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赶着去洞房
    一进屋我就抱着她坐到沙发上,气喘嘘嘘,上楼的时候,我想放她下来,她却死死搂住我的脖子耍赖,非要折腾我一步一步的抱她上楼,她这是在报复我刚才占她便宜。

    我靠,那可是顶楼啊,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

    跳五楼倒是不费劲。

    “学姐,你一直舒服的躺在我怀里,怎么出汗了?”

    我用纸巾擦着她额头的汗。

    “替你治病累的。”

    她瞪了我一眼。

    呵呵,她这一路打我可没少使劲儿。

    “晚上不用回寝室吗?”

    我轻轻搂住她的腰,对戴安妮的主动入住有点好奇。

    “室友全回家了,我一个害怕。”

    她坐在我腿上,伸手脱下高跟鞋,晃了晃粉嫩的小脚丫,长期练舞蹈的人,脚会承受很多力量变得缺少美感,而戴安妮却保持住了少女般粉嫩,让我看得直流口水。

    她轻轻揉着自己的脚踝,缓解疲劳。

    出了汗,两人身体的酒精散发了不少,恢复了清醒。

    “走了一下午,很累吧。”

    我试探的问她。

    “是啊,又是买礼物又是买裙子的,能不累吗。”

    她皱着眉头脱口而出。

    果然被我猜中了,戴安妮说晚上不一定会来,其实是要给我惊喜,她整个下午都在精心准备晚上的见面,连这条裙子都是刚刚买的。

    戴安妮对我的重视,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温暖,我拉住她的小手开心的问道:“学姐,那我的礼物呢,我的奖励呢。”

    “看把你急的,又不是不给你。”

    她白了我一眼,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深色的包装盒,我打开盒子,礼物有点出乎意料。

    一个电动剃须刀,光看商标我就知道价格不菲。

    我一直觉得,剃须刀就像男人的内裤一样,是男人的贴身物品,女孩送给男人这样的礼物,是一种亲密的暗示,宣誓领地占有,就好比男人会送女人文胸发卡一样,表示时刻想亲近她。

    送这种礼物,是需要勇气的。

    可戴安妮有没有想到这些呢?

    女神的感情经历几乎为零,她能明白一些礼物的暗语吗?

    总不能解释成,女神是想让我注意个人卫生吧。

    “我。。。我看见卫生间里的剃须刀太旧了,就送你个新的。”

    她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是啊,我那剃须刀都跟我快三年了,每次刮胡子,剃须刀的声音都像个老头子在苟延残喘,活不了几天了。

    我想从戴安妮的双眼读出她的心里话,她却转过头不敢和我对视。

    她明白礼物的含义?

    “那奖励呢,是不是亲一下。”

    我承认,我在女神面前已经越来越无耻了。

    “你想得美!”

    她推了我一把,从包里又拿出了一件粉红色的丝质睡裙。

    “这就是奖励?”

    这睡裙明显不是给我穿的。

    “以后这件睡衣就放在你这,给我保存好了,即使我不穿它,你也要每周洗一次。”

    她看着粉红色的睡裙,显然对这种款式很满意。

    原来戴安妮下午还买了睡衣,她确实履行了之前的约定,留一套睡衣放在我这。

    我激动的想问女神打算什么时候搬来,她却拿着睡衣,光着小脚丫去洗澡了。

    听着卫生间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我在客厅里坐立不安。

    和戴安妮住在一起,她一定会对我严防死守,上次侥幸一起睡在了卧室,当时我也心无杂念。

    可今晚呢?

    我可是流氓啊!

    女神今晚就睡在我家里,我不出手,有损职业道德!

    不一会,戴安妮穿着粉红色的睡裙,雾气蒙蒙的走了出来,深栗色的长发滴着水珠,卸妆之后的她,脸上泛着红润和阵阵水汽,有一种清新的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清澈动人,让人看了心如止水。

    “以后家里买一个风筒吧,头发不吹干怎么睡觉呀。”

    “还有,你的沐浴露不适合女孩子用,以后我买一瓶放在这。”

    “明天我要早起,你起来给我做饭。”

    戴安妮边擦着头发,边像女主人一样给我布下任务。

    睡衣之下,我看到了她玲珑的曲线,美妙的身姿若隐若现,让我望眼欲穿。

    这也坚定了我今晚行动的决心。

    “学姐,你头发没干也睡不了,一起看个电影吧。”

    文艺青年的套路,我一直轻车熟路。

    “不看恐怖电影。”

    她想起了上次一起看的泰国恐怖电影,心有余悸。

    关掉客厅的灯,休闲的气氛很浓,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播放的是我存在硬盘里的经典影片,韩国电影《霜花店》。

    这是一部场面宏大的韩国古装宫廷电影,剧中奇葩的三角恋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女主角也是如今非常熟悉的智孝。(看过running man都知道她吧)。

    电影一开始就是紧张宫廷刺杀,戴安妮看得很认真,女孩都喜欢看宫廷斗争,而皇后一出场,她就兴奋的拉着我大喊,这是智孝。

    我都佩服的机智,电影选的太特么到位了。

    戴安妮看得入迷,剧情渐入佳境,我暗暗的向她身边靠过去。

    皇帝为了让皇后怀上龙种,让护卫洪麟和皇后同床。

    没错,这是一部艺术片,你懂的。

    画面中一男一女**缠绵,让客厅里的气氛突然安静,只有两人静静的呼吸。

    我观察着戴安妮的表情,她脸色红润,轻咬着嘴唇,呼吸逐渐凌乱,两只小手抓住衣角,雪白的长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好似一番挣扎。

    电视里动情的声音,让她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明显变得急促,我猜测女神是第一次看这类电影。

    我悄悄坐到她身后,伸手轻轻搂住她的肩膀,触碰的瞬间,她的身体像失去了力气一样,柔软无力的靠在我怀里,没有一丝挣扎。

    我已经无心欣赏电视里的激情,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戴安妮身体在发烫,阵阵温热隔着薄薄睡衣,燃烧了我心中的无名火焰。“啊~林小暖!我打死你!”

    我抱着戴安妮,忍受她一路捶打,终于到家了。

    戴安妮在我怀里咯咯的笑着,小手非常不老实的挠着我的胳肢窝,扰乱我的步伐。

    又跟我调皮?

    我伸手掐了一下她,手感柔软,仅仅隔着一层丝质的长裙。“那像什么?”

    “赶着去洞房啊!”

    我猥琐一笑,说完加快了步伐。下一个家吗?

    又或者是,最后一个家。

    “流氓,我们回家吧。”她感觉到了我的触碰,不满的捶了我一下。

    “学姐,我抱着个美女在街上跑,可不像是赶着去投胎的样。”

    我说得一本正经,抱起戴安妮一路小跑。

    “你刚吃完东西,慢点跑,又不是赶着去投胎。”

    二十一岁的时候,我以为香海镇的那间小屋就是我的家,因为那里,还留着于晓婉的缠绵。

    我不曾想过,这里也会成为我心中的家。

    “啊~臭流氓,萱萱刚走你就犯病了是不是。”

    她一声娇喊,嗔怪我一句,小手慌忙的拉起下身的裙摆,她穿的是高开叉长裙,被我抱起来,稍有不慎就会走光。

    “学姐,病情加重,急需回家治疗。”戴安妮眼含温柔的对我说。

    我看着她温柔的双眼,心里像打了强心剂一样,大手用力将她拦腰抱起,就好像回到了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无礼的公主抱。

    我们回家吧。

    家之于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七岁的时候,我以为孤儿院的那张小床就是我的家,每天晚上,姐姐都会哄着我相拥而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