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六尘五染入凡间
    女神你对接吻很好奇?

    找我呀!

    我是专家,我可以亲自指导你!

    我起床直接去厨房开始忙碌,学姐又想吃蛋炒饭了,这好像也成了她的习惯。

    戴安妮洗漱完走出卫生间,看见我有些不自然。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她语气犹豫,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呵呵,不用愧疚,我也没要你负责。

    “早就。。。不是,刚刚睡醒,我就来给你做饭了。”

    我一激动,差点说漏嘴了。

    做好饭,我主动把炒饭端到客厅,戴安妮吃了几口,满意的点点头。

    “今天是周末,学校还忙?”

    “一会要帮老师定一下节目,下午去市区签最后一个赞助,赞助的事就算完了,还好赶在筹备结束之前赞助费拉够了。”

    看来赞助的事女神已经解决了。

    吃完饭,我骑自行车把她送回学校,临走的时候,我们默契的抱了一下。

    不知不觉,我和她也互相留下了太多的习惯。

    她习惯了我的家,习惯了我的蛋炒饭,习惯了我的睡前故事,习惯了睡在我胸膛。

    我习惯了她的傲娇,习惯了她的拳头,习惯了她身上的味道,习惯看到那一抹深栗色的长发。

    习惯,已经时刻存在于我和她的生活里。

    今天是周六,正是我休息的日子,在家闲得无聊,于是决定做个“大扫除”,把硬盘中的岛国电影分类整理一下!

    只可惜才整理了四部,卫生纸就用完了,只得作罢。

    呵呵,太久不用枪了,子弹存的太多,纸都不够用了。

    正准备下楼买纸,接到了夏心语的电话,她让我送一杯咖啡到琴房,便挂了电话。

    我靠,今天我不上班的,不负责送外卖。

    于是我毅然决然的买了瓶矿泉水,虽然我并不是太想见夏心语,但我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排斥,人家都说做朋友了,我过分排斥显得没有风度,而且我对她的身份既担心又好奇,一个病弱多娇的少女,为什么会凤鸣曲?她对我到底知道多少?

    一进琴房,便看见夏心语一身白衣,安静的坐在窗边。

    青丝掩面,随风而摆,阳光下,她如雪的肌肤看不到血色,雪白得不真实,安静的她好似画中人画中仙。

    与戴安妮的活力四射恰恰相反,她的美,是一种安静的美。

    “书生,你好像不太想见我。”

    她把头转向窗外,语气轻柔却是责怪。

    我皮笑肉不笑的对她说:“一介草莽,怎敢惊扰仙女抚琴。”

    “那我的咖啡呢?”

    “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清水更适合你。”

    我连忙劝道,生怕她又倔强,那我可没办法了,我感觉她对一些认定的事情,非常执着。

    抛开和戴安妮的争斗不说。

    我和她在留言册上的斗诗,她说留言册上的斗诗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以为会就此结束,昨天下午时候,便把那页纸撕下来保存起来。

    可她还是在那首诗的下面,对出了工整的回复,让我至今难忘。

    一见心语,两夜难眠,

    三更了无梦,四日度如年,

    五音六律心意乱,七弦八响奏缠绵,

    九曲回肠相思不断,十里长亭相见无言。

    十里长亭思君不见,九天仙女巧入凡间。

    八落七零心无怨,六尘五染书生现。

    四月书仙缘,三笑共婵娟。

    两心相许,一梦人间。

    。。。

    我靠。。。

    不愧是才女啊,不愧是仙女啊!

    我简直要脱裤子跪拜了。

    我留下的上篇,本身格式就不够规范,是想挑衅她给她出难题,内容更是露骨的倾诉相思之情,**裸的调戏她。

    上次仙女以藏头诗大骂我是白痴,本以为这次她会继续变着法的羞辱我。

    思君入凡间,六尘已五染,书仙缘?梦人间?

    夏心语居然回复了一个缠绵婉转,仙女下凡寻书生的柔情告白!

