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天生媚眼
    看来搬过来的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女神急着出门,她随口的应付其实是她的心里话,因为戴安妮不擅长说谎,她说谎的时候只会吞吞吐吐。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自己开心的像个新郎官,比娶媳妇了还高兴。

    我在女神面前就是这么没出息,一点小小的奖励总能满足很久。

    戴安妮说她下午还要去市区一次,最后一笔赞助昨天并没有签下来,对方貌似想砍价,女神说今天必须把赞助签下来,因为艺术汇演的筹备马上要结束了。

    和穆尘风约定周末一起吃饭的事算是没成,他因为太忙没时间过来,告诉我下周请我吃饭赔罪,我强调一定要带上他的小秘书。

    他的小秘书看起来很细皮嫩肉很清纯,穆尘风却说自己定力好。

    呵呵,我要亲自教教小秘书如果拿下她的霸道总裁,让你跟我吹牛逼。

    上午小胖闲得无聊,就来店里坐了一会,现在的他,已经一根筋的想着方婷了,和萱萱再见面,也没有那么尴尬,反而更像熟悉的朋友。

    “萱萱,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你自己别什么家务都做,省得给他惯出毛病,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让火炉哥揍他去。”

    小胖开着萱萱的玩笑还不忘带上我。

    萱萱勤劳懂事,和王晨同居之后,更像个贤惠的小妻子,家务的事,我估计王晨想做她都不会同意,她的爱就是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包容一切。

    “女人做家务很正常嘛,放心吧,他要是敢欺负我,小暖哥第一个不放过他。倒是你呀,我怎么感觉你又胖了呢,该减肥了小胖。”

    萱萱笑得很甜,两个酒窝有几分可爱的味道。

    小胖被说得有些好不意思,憨憨的笑了,因为这几天他化悲痛为食量,确实吃了不少。

    有些人把饭变成了屎,而有些人把饭变成了肉。

    我捶了一下小胖的肚子,他的肚子荡漾了几下,结实有弹性。

    嗯,你真该把这些肉变成屎了。

    “小胖,听说你最近和女孩约会了?什么时候带出来让我见见。”

    萱萱一脸好奇的问他。

    小胖瞪了我一眼,因为是我告诉萱萱的。

    “嘿嘿,别听他胡说。”

    和方婷的关系不明确,小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我可没胡说,萱萱我告诉你啊,那女孩的身材,别提有多好了。。。”

    我故意使坏,小胖瞬间堵住了我的嘴,对萱萱尴尬的笑了笑。

    “这有什么不敢说的,你看小暖哥,都和戴安妮约会了,还把她带出和我一起吃过饭了,戴安妮真的好漂亮,人也特别好。”

    提起戴安妮萱萱忍不住赞美。

    小胖听完萱萱的话,先是眼珠子一转,突然嘿嘿一笑,我暗叫不好。

    靠,这小子要反咬我一口。

    “何止是约会啊!我火炉哥把妹的速度谁敢不服,三垒都没上,直接本垒打!”

    “嗯?什么本垒打?”

    萱萱听得莫名其妙。

    流氓的专业术语她当然不懂。

    我连忙拉住小胖阻止他对我的反击。

    还好小胖知道分寸,没有说得太直接,他只是想让我难堪。

    “快中午了胖子,你不是要去找方婷吗,别迟到了。”

    我提醒小胖,让他赶紧离开现场。

    他得意的一笑,准备离开,我和萱萱一起把他送到门外,三人刚走出门,却看见一辆红色的跑车轻盈的驶过越来越近,缓缓的停在了咖啡店的门前。

    我看着跑车感觉有点眼熟,玫红色?

    跑车在我们三人面前停下来,车门打开,却走出了一抹扎眼的火红色,如果一团热情的火焰。

    我定眼看去,下车的女人,一袭火红色的连衣长裙,如一股热浪铺面绽开,低胸的款式让她傲人的双峰向外涌动,性感的长裙配合着女人火辣的身材,让我和小胖不由得睁大眼睛,咽起口水。

    一双长腿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腰肢款款扭动,风情万种。

    一头酒红色的波浪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撩人的风情,这种颜色对于男人,是一种强烈的刺激,不仅刺激着视觉,也在刺激着下半身。

    长发之下,是一双不同寻常的双眼,眼角细长有神却妖媚迷人,捕获人心。

    这是一双媚眼!让男人看了无法自拔的媚眼!

    媚眼如丝,我的心跳突然加速。

    媚眼之下,是一张勾魂夺魄的性感红唇,似乎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诱惑,诱惑你去狠狠的吻住她的双唇,诱惑你深深的沉迷她的火红色。

    她从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扭动迷人的身姿,向我们三人走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透着一股妩媚和妖异,诱惑着每一双眼睛,蛊惑着每个男人的心神。

    我被她妩媚的风情惊得深吸一口。

    这特么就是天生勾引男人的妖精啊!

    她一身妩媚撩人的气质,哪个男人看了不是裤裆一挺!

    眼前狐媚的女人越走越近,火红色的长裙,酒红色的波浪,都是对男人的致命诱惑。

    只不过这一头酒红色的波浪,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火红色的长裙停在我面前,她突然摘下墨镜吃惊的看着我,一双媚眼泛起柔情。

    我同样震惊的看着她,因为在她的眼角下,有一颗泪痣。

    萱萱拍了我一下,提醒我镇定,她缓缓开口道。

    “老板,你回来啦。”再说吧?

    她竟然不是拒绝!

    “学姐,要不你搬过来住吧,我可以天天给你做饭,我拿手的厨艺可不光只有蛋炒饭。”

    我循循善诱。

    “我才不过去呢,天天跟你见面,还不得被你活活气死。”我拿出一番好意,却说得不怀好意。

    “臭流氓,少跟我贫嘴,今天我还要忙,搬过去的事再说吧。”

    伴着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她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流氓不仅要有文化,还要懂法!

    千万别一失枪成千古恨,开了不该开的枪,下辈子就可以铁窗赏菊空余恨了。

    希望她能弄清楚,昨天晚上我是好心收留,不是图谋不轨,因为我不想和她再见面了,就当做听了一次陌生人的情感故事吧。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戴安妮应该是在穿衣服。

    “这不是担心你吗,怕你自己吃饭不规律,把自己饿瘦了。”

    周日的上午,店里人稍多,因为周末会有一些白领休息,来店里稍坐一会,他们多数都是从北海大学毕业的,偶尔会回来看看自己的青春故地。

    我给戴安妮打了电话,提醒她吃早饭。

    她也可以在我家里等我回来,反正我人也跑不了,行李虽然不值钱可都在家里呢。

    昨晚我是清醒的,她醉得意识模糊,如果我真对她做什么了,那可是犯法啊。

    酒红色的波浪长发,玫红色的跑车。

    她对红色还真是偏爱啊。

    我有点怀疑她昨晚醉成那样是怎么开过来的。匆匆走下楼,我发现小区里停了一辆玫红色的跑车,车标我还不认识,我一直认为我这辈子是没能力拥有自己的车了,所以我平时不怎么了解汽车品牌,更别说这辆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豪车了,豪车我只认识玛莎拉蒂的车标,因为它看起来像粪叉子。

    这辆玫红色的跑车从来没在小区附近停过,难道这是那个女人的车?

    一个陌生女人的深夜闯入,让我的心情不由得有些复杂,她昨夜凄凉颤抖的哭泣,好似一段无法释怀的悲伤往事。

    我没有记住她的长相,同样,醉酒醒来的她,也会记不起昨夜的失控情绪,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我在字条上清楚的写下了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以示清白,她如果担心昨夜我对她做了什么,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对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