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情深入骨
    “你。。。你是谁呀,臭男人,别抱着我。”

    她说得含糊不清,无力的挣扎了几下,更像是抚摸。

    讲道理好不好。

    不是我抱你啊,明明是你倒在我怀里的,我现在松手,你脑袋不得磕出血?

    我对她的醉态有点无奈,喝成这样了还敢半夜乱跑,还跑进流氓家里了。

    “你看清楚了,我不认识你。”

    我轻轻扶起她的头,想唤醒她最后一丝清醒。

    整个房间都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她的半张脸,因为她的长发遮住另一侧脸庞。

    她抬起头,睁开迷离的双眼,我故意正对着月光,让她看清我的脸,她看到了我,却突然睁大双眼,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凄声喊道:“少瑜,是你吗?少瑜你终于回来了!”

    “谁?你认错人了。”

    “你终于回来啦!呜~”

    她用尽全力一把将我扑到在地,趴在我胸前,浑身却软弱无力,泣不成声。

    我被她突然的举动吓坏了,身体磕在地板上,来不及疼痛,就被她香软的身体压得心惊胆战。

    这女人是喝晕了,把我看成她男朋友了?

    人在喝醉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心中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因为酒精彻底点燃了那份相思之苦,你只不过是想痛快的发泄,不管眼前的人是谁。

    我想,这个女人,恐怕是因为太过想念心里的那个人,而去买醉,误打误撞的闯入我家,把我当作了他。

    她趴在我怀里哭声连连,悲痛和相思化作泪水,湿透了我的衣襟。

    “混蛋!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了。”

    “我好想你啊。”

    “这次别走了好吗。”

    她边哭边说,好似诉着多年的想念。

    她边说边打,又好似发泄多年的等待。

    她是个可怜人,可怜的哭声让我心酸不已,无力的捶打让我心见犹怜。

    既然这样,今晚我就不做流氓做好人吧。

    “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我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呜~抱紧我。”

    她哭得有气无力,说话得声音很小,我轻轻抱住她,却没有一丝杂念。

    “我好想你,我不许你走了。”

    她说得可怜兮兮,声音颤抖,刚说完,突然起身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可她醉得厉害,连脱衣服都手软。

    卧槽!

    这什么情况!

    我连忙上前阻止,她气得急切的撕扯上衣,撕扯不动就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擦了,美女你快住手,我可做不到坐怀不乱,你这是逼我犯罪啊!

    我用力一把将她抱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走了,我绝对不会走了,你喝醉了别乱动,听话。”

    她被我抱在怀里无力挣扎,便将头探到了我的脸旁,嘴里的阵阵酒气吹到我面前,醉人心神的味道让我心慌意乱,我侧过脸不敢呼吸,她却调皮的伸出舌头轻舔我的侧脸,我的脸色感觉到了几滴冰凉的眼泪。

    她对那个人的想念,深入骨髓,再次“见面”,眼泪如相思的长河,止不住的决堤了。

    其实世上最可怜的人,莫过于这种情深入骨的女人,她们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就会入骨一生,心里再也装不下他人,即使等待让她白了头,却不会断了念。

    世间女子千万种,唯有情深愿白头。

    我轻抚她波浪式的长发,安抚她激动的情绪,她浑身无力,醉醺醺的躺在我怀里,不断重复的说着:“你终于回来了。。。”

    嘴里呢喃着醉话,她终于沉沉睡去了,我抱起她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月光下,她满面的泪水好似诉不尽的悲伤。

    今晚我就好人做到底吧。

    能帮一个痴情可怜人发泄一次痛苦,我也算积德行善了。

    我帮她把被子盖上,转身出门,睡在了沙发上。

    身体的疼痛不过是人生的苦刑,心灵的疼痛才是最可怕的折磨。

    我不知道一个突然闯进家里的女人意味着什么,但醉酒她,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今夜到底有多悲伤。

    第二天我早早醒来,洗漱完毕准备上班,打开卧室的门,却看见她依然在沉沉的睡着。

    一头酒红色的波浪长发妖异迷人,异常显眼,只可惜她侧对着我,我依旧没有看清她的脸,只看到她的眼角下,有一颗泪痣。

    有人说,有泪痣的人情路坎坷,一生都在为情所困。

    我对这颗泪痣泛起了同情。

    我悄悄关上卧室的门,做了一份早餐留给她,算是最后的怜悯吧。其实我并不想去看清她的长相,一次突然的闯入留下一个陌生的夜晚,这样很好,记住她的长相,只会让我偶尔想起她,心生同情。

    同情也是一种悲伤的情绪,我只想嬉皮笑脸的生活下去。

    “美女,我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昨晚你喝醉了酒误闯我家,不过你别担心,我睡在了客厅,餐桌上有早餐。这一次陌生的邂逅,就当做陌生的回忆忘记吧。”

    我在客厅里留下了一个字条,离开了。我想用力扶起怀里的女人,可她全身却软得像滩水一样,无力支撑。

    醉的不轻啊。

    门一打开,一阵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只不过这味道是红酒的味道,闻起来让人心里发软,而不是排斥。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身体一沉,女人香软的身躯扑倒在我怀里,伴着阵阵酒气,让昏暗无光的客厅里,生起了几分迷离的气氛。

    我看不清她的脸,甚至看不清她的衣服,汹涌的上围压在我怀里,柔软无比,我双手架在她纤细的腰身上,摸出了她身材的轮廓,凹凸有致。大半夜,让不让人消停了。

    怎么莫名其妙就来个女人敲门,还是喝醉的。

    “美女,你好像走错门了,这是我家。”我走出卧室,寻找声音的来源,摩擦的声响停止了,我却听到了一阵魅人的呼吸声,声音急促有几分凄苦,带着阵阵妖媚,乱人心神。

    有人?

    在门外?通过手上和胸前的触感,我能判断出,女人的身材很火辣,一种诱人的火辣,再加上她身上勾人的酒香,触碰的一瞬间就撩起了我心中的一股火,小小暖立刻抬了头。

    卧槽!

    喝醉敲错门了?

    我并没有开门,想等着她离开再睡觉,门外的女人好像不打算放弃,她开始不断的用力敲门,一次比一次声响,我被扰的没有办法,只能开门劝说。

    和戴安妮结束了视频,心里感觉一阵温暖,每天晚上不在身边,也要互相陪伴,似乎我和她都不想从对方的生活里消失,哪怕是一天。

    收起电脑,安静的房间里,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响,声音像断断续续的摩擦,似乎来自门外,我本能的警惕起来,全身的肌肉骤然绷紧,即使过得安逸没有危机感,可肌肉的记忆依旧灵敏。

    “开门啊~是。。。是我。”

    一声妩媚而又无力的呼喊,把我吓了一跳。

    门外的居然是女人,听这声音好像是喝醉了。我寻声转头,声音居然来自房子的门外,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这个时间谁来找我,为什么不按门铃。

    我透过门镜看不清门外,楼道的灯光并没有亮。

    听觉一直是我比较灵敏的部位,也可以说我的其它感观都比较灵敏,因为人的五感具有相通性。

    有人曾告诉过我,五感灵敏的人,就会产生第六感,这是一种超感官直觉,其实第六感的定义很模糊,没有事实的佐证,我觉得它就是人本能产生的一种危机感。

    安逸悠闲的日子,早就让我没了危机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