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情绪净化器
    她又喝醉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沈玲玉,她醉眼迷离,语气嗔怒的命令道:“你喝还是不喝。”

    说完她白嫩的足面无意间刮了一下我的小腿,柔软的触感让我筷子一抖。

    “喝!”

    我没出息的举起酒杯,跟沈玲玉连喝了两杯。

    其实这只是她急着喝酒的无意之举,如果真想桌下**,那应该把高跟鞋脱了才对。

    本该早早结束的职场晚餐,却因为沈玲玉的贪酒,变成了一次红酒漫谈,沈玲玉聊起了她的旅游见闻,抱怨起了各地区令她不满的经历,例如江南太过湿气,川蜀过于炎热,海岛的男人太懒,北方的女人剽悍,似乎每一次旅行,都无法令她满意,所以她一次又一次的要踏上新的的旅程。

    可盲目的寻找,如何会有方向?

    有时候人在刻意回避一件事,其实是心里的自欺欺人,沈玲玉不断的旅行疗伤,就是在欺骗着自己内心的痛苦。

    萱萱在一旁不断劝酒,让我不知不觉有点醉意。

    红酒上头,会让人越来越醉,后劲很大。

    我喝了一杯清茶醒醒酒,不敢再喝酒,萱萱却在旁边窃笑,我才发现这小妮子今晚没怎么喝酒。

    “丫头,劝劝老板,别喝了,连着两天喝醉,对女人身体不好。”

    我想在沈玲玉喝醉之前结束酒局。

    “你是在关心老板?”

    萱萱借着气氛调戏我。

    “我是在关心你,反正她喝醉了又不是我照顾,我猜,老板这么贪酒,以前喝醉的时候,没少折腾你吧,今晚你打算怎么照顾她?”

    我说得有恃无恐。

    昨晚沈玲玉在醉的那么严重,都能找到我家,说明她每次喝醉都会去找萱萱,而且次数还不少,路记得很熟。

    听完我的话,萱萱像惊醒了一样喊道:“哎呀,不能再让她喝了,我晚上要回家没法照顾她呀。”

    萱萱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当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每次老板醉酒都去她家里。

    沈玲玉从卫生间回来,萱萱立刻开始劝她别再喝了。

    这才对嘛,你终于站对队伍了。

    我不掏出王炸,你真以为农民斗不过地主?

    沈玲玉今晚的情绪不错,酒醉三分醒的状态刚好适合睡眠,她也没再贪酒,三人走出餐厅,我和萱萱要一起会大学城,沈玲玉没说要回家,而是要一起回咖啡店里,那里有她的私人卧室。

    喝酒没法开车,我找了个代驾,代驾的人看见老板的跑车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虽然我不懂车,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这辆红色跑车是个奢侈品。

    回到家,我洗了个澡,今天没法喝中药了,因为那个傻逼留下说明,忌酒后喝药。

    不过中药的效果,让我感觉身体明显恢复了良好状态,包括我的酒量,红酒的后劲上头,却只有微微醉意,我还是很清醒的。

    清醒的看见时钟,是九点钟。

    “臭流氓,你晚了两分钟了。”

    电话刚打通,就听到戴安妮的不满,我在电话里没脸没皮的笑了。

    “笑什么,晚上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提醒我吃饭。”

    她又是一句娇嗔的埋怨。

    “学姐你别生气,下班我就被老板叫去一起吃饭,没来得及打电话,工作需要。”

    “你老板回来了?”

    “你认识我老板吗?”

    我突然想起来,萱萱说过,老板是认识戴安妮的。

    “不太熟,我妈妈认识她。”

    恩?

    沈玲玉的年龄最多二十六七岁,怎么会认识戴安妮的妈妈,她也是艺术圈的人?

    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音乐,女神应该是在听歌的,音乐有点伤感。

    最近女人都流行伤感吗?

    “学姐,你在听《钟无艳》?”

    我能记住歌声的名字,因为它太有名了,钟无艳可是战国时期著名的丑女皇后。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这是关于她的著名典故。

    而如今,这句话成了大多数男人最理性的人生状态。

    “是啊,你也听过这首歌吗?”

