “想不到我竟然会输给你这样的人。”

    他终究掩饰不住心里的高傲,说是认输,却是轻蔑。

    我这样的人怎么了?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技术再强也怕流氓。

    “存在即合理,我这样的人,难道就不能有女朋友吗?”

    我有些不满。

    “我只是觉得你配不上心语而已。”

    他嘴角轻笑,说得风轻云淡,好像我对于他不存在任何威胁一样。

    我无奈的笑了,富帅青年,你的聪明机智哪去了,难道只有在女人面前才会智商爆发吗?

    “我知道你输的不甘心,那就再赢回来就是了,你来找我无非是想确认我和夏心语的关系,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一块挡箭牌,但是你,终究还是赢不了,因为她不喜欢你。”

    我的话戳痛了他高傲的自尊心。

    你想用蔑视我来戳痛我,可惜我脸皮厚,不疼,但是我戳你,你可就真疼了。

    听完我的话,他俊俏的脸庞挂起寒霜,他不愿意接受这次惨痛的失败,以为找到我,是一个突破口,挽回自尊。

    可我直接说破了他失败的真正原因,没有我,夏心语一样不会接受他。

    “你终于还是承认你们是在演戏了,可惜你也不过是个备胎而已。”

    他似乎想在我面前证明自己没有失败。

    我说自己是挡箭牌,他以为我是在追求夏心语。

    “你要是觉得你能赢,就把她追到手,毕竟你不能输给我这样的人。”

    我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在女人面前,我从不会失败。”

    他留下胜利的宣言,起身离开了。

    他这句话,应该不是在吹牛逼,富帅男神还有什么拿不下的女人,只可惜,这次是夏心语,你如何让仙女动凡心呢。

    她找上我,也不过是为了针对戴安妮,只是魏子轩没机会看透这一切。

    他走之后,我算松了一口气,戳痛他的自尊心,不屑他的把妹手段,让他又把目标转移到了夏心语身上,这起码不会让他迁怒于我。

    程洋这样的暴发户,简单粗暴的来揍我威胁我,还算有心里准备,可魏子轩这样的聪明高富帅,要是针对我了,那可真是不好对付,要实力有实力,要智商有智商,我拿什么跟他斗。

    他自尊心那么强,让我很担忧,一旦他迁怒我了,说不定会使什么背后手段。

    “小暖哥,魏子轩找你说什么了?”

    萱萱好奇的问我。

    “没什么事,高富帅对时光树洞感兴趣,我是创始人,他找我谈谈心。”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

    “哦,周末有时间吗,王晨想请你来我家,一起吃顿饭。”

    “周末就发工资了,我得请你们两口子吃饭,之前都说好了。”

    “好啊,那你能不能带上戴安妮。”

    萱萱眼睛里闪着光芒。

    你对女神很感兴趣?

    “不好说,她最近在忙学校艺术汇演的事,周末不一定能出来。”

    我对她摇摇头。

    “哦?联系的还挺密切,进展得挺快嘛。”

    她鬼头鬼脑的笑了。

    呵呵,小丫头,连流氓都敢八卦,用不用给你讲讲我的流氓史。

    晚上回到家,我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是一大包味道古怪的中药,闻起来很不舒服,因为我讨厌中药。

    “药已经收到了,你还活着不。”

    我熟练发去一条短信。

    “东西已经找到,这几天准备下手。”

    “别勉强自己,那破东西不值得拼命。”

    “我会找帮手。”

    找帮手?找那几个不正常人?

    我喝了一记中药,躺在床上,九点钟,该给戴安妮打电话了,电话却是通话中,可能女神还在忙学生会的事吧,等她给我回吧。

    突然来了一个电话,号码有点似曾相识。

    “小暖,是你吗?”

    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

    “晓婉?”

    来电话的人,居然是于晓婉,和她分开之后,我们约定不再见面,所以她的电话号码也从我的电话本里删除了。

    我曾答应小胖单独约见一次于晓婉,但是后来我和他都心照不宣的没再提这件事。

    “晓婉,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于晓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我心里不自觉的泛起担心。

    有些人,即使离开了你,可关于她的记忆无法抹去,就像人的肌肉记忆一样,关心她,恐怕也是我大脑的肌肉记忆。

    “小暖,我生病了,你能不能来陪陪我。”

    她的周围很安静,只有她病怏怏的声音。

    “好,你等我,我现在就去看你。”

    我起身穿上衣服,按照她给的地址,打车前往。

    没想到,于晓婉居然也在a市,她来做什么,怎么又生病了。

    北海大学到市区有一段距离,坐出租车需要二十分钟,而我也从刚才的焦急,变得冷静。

    上次我在生病之中,想念她了,是一种不自觉的想念,也让我对过去,对和她的关系,产生了迷茫,也让我不敢见她。

    而现在,她在生病之中,给我打了电话,她也在不自觉的想念我吗?

    我想不通,因为有些结果,想到了会害怕。

    我不想再成为她人生剧本中的男主角。

    故事是有结局的,而生活是没有结局的,我只想生活,不想成为故事。

    按照地址,二十分钟之后,我到了一片单身公寓的住宅区,于晓婉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电梯开门,我站在她门前,轻轻敲门,开门的于晓婉脸色惨白,她看见我之后,好似一种期待和怀念。

    是啊,曾经在一起的日子里,她的教室工作很辛苦,经常会劳累生病。

    而我,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会在她生病的第一时间,出现在她家门外。我打着太极,他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魏子轩虽然不是飞扬跋扈的人,但是他身为高富帅,优秀了太久,甚至被封为男神,追求妹子的道路上,我估计他很少会失手,即使是女神戴安妮,他也差点得手,所以人一旦优秀得太久,骨子里难掩高傲,一次重大的失败往往会让他焦躁愤怒。

    他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问道。

    “不久。”

    我简单的回答。他也不确定我和夏心语的关系,因为在表白之前,他们联系密切,根本没有潜在敌人,而且夏心语给他的假象就是,表白的时机到了。

    我的出现,显得很唐突,又是在关键时刻,怎么会凭空冒出来个男朋友呢?

    “人生如戏。”魏男神大规模表白夏仙女失败,外卖小哥终成人生赢家。

    作为男人,我知道他心有不甘,这个面子始终是要找回来,可他找的人,为毛是我啊?

    夏心语,你这个锅丢的,我背不动。“你们两个人,是在演戏吧。”

    他目光深邃,这是在试探。

    简单的开场白,却是风雨前的宁静。

    “你跟心语认识多久了。”

    魏子轩在我印象里,是一个有风度有智慧的高富帅,在追求学姐的道路上,他能脱颖而出,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有钱,把妹子,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只可惜,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他终究还是载在了夏心语手里,而且这个跟头载得还不小,我估计全校都得传开了。

    他看见我也是微微一笑,没有任何攻击性。

    “自我介绍一下,魏子轩。”

    “林小暖。”“你找我?”

    我坐到了魏子轩对面,对他露出职业笑容,毕竟他是店里的vip。

    躲得过的,皆不是难,躲不过的,皆是机缘。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我跟魏子轩能有什么机缘,有基缘还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