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臭流氓,来接我
    “学姐,我不提了行不,我就是让你最近注意身体,别生病了。”

    “知道了,臭流氓,你也注意身体。”

    。。。。。。

    舞蹈练习室。

    “安妮,和谁发微信呢,怎么脸都红了。”

    方婷伸手掐了一下戴安妮的脸蛋,调笑道。

    “没和谁,可能是天太热了。”

    戴安妮遮遮掩掩的回答。

    “今天早上看你气冲冲的出门了,是不是小白脸又惹你生气了。”

    “他有不惹我生气的时候吗?昨天晚上他去前女友家里,被我发现了。”

    戴安妮说得很自豪,对自己的聪明机智非常满意。

    “什么?去前女友家里!臭男人,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裤裆!我现在去找他去!”

    直爽的方婷忍不住气愤,戴安妮连忙拉住她解释道:“婷婷你别去了,我早上去找过他,他老实交代了,他前女友是小胖的表姐,生病了去照顾一下,什么都没做就回来了。”

    “原来还是小胖的表姐,那你相信他说的?”

    “恩。”

    戴安妮害羞的点点头,方婷对好朋友的坚定表示了相信,她笑嘻嘻的掐了一下戴安妮的小屁股,调戏道:“安妮,你是不是被他睡傻了。”

    “哎呀,婷婷别闹了,他要是敢碰我,我早就打死他了。”

    戴安妮说得自己都脸红了,因为确实是“睡”在一起了。

    脾气火爆又傲娇的戴安妮,在方婷面前,总会被调戏得毫无还手之力。

    “婷婷,这几天太累了,周末把小胖和臭流氓叫出来一起去市区玩吧。”

    “周末啊?周末。。。我要回家,不能陪你了。”

    提到周末,方婷脸色有些尴尬,甚至不自觉的泛起了焦虑。

    “哦,你最近几周经常回家,是不是家里有事啊?”

    戴安妮看到她的不自然,关心的问她。

    “没什么事,给你们两个留出单独的空间还不好?傻安妮,你跟小白脸,可要注意安全啊!”

    方婷故意把注意安全四个字说得轻挑,惹的戴安妮又羞又气。

    “哎呀,婷婷你还乱说,我饶不了你!”

    说完戴安妮身份粉嫩的小手朝方婷胸前抓过去。

    两个少女互相袭胸打闹的场面,又一次上演了。

    。。。。。。

    下班回到家里,我照常喝了中药,按照药后的要求,不能吃任何辛辣的食物,本来我口味就重,吃清淡的,导致我这几天吃东西嘴里都没味道。

    之后的几天,夏心语身体恢复,我偶尔会去琴房给她送一杯红茶,当然都是她要求我去的,听说魏子轩也会时不时的出现,依然保持着对仙女的热情,从小棉袄路线变成了怜香惜玉的保护。

    我表示很开心,把妹子就要有韧劲,没有凿不破的城墙,没有攻不破的防线,没有不融化的冰山。

    只要魏男神别把我当敌人就好,我觉得他应该是回去之后,冷静下来想通了,那天是夏心语故意拒绝他才拿我挡枪的。

    不知不觉,我来咖啡店工作了一个月,第一个月的工资的确很可观,副店长加送外卖,虽然平时很少有休息,可我却活得如鱼得水。

    戴安妮连续忙了几天没有出现,只是偶尔的微信联系,晚上九点的电话,似乎成了我和她的习惯,每天到了那个时间段,我都会不自觉的想她,学姐,你也会想我吗?

    我也非常犯贱的主动给她讲了一次睡前故事,之后的几天里,她只要在电话里困了,就会对我说三个字,讲故事。

    萱萱说老板一个月会回来,和老流氓的第一次交手,即将开始了,我必须得保住店里“大众闺蜜”的地位。

    周五的晚上,我拿到工资,就兴奋的催促萱萱叫王晨出来,萱萱算是我来a市的第一个朋友了。

    “妹子,你两口子想吃什么,别客气,哥请你!”