    戴安妮的情绪不太高涨。

    何止是听过,男不听七友,女不听钟无艳。

    这两首歌可是著名的备胎之歌,一个是男备胎,一个是女备胎。

    伤心的时候千万别听,听完歌词就是一把备胎泪。

    “学姐,你不知道这首歌的含义吗?”

    我试探的问她。

    “不知道。”

    女神没当过备胎,她当然不懂歌词的含义。

    但我却得到了另一个的答案。

    “心情不好?”

    戴安妮一刚接电话就娇嗔的埋怨我,又听这么悲的歌,肯定是心情不好了。

    “非常不好!”

    她没对我掩饰自己的情绪,好像在等待着我的安慰。

    这也许就是牵绊之中的一份默契吧,她知道无论怎么对我发火,我都会嬉皮笑脸毫不反抗。所以,她也能感觉到,无论自己的情绪有多坏,都不会影响到我,反而我会成为她的情绪净化器。

    因为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快乐的回忆。

    既然是情绪净化器,那就冲我来吧,反正我脸皮厚心态好,等你心情好了,我再把便宜占回来。

    “学姐,说吧,是不是谁占你便宜了,我去揍他,就我这业务能力,除了我谁还有实力能占到学姐的便宜,关公面前耍大刀,他肯定是作弊了,给我讲讲他的手段,我现在就戳穿他,让他在同行面前无地自容,再也不敢占你便宜。”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得正义感十足,好像个护花流氓。

    戴安妮被我的胡说八道逗笑了。

    “臭流氓,别人敢占我便宜,早被我打死了,就你脸皮厚不怕死,怎么打都不长记性。”

    “嘿嘿,学姐,那说说为什么心情不好。”

    我见机问她。

    “呜~流氓,我可能做错事了。”脑中正在胡乱的猜测,我却突然感觉到,小腿上有一阵轻轻的触碰,我低头看了一眼,一只火红色的高跟鞋正有意无意的碰着我的小腿。

    恩?

    那还能赢吗?

    “陪你的老板喝酒,你很为难吗?”

    沈玲玉没有责怪,反而语气轻挑。那么她的似笑非笑一定是她心里的一种情绪展露,只不过我对她了解不多,猜不出来。

    猜不出来,那就更不能喝酒了,她这种情绪,我隐隐觉得跟我有关。

    昨晚沈玲玉宿醉失忆了,不存在和我有什么交集,主动让我陪她喝酒?萱萱开心的举杯庆祝,和老板喝了一杯。

    小丫头,找到长期饭票也不想着带上哥哥我。

    我气呼呼的又吃了一大块肉,沈玲玉却举起酒杯送到我面前。职场规则中,能陪老板喝酒,那是加深和领导关系的重要机会,也是拍马屁的好时机,因为喝得飘飘然了,你的马屁怎么拍都不会歪。

    可刚刚沈玲玉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觉得很奇怪,她的气质和眉眼,如果正常的笑应该是挡不住的妩媚,即使存在挑逗的眼神,也是她不自然流露出来的,这是一双媚眼该有的自然表情。

    你站错队伍了知道吗。

    俩农民斗地主,你给地主顺什么牌。

    她注视着杯中的红酒,犹豫了一会,回答了萱萱,又好像在说着另一个答案。

    “真的不走了?那我以后就可以天天跟着老板蹭吃蹭喝啦。”

    “呵呵,不胜酒力。”

    我非常不识趣的拒绝了,招来萱萱一记白眼。

    我擦了,怎么老板一回来你就站在她那边了。“林小暖,陪我多喝几杯。”

    她的声音妩媚撩人,带着淡淡的醉意。

    人生的旅途总会有一个终点,对于女人来说,她们的终点就是那一场期望已久的婚姻,那是她们爱情的终点。

    我觉得沈玲玉的盲目旅行,就是在坐一辆不问去向的列车,她不知道该在哪里下车,因为她不知道列车终点在哪里,只能一次次的试看沿途的风景。

    “这次我不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