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红酒疗伤 (感谢土豪内心高傲的萝莉控打赏玉佩)
    我喜欢涨工资,给涨不。

    车行到市区,老板果然选了一家港式餐厅,其实我是随口说的,想看看老板喜欢吃什么,多说几句夸赞的话,拍拍马屁。

    难道我直接拍中了?

    港式餐厅的菜式比较中西结合,中式菜式比较精致,西式菜式比较大众,环境安静,装修现代,服务周到,我一直觉得在这里约会吃饭,要比西餐厅更适合,用刀叉提升不了多少逼格,露怯了还容易被女孩偷笑。

    和女孩的约会场所,尽量要选择自己熟悉的主场,别没事自己给自己下脚拌。

    三人一走进餐厅,沈玲玉一身火红色的妖魅气息,几乎吸引了全部男人的目光,如果说戴安妮的娇美,会让女人也会欣喜的多看几眼,那么沈玲玉的妩媚风情,只会招来女人的嫉妒,在她们看来,这是故意勾引男人的表现。

    呵呵,这能怪谁呢?

    这双媚眼真够无辜的。

    我到是很好奇,老板为什么会偏爱红色?

    即使心有思念,女人还是会保持着对美的追求。

    红色会更完美的展示她的千娇百媚。

    “林小暖,第一次一起吃饭,喝点酒怎么样?”

    沈玲玉媚眼轻挑,稍展风情。

    看得我呼吸一紧,赶紧低下头开吃。

    “对呀,小暖哥,一起喝点吧。”

    萱萱热情的配合,在桌下轻轻踢了我一下,她应该是希望我和老板化解尴尬。

    喝酒能化解尴尬?

    当然能,北方人一顿烧烤一顿啤酒,说几句醉话吹几句牛逼,喝完酒仇人都能拜把子。

    这也正应了北方的一句民间俗语: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服务员端上来一瓶红酒,给我们三人都倒了一杯。

    “老板,你很喜欢喝酒吗?”

    我低头吃着东西。

    “恩,这几年习惯了,每天睡前不喝一点睡不着。”

    她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轻轻闻了一口,似乎很享受红酒的味道。

    是思念难眠吗?

    “我以前失眠的时候也用过这办法,还真挺有效,喝得醉熏熏的连梦都没有,直接睡到天亮,我和一个朋友说过这个方法,她还不信,非说我这是馊主意。”

    我随口说笑道。

    沈玲玉听完轻笑了一声,随后嗔了我一句:“林小暖,你知不知道,和别人说话要看着对方说,你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我可是你老板。”

    我倒是想看啊,你那双媚眼,我怕看多了,走上前辈的老路。

    我嘿嘿一笑主动举杯三人干了一杯,红酒我喝得并不多,主要是没钱喝,但是我记得红酒的酒精度不低,而且后劲很大,这种酒催眠效果确实不错。

    喝完酒老板起身去了卫生间,我借机问起萱萱。

    “老板是不是经常出去旅行散散心。”

    “恩,差不多一个月就回出去一次,快了一周就回来,慢了就会一个月才回来。”

    不愧是养尊处优的女人啊,没事就出去散散心自我疗伤,我感觉老板是个有钱的主,咖啡店可能就是个小产业,她没兴趣去管,就全都交给最信任的萱萱了。

    “你说老板为什么会破例招我呢,她不是不想用男员工了吗。”

    “那你得谢谢我了,因为事先答应小胖了,一定要帮他忙,所以你的名额是我保下的。”

    她对我自豪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萱萱为了还小胖的人情,让老板破例答应了一次,我觉得萱萱和老板的关系已经不是主顾关系了,她们之间有着很深的友谊。

    既然老板喜欢游山玩水,我想她这次回来,最多休息一个月又会出去了,而我,就会成为店里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老板今晚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吃东西的胃口也好,她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吧。

    “老板,这一个月又去哪玩了,讲给我们听听好不好。”

