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新冠
    天空湛蓝,纤尘不染。()

    这样好的天气,又恰逢青轩城每年一次的仙基礼,青轩的“战神场”自然尤为热闹。

    看台上人声鼎沸,人们多在猜测谁最可能成为本届“新冠”,而擂台旁的受礼者们,或摩拳擦掌,或凝神聚气,空气显得十分紧张。

    谁也没有注意到,看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着位黑衣少年,他戴着风帽,面目笼罩在一片阴影中,却仍显棱角分明。少年玄色的双眸深不可测,其目光正凝聚在看台正中的一尊石球上,那石球呈墨色,其上刻有夔龙纹饰,气势不凡。这石球便是今日的考官,人称感应球。

    每届仙基礼的核心,即仙基测试,受礼者需触摸感应球,若其发出光亮,则表明仙基已成,至少进入了赤品境界。其实真正来者中,不少青年早便超越了这层境界。

    “依我看,本届的‘新冠’毫无悬念,必是太子殿下无疑!”看台上有人议道。

    “那也未必,仙城乃卧虎藏龙之地,谁知这届有没有黑马?”另一人摇了摇头。

    “黑马?”另一人笑了,“你们可知,太子殿下天赋寒体元,卓尔不群,加之修炼有术,其实力早已远超同辈了!”

    议论声传到了少年耳中,他眉头微蹙,面上却依然冷峻。

    “娘,如果您泉下有知,今日一定要看儿子如何证明仙力!”少年心中坚定道。母亲逝去的痛苦已化作了深入骨髓的坚韧,少年不远万里从凡尘赶来,就是为了取得高修资格。这少年名叫牧翡。

    要知道,这仙基礼乃是仙城最为重要的仪式,来此受礼者皆是适龄的修仙青年。受礼后,即表示仙力得到了权威认可,从此可以报考各大仙院,进行更高层次的修炼。

    今日受礼的少男少女们皆是毕业于中级仙校、经过千锤百炼的高手,而牧翡的体元才刚刚苏醒。照常理,他绝不该来,但他知道,他的体元与常人不同,他是千年难遇的电体元!他的体元沉睡了十六年之久,直至最近,才苏醒。可惜,他的父母却已不在人世。最令他痛心疾首的是,母亲亡故,乃因遭人毒手,此仇不报,他誓不为人!

    擂台旁却有位锦衣少年,面若冠玉,举止优雅,他嘴角的微笑显示出无比的自信。他便是青轩城的太子淳于璟。他的一举一动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今日的新冠,似乎非他莫属。

    而今日耀眼之人,除了太子殿下,还有一位,便是坐在贵宾席正中,穿着银红丽服的高贵妇人。此人乃青轩王后、太子之母冷昭婞,今日亲临,便是要一睹儿子夺取新冠的风采。十六年的悉心栽培,皇室的独有特训,她对太子夺冠很有把握。此时,她只淡淡地品茗,悠悠地养神,清风拂过,带起她一丝志在必得的微笑。

    昨日的血腥已随风而逝,曾经的屠戮也化归尘埃,挡道的消失,碍眼的灭掉,冷后还是冷后,牧翡却成了孤儿。

    阳光隐退,天地间忽然有股肃杀之气,只听检测官一声令下,受礼者便纷纷登场,测试仙力。

    “赤品三段!”

    “绿品二段!”

    ……

    少男少女们竭尽全力,使感应球发出光辉。

    太子淳于璟并不着急,只在台下静静看着,还不时和近身侍卫交流两句。

    “欧阳寒,蓝品五段!”检测官报道。

    淳于璟的微笑淡了,目光投向台上。

    “太子殿下,欧阳世子也不过如此。”侍卫低笑道。

    “不可大意。”淳于璟摇头道。

    欧阳寒走下台时,目光凌厉地扫了眼淳于璟。

    终于该淳于璟上场了。

    他起身时,全场骤然安静下来,仿佛在等待一个神圣的时刻。只见他轻轻飞身上台,凝神运气,遂双手缓缓触及感应球。

    墨色的感应球开始逐渐变亮,散发出幽蓝的光。

    “是蓝品。”看台上的人们低议道。

    牧翡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他默默注视着淳于璟的发挥。

    感应球越来越亮,幽蓝之中渐渐幻化出了紫色……

    “淳于璟,蓝品七段!”检测官报道。

    “果然人中龙凤啊,太子殿下厉害了!”人们赞叹道。

    淳于璟收了仙气,对着众人拱手一笑。

    “恭喜太子殿下,已炼至蓝纹境的第七段!”检测官躬身道。

    “先生过奖了。”淳于璟谦逊道。

    便见检测官转身对众人道:“眼下,受测者中,以淳于殿下仙力最高,若再无挑战者,本届新冠便是淳于殿下!”