    我豪言壮语。

    “既然你都发工资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小暖哥,戴安妮怎么没叫出来。”

    萱萱见我只有一个人,有些替我惋惜。

    昨晚我问过戴安妮了,她说今天晚上不一定有时间,如果来了会提前给我打电话。

    眼看已经下班了,电话还没来,我估计学姐还在忙吧。

    “她最近学校很忙,估计是来不了。你怎么对戴安妮这么好奇呢?羡慕她胸大?”

    我一脸坏笑的对她说。

    “没个正经的,我是关心你的单身问题呢,再说了,谁羡慕了,我的也不小,哼。”

    她撇着小嘴,自信的挺了挺胸脯,一副不服输的模样可爱至极。

    平时我一调戏她,她都是脸红害羞的,这次居然奋起反抗,看来小美女对自己的身材也很自信。

    王晨,你得好好“爱护”啊。

    我和萱萱一致认为,劳动人民要吃肉,所以选了一家韩式的烤肉店。

    王晨刚下班就风尘仆仆的赶来了,还穿着西装革履的工作服,他一坐下萱萱就温柔的帮他擦汗倒水,一副新婚妻子的贤惠模样,让我有些羡慕。

    这大概就是家人的感觉。

    东西刚刚上齐,我起开啤酒,管它中药忌口不忌口的,准备开吃,电话却响了,我直接接起电话,却听到了最美妙的娇嗔。

    “臭流氓,下楼来接我。”“你还敢提那天,要不是你气我,我能被迫在你家住一晚上吗?”

    我能感觉出来,戴安妮是在假装生气,因为那天晚上对于我和她,是两个人牵绊的开始。

    夏心语因为病了一天,坐在车上脸色疲倦,昏昏欲睡,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觉,纤细的长腿和粉红的小拖鞋,无疑是一种诱惑,司机的眼睛不断的看着后视镜,我真担心他看走神了再出车祸。

    到了她宿舍楼下,我没法扶她回寝室,只能麻烦路过的女生帮忙,叮嘱一句好好休息,我转身就跑,民乐系的宿舍楼离舞蹈系很近,这里不适合我装逼。

    “学姐,这几天晚上的气温很凉,你白天那么辛苦,晚上可要注意保暖,你睡觉不老实爱踢被子。”戴安妮以为我最后一句话是在调戏她。

    “上次你来我家那天,第二天早上你整个人都要骑我身上了,你说你睡觉能老实吗?”

    我拿出事实依据。“这离你学校可不近啊,我背不动。”

    我同样语气倔强,因为我真背不动啊。

    “那我自己走回去。”回到咖啡店,我给戴安妮发了一条微信关心她。

    “臭流氓!谁睡觉不老实了!”

    从身体接触上攻破一个女人的防线,是一种很高端的手段,尤其是面对不经世事的少女。

    可我不想跟夏心语有进一步的关系,所以我在克制两人关系的进展,尽量保持朋友的距离,她对我的目的又不单纯,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魏子轩。

    她语气倔强。

    又是倔强?

    面对倔强又病弱的夏心语,我只能服软,大概是男人天生的保护**吧。

    我并没有抱着她走出医院,而是选择搀扶。

    男女关系中,两个人不断的接触,也是在不断入侵对方的底线,从一开的陌生,说话恭敬,到第一次暧昧的话语,第一身体接触,底线被对方不断的触碰,心理防线开始渐渐放松,到最后防线失守。说完她穿上粉红色的小拖鞋,就要走出病房,可没走几步她就已经摇摇欲坠,站不稳了,我上前扶住她,一脸无奈。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跟自己过意不去,有必要吗?你现在这状态我自行车送不了你,要不折中一下,打车行不。”

    “你都这样了还要回去?”

    夏心语强撑着身体从病床上坐起来,我不解的问她。

    “我讨厌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