    卧槽。。。

    当时我看完这段诗,一颗文艺**丝的心,被这份柔情牵扯得悸动难安,方寸大乱。

    还好当时夏心语不在身边,要不然我真会忍不住拜倒在她裙下。

    六尘不染本是佛语,有心无凡欲,不染杂念的意思,仙女甘愿下凡,沾染尘念,动了凡人**,心中却无怨无悔。

    这两句的意境实在是太妙了,每一句都在敲击我的大脑,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夏仙女,你真的是要下凡了。

    为了我一介书生?

    还是因为和戴安妮的争斗?

    这首诗,应该是她认识我之后留下的,她骨子里那份倔强和执着,让我避无可避。

    夏心语,你知不知道,这一步棋,你走得太冒险。

    执着能够跋山涉水,可执着并不能刀尖起舞。

    和我一介流氓书生交手,你能占到便宜吗?

    不过夏心语很聪明,她知道我流氓的本性,嘲笑和讥讽没有效果,美色诱惑我心里也有了防范,她改用了诗情画意的缠绵悱恻,如同古代才子佳人的妙语生情,让才子抛弃功名利禄,只为博取佳人芳心。

    她居然把斗诗变成了一种**!

    她的才华太绝世。

    她的仙颜太倾城。

    她的腹黑太可怕。

    我以为我流氓的本性,会占到上风,可夏心语的聪明好像稍胜我一筹,让我对自己的策略泛起思考。

    “你上次说的没错,过于古板的名曲,大家未必听得懂,这几天我也在考虑是不是要换个风格。”

    她柔声细语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恩,应该换个风格,要不你干脆不弹琴了吧。”

    我故意为难,说得不着边际。

    “我会的乐器很多,你帮我选一个?”

    她随意的回答道。

    她居然还会其他的乐器,不用说,肯定也是样样精通。

    “我感觉****就挺好,男人都喜欢。”她自言自语的埋怨我一句,起身下床,光着小脚丫走出了卧室。

    关门的一瞬间,我睁开双眼,狠狠的舔着自己的嘴唇,这里还残留着女神的味道,心里一阵窃喜。

    女神偷吻我,大概是还想尝试上次的感觉吧。

    我心里被憋的已经吐血三升了。

    没有我配合,怎么可能一样啊。戴安妮对接吻的好奇,让我体内的艺术细胞不断涌动。

    “一点都不好玩。”

    “臭流氓,这么不好玩,你怎么总想要亲我?”伴随着愉悦的鸟语,在这个轻快的早晨,戴安妮调皮的回了我一记偷吻,她湿润的双唇,软软的印在我的唇瓣上,我能感觉出来,女神对于接吻有着很好奇的心理,她试探性的伸出小舌头,轻舔着我的嘴唇,却不知道如何获得那份美妙。

    “熟睡”中的我,心急如焚!

    学姐!接吻,在我心中,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行为,它是人类情感基因中的本能需求,是通往女人身体道路上的第一道大门。

    如果说流氓是一种艺术,那么女人便是艺术的中心,接吻则是打开艺术大门的关键钥匙。

    几番试探,戴安妮毫无收获,她泛起了疑问。

    她是想起和我在ktv那次亲吻,当时亲吻的瞬间,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让她对亲吻充满了好奇。

    我觉得不算吧,至少戴安妮对我是不存在预谋,只有我预谋她的可能。

    在宿醉的第二天,戴安妮在客厅熟睡的时候,我也曾偷偷亲吻过她,只不过她并没有发现。

    电影里那么多接吻教学你都忘了吗?

    我真想就地将女神按到,现场跟她表演一次我闻名职业圈的接吻绝活——林式舌舞。

    “恩?怎么跟上次感觉不一样呢?”你到是伸进来啊!

    舌吻知道不!

    关于亲吻,有人曾这样定义过。

    男人主动吻女人是突发事件,女人主动吻男人是预谋事件。

    可偷吻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