    欧阳寒双瞳一缩,心恨道:“淳于璟,你居然反超我两段了?”欧阳寒忽觉淳于璟在之前的比试中,定是刻意掩藏了实力,但他此刻也只能眼看“新冠”落入其手。

    淳于璟傲视群雄,见无人再敢问鼎“新冠”,不觉满意地笑了。

    看台上,冷后轻啜了一口香茗,只觉心旷神怡。

    “且慢!”这一声破空而出,全场顿时一凝。

    淳于璟眉头一蹙,循声望去。

    只见一黑色身影,兔起鹘落,已至眼前。

    侍卫见了,忙抢身上台,排开“一”字,挡在了淳于璟身前。

    “你?”检测官还自错愕。

    “先生,我也是来受礼的。”牧翡朗声道。

    这声音瞬间传入冷后耳中,她手中的茶差点儿斜溢出来!

    “娘娘!”侍女低唤了声,屈膝接过她手中的茶。

    清湛出鞘,电光骤起,那晚的画面在冷后脑中疾闪而过,她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挑战太子殿下!”侍卫长呵道。

    “在下无意挑战谁,在下只是想完成仙城受礼而已。”牧翡冷静道。

    侍卫官见牧翡并无惧意,不觉怒火中烧,上前一步,低狠道:“知趣就快滚!别坏了殿下好事!”

    牧翡见其眼中有火,只退开一步,问检测官道:“先生,你怎么说?”

    然不等检测官开口,侍卫长却抢道:“这也简单,你若过得了我这一关,便让你受礼!”

    牧翡目光一扫,四名侍卫,各个铜头铁臂,身强力壮,且其不携兵器,必是使用仙术无疑。

    淳于璟在侍卫身后负手而立,越看越觉有趣。他很清楚,这四名随身侍卫,都是顶级高手,眼下这少年想要一举越过四人阻挡,实是自不量力!他原想着这少年若是求情,便给他一条出路,谁知这少年却毫不示弱。那么,看看好戏也是无妨。

    看台上的人们早已议论纷纷,他们想不明白,这少年怎敢跟太子殿下过不去?这不找死么?

    然受礼者中,却有一位俏丽少女,一直热切地看着牧翡,在她眼中,牧翡恰如她想象中的英雄:挺拔、冷峻、以少敌多!这少女身着一袭海棠蝶舞裙,愈显娇嫩水灵,她便是青轩仙统教头之女白芩婉。

    此时牧翡心中只有一念,那便是突破人墙,完成受礼。

    心念既起,他的双瞳忽然汇集了凛冽寒光!

    侍卫长与之对视,不觉心头一震:“这小子仙品不凡,绝不可轻视!”当即双掌发力,轰出猛虎连环圈!

    此铁圈由仙气所铸,然刚劲之势却丝毫不逊任何铁器,且因侍卫长气息浑厚,故三环连至,几无间隙!

    “这也太狠了!”白芩婉见此气势,便觉不忿。

    淳于璟却淡淡一笑,心想这小子也该知难而退了。

    然电光火石间,却听“当当”两声,便见铁环相撞,反扑侍卫而去!

