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尝尝人间烟火 (感谢武迪爱白雯露打赏神笔)
    “跟我你也没个正经,什么事直说吧。”

    “也没什么事,我这新认识个妹子,周末想请风哥吃个饭,让你给我把把关,你最好把你的小秘书也带上,正好两男两女。”

    我的语气很不正经。

    “你小子是不是看上我秘书了,直说,我可以介绍给你。”

    他回答得更不正经。

    “别闹,我哪敢抢总裁的女人,周末能来不。”

    “最近有点忙,到时候等我电话吧。”

    其实我是想借着吃饭的机会,让戴安妮和穆尘风见面,如果聊得好可以谈谈拉赞助的事,虽然我和他是朋友,开口直接让人掏钱显得太不仗义,美人计就不一样了,英雄难过美人关。

    呵呵,风哥,你不是说你定力强吗。

    一点钟的时候,夏心语没来,她在微信上和我说,最近都不会来店里了,我也乐得清闲,和她接触有被戴安妮发现的风险,她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身边突然出现男人,消息很容易传到学姐的耳朵里。

    只可惜,该来的总会来。

    三点钟我接到了夏心语的电话,她说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医院里,让我去看看她。

    夏心语生病了?

    既然是朋友关系,我无法推脱。

    目前她没提出过分要求,我表现的太抗拒对我不利,暂时稳住她是最好的选择。

    我带上蛋糕和牛奶跟萱萱说有外卖要送,就骑车去了医院。

    外卖这活就是这点最好,想走随时可以走。

    医院是一家小型的私人医院,不在学校里我就放心了,不会被太多人看见。医院开在大学城附近,除了头疼脑热的小病以外,我觉得妇科应该是主要业务。

    为什么呢?我想你应该懂得,年轻人嘛,一时激情难以控制,没注意安全,中标了。

    一进医院就感觉有点冰冷,我也奇怪,为什么医院里的温度要比外面低呢。

    按照夏心语给的地址,我找到了一间单间的病房,一开门我就看了夏心语躺在病床上,本来就缺少血色的脸上,看起来更加惨白。

    “你就是林小暖吗?”

    坐在病床边的女孩开口问我,我想她应该是夏心语的室友吧。

    我点头默认。

    “心语一大早就发高烧,她不想来医院,我们看她烧的太厉害了,几个人硬拖着她过来的,她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好好照顾她,我先走了。”

    女孩简单交代几句就离开了。

    没想到夏心语这么倔强,病了不看医生,作死?室友就一个人留下,我估计她平时太清高,又少言寡语,跟室友的关系比较一般。

    “是不是这几天晚上睡觉着凉了。”

    夏心语躺在病床上,只穿了一套纯白色的真丝睡裙,柔顺光滑的面料凸显出了她迷人的轮廓,身材纤细修长,丰满的上围显得格格不入,却异常显眼。

    没想到仙女的身材很有料啊,怪不得和戴安妮齐名,身材也禁得起考验。

    群众的眼光果然是雪亮的。

    我立刻帮她盖上被子,毕竟我要和她保持好距离,我们是朋友,而已。

    病床下是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还是个可爱的兔子形状,看来清高的仙女,心里也装着一个少女。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她无力的躺在床上,一双杏眼嗔怨的看着我,看得我不敢直视。

    她的眼睛泛着柔情,并非是动情,她天生就有一对含情的杏眼。

    “你本来身体就弱,这几天晚上特别凉,怎么不注意呢,我有一个朋友也像你一样,晚上熬夜着凉了,第二天就发烧。”

    我给她倒了杯热水,像朋友一样唠叨她。

    “我从小身体就虚弱,一点小病就撑不住,所以我特别讨厌生病。”

    “那你也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发烧一上午也不去医院,你真以为你是仙女,会长生不老啊。”

    夏心语被我逗得咯咯的笑了,眉眼之间有几分害羞,她应该不经常笑。

    “来,仙女,尝尝人间的烟火。”

    我把蛋糕递给她,她对我摇摇头,皱起细细的柳眉。

    “不食人间烟火?”

    我挑着眉毛打趣的对她说。

    “你喂我。”

    她温柔的说道。

    啥?

    都是朋友,我可不想越界,男闺蜜这活我不干。

    我的表情不太满意,她却指了指自己的右手,上面还在打针输液。

    “我一天没吃东西了,我饿了。”

    她又补了一句。

    “下不为例!”

    我严肃的对她说,说完端起蛋糕,喂了她一口,她满足的笑了,只不过惨白的脸色,没有了昔日仙女的风采。

    “我还要。”

    她柔声的要求道。

    “你也喜欢吃甜食?不像啊。”

    我又喂了她一口,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吃什么无所谓,心里甜就好。”

    呵呵,我不越界,你想越界。

    病房里两人,一个喂一个吃,动作很暧昧,心里却是一个进攻一个防守。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张熟悉的帅脸,让我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停在夏心语嘴边。穆尘风在电话里爽朗的笑了。

    “哪有,我这是意外,没想到风哥也是文化人,你这个有文化的流氓,是不是拿下小秘书了。”

    留言册上和夏心语的对诗暂时告一段落,她说既然已经认识了,纸上对诗毫无意义,仙女就是这么清高。

    她说得也没错,纸上的战役已经转移到了我和她面对面的接触,上次是斗琴,那下一次是斗什么?

    我觉得应该发挥我的特长,床上决斗。“风哥,转行做白酒生意了?”

    我开头就调笑他。

    “臭小子,你打电话就为了嘲笑我是不。”方婷始终低着头,脸色有些尴尬,双手搓在一起,一提到她的母亲,她显得很焦虑。

    我端起花茶送到何主任面前,跟他热情的聊了几句,我也是在避免方婷尴尬。

    “现在的年轻人,主动去学书法的越来越少了,都喜欢那些新奇的东西,再过一代,我怕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要传不下去了。”下午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穆尘风和云川医药合作的广告,广告做的古声古色,很有人文性和公益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电视上经常放的白酒广告呢。

    我直接给他打了电话。

    我和何主任聊了几句,方婷要去上课,两人各自离开了。

    方婷家里的事,我是无意中听到,暂时别告诉小胖了,起码方婷是不希望别人知道。

    家家都有自己的难心事,原来方婷的失眠和她的母亲有关,女孩子面子薄,她不肯告诉别人,我估计小胖和她的室友都不知道。

    何主任作为她的主任,当然会了解学生的家里状况。

    “年轻人对书法不感兴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怎么,你有兴趣吗,我看你这根基不错,是个练书法的好苗子。”

    他语气温和,对我抛出了橄榄枝。

    “主任过奖了,我哪有什么根基,天天店里忙不开,要是有机会了,我一定让主任给我指点一二。”提起书法,何主任难掩脸上的忧虑,大有古代文人忧国忧民的气势。

    “主任也不用想得那么悲观,下一代年轻人可以从小就培养他们重视华夏传统,书法国画易学不易精,主任你没想过收几个徒弟,把手艺传下去吗。”

    何主任身上的儒气和朴实,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谈吐之间温和有礼,对年轻人语气关切和善,与我想象中的大学主任完全不同,他更像一个关心年轻人的长辈,而不是笑里藏刀的领导。

    其实何主任偶尔会在早晨来咖啡店坐几分钟,喝杯花茶,看看报纸,只不过上次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他来的次数也不多,我没机会和他真正认识。

    他坐在方婷对面,一脸关心的安慰焦虑的方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