    萱萱拉着她的胳膊,好像在对姐姐撒娇,我也摆出认真听的架势,想听听老板旅游的见闻,好抓住机会拍马屁。

    “恩,这次我去了西北那里,一点都不好玩,空气干燥一个月都没下过雨,我感觉我的皮肤都干得没水分了,明天我要去一趟美容院。”

    沈玲玉边摸自己的脸蛋边抱怨。

    她一个海滨城市长大的女人,怎么能受了西北的干旱气候。

    华夏西北,是一片古老沧桑的土地,那里依然保存着千年古城,和一些悠久神秘的文化,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里出来的爷们,个个都是二斤白酒。

    “老板,你没尝尝西北的面食吗,那可是闻名全国的。”

    我饶有兴趣的问她。

    西北人的主食就是面食,光面条就有好几种做法,我下面的手艺,就是从那里学来的。

    “刚吃的时候感觉特别好吃,可天天吃面食,谁受得了,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想吃面了。”

    提起面食,沈玲玉皱起眉头一脸无辜,养尊处优的她对生活质量有着很高的要求。

    “还有别的好玩的吗。”

    萱萱蹭了蹭她的胳膊。

    “小丫头,是不是又想跟我要礼物了。”

    沈玲玉掐了一下萱萱的脸蛋,萱萱乖巧的点点头。

    “对不起了萱萱,这次我回来的太匆忙了,没来得及买。”

    她摸了摸萱萱的头。

    “那好吧。”

    我们三人又喝了几杯,萱萱的脸蛋红扑扑的,我知道她的酒量不错,沈玲玉倒是有几分醉意,一双媚眼透着几分迷离,她的酒量并不是太好。

    本以为醉意之下,沈玲玉会泛起伤感,不过她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我和她聊起了不少关于西北的话题,她静静的听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让我很奇怪。

    “老板,这次打算休息多久再走。”

    萱萱很期待下次的礼物。

    “这次我不走了。”沈玲玉说得随意,并没有回头。

    喜欢就好?

    三个女人的手,也是三个女人不同的生活品味。

    我观察着沈玲玉的手,发现她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戒指,戒指质朴无华,看起来并不昂贵,和她一身艳丽的打扮不太搭配,我想这是某个重要的人留给她的吧,因为无名指的戒指,代表着订婚。

    她戴在左手上,说明她很珍惜,因为人的左手并不常用,戒指会受到保护不被磨损。“我是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你跟我学什么。”

    萱萱嘟着小嘴,表示抗议,其实萱萱每次叫老板的语气都像叫姐姐一样,很亲昵。

    “随他吧,喜欢就好。”而眼前的老板沈玲玉,同样的妩媚迷人,天生艳骨,媚眼如丝,却对一个人相思入骨,心已凄凉。

    但愿同名不同命。

    “别叫我老板了,我叫沈玲玉。”“还是叫老板吧,随萱萱。”

    第一天就直呼老板的大名,有点作死。

    夏心语的手白皙如雪,修长纤细,轻盈灵动。

    沈玲玉的手如葱如玉,光滑细嫩,优雅娇柔。

    美到极致却戛然而止,嗟叹不已。

    她就是民国四大美人之一,阮玲玉。

    她身上妩媚慵懒的气质,妩媚不同于戴安妮的娇美,慵懒不同于夏心语的安静。

    判断一个女人的生活品味,就要看她的手,因为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戴安妮的手白里透红,水嫩柔软,小巧玲珑。她懒懒的声音透着一丝愉悦,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如果没有昨晚意外撞见她的醉酒失态,我觉得,沈玲玉看起来更像一个生活高雅养尊处优的女人。

    玲珑透骨,美人如玉。

    玲玉,一个多情妩媚的名字,又或者是一个悲情凄美的名字。

    因为曾经同样有一位叫玲玉的女人,风情万种,妩媚迷人,红遍旧上海,却情路坎坷,始终没得到一个男人的真心,最终留下一句“人言可畏”而香消玉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