    众人睁大了眼,一阵唏嘘。

    “太子小心!”侍卫长不料铁环反弹,只怕其伤了淳于璟,忙飞身捉回。他这一喊,竟引得另外三人忙将淳于璟团团护住,生怕意外发生。

    牧翡趁此空隙,已跃至感应球前,对检测官微微拱手。

    “请住手!”检测官大喝一声。

    侍卫长见胜负已分,虽是羞恼,却也不敢妄动。

    “请罢。”检测官对牧翡道。

    众人正自惊叹,却见感应球已然发光,但那光亮忽明忽暗,极不稳定。

    “哼,什么东西!”侍卫长嗤道。

    牧翡自己也是暗惊,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受礼与否,在此一举。

    白芩婉见了,不禁替牧翡暗暗祈祷起来。

    刚才的打斗,自然耗费了牧翡不少气力,加之他练气时间太短,故一时难以驾驭自身的电体元,以致光亮不稳。好在他心无杂念,因此转眼便宁定下来。

    只见银光渐渐变强,其照射范围竟远超淳于璟刚才的发挥。

    “这……”检测官心惊胆战,阵阵目眩,却迟迟不敢定论。因为,以他的直觉,他想到了电体元,但以他的理智和见识,他绝不敢宣布,这少年电品初阶!

    纵观整个仙界,除魔头外,再无电品。故电品虽悍,却几乎是魔头的代名词,这堂堂仙基典礼上,他怎能宣布这少年是电品仙力?

    惊异的,自然不只他一人。

    冷后早已起身,她凝视着牧翡,面色极其冷淡,心下却闪过一个又一个的杀念。屏风的预言:电体成熟,原是指他!

    淳于璟饱读仙籍,对电体元也略知一二,但他还没有怀疑到那一层,毕竟,眼前这少年和自己年龄相仿,又怎么可能和魔头有染?

    白芩婉祈祷后,睁开眼来,见牧翡笼罩在一片银光之中,越发觉其俊美异常,与众不同。她自然不会把眼前的美好和魔头联系起来,玲珑少女心,绝不会想到电帮的妖邪仙术。

    可是,这场仙基礼,总该有个定论。

    检测官强自镇定下来,清了清嗓,有些颤声道:“这位少年,是罕见体元!”

    牧翡听罢,心石落地。他终于得到了仙城认可,他是仙体元。

    他抬起头,仰望天空,青灰的天际仿佛有父母的目光,“爹、娘,我可以修仙了。”

    忽然,侍卫长的一声干咳打断了他的思路。

    “检测官,那么胜负呢?胜负还没分呢。我们太子殿下……”侍卫长话还没完,却被淳于璟拦住了。

    淳于璟是个聪明人,他不想让大家难堪,也就是说,他并无胜算。

    “隆隆隆——”忽然,一阵异响传出,众人皆是一悚。

    是感应球在振动。

    “这是怎么了?”检测官紧盯着墨色球体,喃喃道。

    牧翡仍站在感应球前,他清楚地看到感应球在逐渐膨胀,其上的夔龙纹饰已经变形,那奇怪的声音来自球体内部!

    “魔、着魔了!”检测官指着感应球,喊道。这么多年来,他只知道,这是一尊安静老实的石头,虽然拥有感应的力量,却不会异常振颤。

    “快,护送殿下离开!”侍卫长忽然大叫道。感应球的诡异变化让他察出了危险!

    随着轰响加剧,天色快速暗沉下来,一时间,阴风四起,寒鸦飞过,人们顿时四散奔逃。

    眼看着侍卫护送淳于璟离开,牧翡却有犹豫。他隐隐有种感觉,是他引动了感应球。

    “喂,公子!你还不快走!”白芩婉见牧翡还不离开,不觉急了。

    牧翡这才注意到台下有位少女,在招呼自己。

    “你快走!”牧翡挥挥手,他的声音却被强大的异响淹没了。

    白芩婉却还想上台去叫他。

    “快走!”牧翡话音未落,却见脚下场地如闪电般快速裂开,幸好他闪避及时,才没坠落裂口当中。裂口竟如树枝分叉,极速展开,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

    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忽然扑向感应球,将其死死保住!

    “砰!”他感到胸口强烈的撞击,一口鲜血喷射而出!霎时间,天旋地转,似有利箭穿心,他的身体如火球般滚烫,翻腾中,直坠裂缝而下……

    “不!”白芩婉痛苦的呼喊响彻擂台上空。

    “哈哈哈哈——”一个苍老的声音席卷而来。

    “电体超群,空前绝后!谁说胜负未分?”

    寒风冷雨,满目苍夷。偌大的战神场上,已空无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