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女人的味道 (感谢UreyTom的大保健打赏)
    我被于晓婉略带挑逗的话,吓了一跳,虽然和我在一起,她也学会了不少黄段子,但是人民教师于晓婉一向都严肃教育我不能太流氓。

    我隐隐有种预感,今天晚上,如果我不走,一定会和她发生什么。

    “人民教师,你还是先养好身体吧,祖国的花朵都在等你采摘,不对,等你灌溉呢。”

    我帮她把被子裹得更紧了,包得像一个粽子,让她双手动弹不得,她嗔怪的看着我,却病的无力反抗。

    “给你讲讲我来这里上班发生的事吧,都挺有意思的。”

    她迟迟不肯睡觉,我只能拿出杀手锏。

    “睡前故事吗?”

    她脸上泛起柔和。

    睡前故事,是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晚上的必备节目,一开始是我想逗她开心,每天都会主动给她讲几个睡前故事,有些是我身边的趣事,有些事网上的段子,后来她慢慢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都要求我讲一个,想不出来我还得现编。

    以至于我现在都会随时在手机里存几个段子,以备不时之需。

    习惯有时候真是个让人无奈的东西,你改不掉丢不下,它又时刻牵连着你心里的某个人。

    于晓婉的前任给她留下了什么习惯,我不得而知,不过我却不知不觉,让她有了吃甜食和听故事的习惯。

    我跟她聊起很多来工作以来见到的事,大学生这个年轻又充满话题的群体,总有说不完的趣事。

    例如关于魏子轩大规模表白的事,只不过,我把“我”换成了其他人讲给她听,她听完止不住的轻笑,看来魏男神这次确实很丢人啊。

    又比如说时光树洞的事,已经成为一个吐槽心里秘密的书面论坛了,她听完有惊讶,有好奇,又有一丝向往。

    她聪明知性的外表下,也有很多压抑很久的秘密吧。

    “你现在的工作还不错嘛,天天能看见年轻漂亮的女大学,你能管住自己吗,流氓。”

    她今晚和我说话的语气,格外的亲密,好像回到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

    “对了,你还留在我这里一个项链,你还记得吗?”

    项链?

    对啊,这么关键的东西,我怎么能忘,那是我和姐姐分别的时候,她送给我的,我们两人一人一个,项链并不值钱,多年戴在身上甚至有些锈迹,可这是姐姐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也是在我心里最贵重的东西,我把它交给于晓婉,她也珍惜的帮我保存了,那时候我希望把它交给未来妻子,得到姐姐的祝福。

    只是和于晓婉分手时,我一心想尽快忘了她,所以项链的事,也没再和她提起。

    “晓婉,谢谢你,帮我保存了这么久。”

    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时间久远,项链生锈褪色失去了金属的光泽。

    “我知道你很珍重它,才会送给我,所以我一直小心保存着。你的项链为什么是一个‘安’字。”

    “我姐姐希望我平平安安,因为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总让她担心我。”

    我拿着项链,心里有说不去的感慨,那时候我们都没有钱,姐姐买到这一对项链,恐怕是她当时所有的积蓄了。

    我很庆幸,那时候虽然很小,我却知道要保存住它很重要。

    “找不到你姐姐了吗?”

    她关心的问我,我无奈的摇摇头。

    我坐回床前,继续和她说起学校的事,还和她讲了小胖和方婷的事,她叮嘱我多照顾小胖,交女朋友了要注意安全。

    呵呵,人民教师对为人民。

    以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很注意安全的。

    聊了很久,于晓婉终于强撑不住,沉沉的睡去了,我又在她身边坐了一会,确认她不会再突然醒来,给她盖紧被子,悄悄的离开了。

    我从不希望和我于晓婉再有什么交集,可今晚发生的事,以及她以后还会在a市继续工作,我觉得这份交集,在所难免。

    晓婉,你和我的过去,已经成为了过去。

    我和你的过去,在你心里,过去了吗?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两点多,我躺在床上辗转了很久。

    如果你和你的前任,见面了,是一场仇人相见,那么只需要一顿大餐就会让你彻底忘记。

    可我和于晓婉今晚的见面,却更像一场旧情人的取暖,过去的记忆不论好与坏,总会在你平静的时候,突然出现,扰乱你的心神。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被电话声和门铃声吵醒,我一看时间,闹铃竟然没把我叫醒,昨晚睡的太晚了。

    我疲倦的起身开门,令我意外的是,戴安妮皱着眉头,站在了门外。

    “电话也不接,开门还这么慢,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她疑神疑鬼的问道。

    “学姐,你这么早来,学校不忙了吗?”

    她的出现我有些意外,她的表情我更意外。

    戴安妮没管我的惊讶,自顾自的拖下高跟鞋走进我的卧室,皱着眉头好像在寻找什么,一无所获之后,她突然走到我面前,轻轻的闻了一下。

    “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味道?”“流氓,以前我工作那么累,你也不忘天天折腾我,还骗我说是缓解疲劳。”

    她病怏怏的脸色泛起无力的苦笑,手指在我手心上画着圆圈,好似一种信号。

    又不是没睡在一起过。。。

    我和于晓婉在确认恋爱关系之后,我给她讲述过我的孤儿经历,她以照顾我生活的名义,搬到了我当时的家里,开始了一段同居生活,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在我的脑海里,从一个优秀的女朋友,似乎转变成了一个贤惠的妻子,也正是那段同居日子,让我开始向往和她的婚姻,向往有一个家。

    我们太熟悉彼此的身体,彼此的习惯,记忆里,身体上,挥之不去。好马不吃回头草,流氓不打回头炮。

    “你都病成这样了,我留下来,怕你身体吃不消,嘿嘿,你也知道,我特长。”

    她的话让我有些尴尬,我只能嬉皮笑脸一笑而过。“今晚别走了好吗,留下来陪我。”

    她好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紧紧抱住我,身体滚烫,脚下已经站不稳了。

    我将她拦腰抱起,走回了卧室。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彼此之间再牵扯不清,我觉得更难过的会是我。

    这也有违我的职业原则。

    “为什么不肯留下来,又不是没睡在一起过。”

    她抓住我的手,放在她脸上蹭了蹭,这是我曾经对她做过最多的动作,因为她的手很漂亮。

    我突然明白了,我在生病中为什么会想念她,我们两人不过是漂泊在都市里,两个孤独的灵魂,这份想念,只是孤独中想念曾经的温暖。

    她是第一次一个人漂泊在外,她在想念最后一个给她温暖的人。

    海滨城市的夜晚比较凉,于晓婉睡觉喜欢踢被子,刚才一定是睡着了又着凉了。

    我给她量了体温,又让她吃了感冒药,她安静的躺在床上,脸色疲倦,却始终没有合眼。

    “你病了需要多休息,快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走。”“你已经病的意识模糊了,赶紧休息,我去找找体温计。”

    我帮她盖上被子,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比刚才还要烫。

    回忆本来就应该是美好的,只要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

    关于我和于晓婉在香海镇的回忆,我甚至找不到让我难过的片段,她时刻都是那么贴心,那么懂事,每一个片段看起来她都像一个合格的妻子,除了订婚宴那次记忆。

    晓婉,既然回忆是如此美好,就让过去的都过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