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恶斗断刃犬
    牧紫见这怪兽身形如虎,双翼苍青,利爪似鹰,眼胜铜铃,比之寻常犬类更凶猛数倍,不觉惊出一身冷汗。此兽乃仙界十大凶兽之一,名曰“断刃犬”,此犬外形凶恶,其齿更是削铁如泥,故名“断刃”。

    此时她虽是心惊,却也有怒,因问:“你伤这无辜之人作甚?”

    “要找你住处,可不容易!我路上遇到这小子,问他路,他却倔强不说,那能怪谁?”黑衣人冷笑道。

    “你到底是谁?”牧紫按剑道。

    “堂堂电帮上仙,你竟不识?”

    牧紫又惊又怒:“你电帮滥杀无辜,还敢妄称上仙!”

    黑衣人听罢,却冷笑道:“你一妖妇,躲到这僻静处暗修电功,却又是何居心?”

    “你血口喷人!什么暗修电功?”牧紫怒道。

    “还不承认!仙界之人谁不羡慕电功的威力?只是他们要么有心无胆,要么有胆无识,终究修炼不成,你却不择手段,潜学偷练,如今功成,还想抵赖!”

    牧紫听他诌得有理有据,只气得嘴唇发颤。

    “怎么,你竟没半点儿悔意?”黑衣人扬眉道,“你若此刻悔了,便该自刎谢罪,否则——落在我黑电仙手中,就晚了!”

    “黑电妖?”牧紫哆嗦了下。她曾在青轩城时,确曾听闻魔锦千丈手下有两名绝顶高手,都是凶狠无比,外号便是黑电妖、白电怪。

    “不错,我正是!”黑电妖咧嘴一笑,神情诡异。

    牧紫却强自镇定道:“不管你是谁,总之我对电功是绝无兴趣!”

    “哼,偷学神功,乃是多少人梦寐之事,你既得之,又岂会承认?”黑电妖说罢,忽地亮出刀来,一招“黑云压顶”,便朝牧紫头顶劈落。

    牧紫见其势如猛虎,便知其下了杀手!忙展开全力,挥剑抵挡。交战中,只听“当”的一声,黑电妖以刀劈剑,却未占上风。

    牧紫不觉心奇道:“曾闻黑电妖刀行天下,无人能敌!然瞧他情形,未必高出我多少啊。”

    原来这“黑电妖”乃是冷后所化,故其仙力、刀法与真正的黑电妖相比,实是相差甚远!只是她深知自己贵为青轩王后,若是被人知道擅自出城,诛杀牧紫,那实是于理不容!然若不灭牧紫,此事又如鲠在喉,于是她只有痛下决心,冒死一搏。故她刚一出城,便用精湛的仙术易容为黑电妖,以掩人耳目。

    牧紫心疑时,手中剑却不停,只是这微一分神,便险些着了冷后的道儿,她心中一惊,忙凝神应敌。就此时,却忽听人道:“夫人,你且歇手,让老朽来战!”

    牧紫回头一看,只见姜嬷嬷手持金刚锤,飞身而来,其身手矫健,竟不减当年。牧紫先是一喜,随即却惊道:“姜嬷嬷?”

    姜嬷嬷一面应战,一面道:“夫人放心,少主安全得很!”

    冷后忽见有人助战,只冷冷一笑,登时便派上了断刃犬。她所携两犬,一唤“紫电”、一唤“青霜”。

    那“紫电”得令,立时血口大张,扑了上去!

    姜嬷嬷见其来势凶猛,忙闪身避开,一时也不敢直接相拼。

    牧紫见姜嬷嬷暂时牵制了对手,忙去扶起地上那人,正要替他止血,却见那“青霜”龇牙咧嘴,飞扑而来。断刃犬本就嗜血成性,适才闻到地上之人的血气,早已垂涎欲滴,此时见主人发令,便肆无忌惮了。

    牧紫见青霜飞扑而来,不觉大恐,然也只有咬牙迎战。

    青霜见牧紫功力平平,便也不惧,忽一甩尾,便想打落牧紫手中宝剑!牧紫避闪不及,顿觉虎口剧震,剑虽未脱手,虎口却已震出血来!这一来,她不觉心中一黯,接连几招,她也多是严守门户,无暇反攻;偶然间,又瞥见姜嬷嬷身受夹攻,渐落下风,她不禁更是惶急,心念电转间,忽想到了“玉磬诀”。

    这“玉磬诀”本是她与丈夫琴瑟和鸣的灵犀之作,于此血腥中使出,实是有辱此剑法,且这剑法单人使出,威力便会削弱一半,然此时性命攸关,她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然因她久未过招,剑法已是生疏,那青霜狡猾,见她剑法生涩,便虚意相欺,暗中却观其破绽;几招之后,便抓住其身后一漏洞,趁势飞攻!牧紫剑法不敌,不觉大惊失色!

    忽然,电光一闪,一把长剑斜刺而来。

    只听青霜一声惨叫,登时扑倒在地。

    “是谁?”冷后见爱犬受伤,不觉大惊;转眼看时,只见此人头戴面具,难辨容貌。瞧其身形,却是一男子。

    “翡儿!”牧紫忽见儿子前来相救,不禁又喜又怕。

    冷后一听,不觉一颤。她登时想起牧紫有一子,本叫淳于翡,也该十六七岁了。眼下这“翡儿”,便该是他。

    且说青霜本要飞扑牧紫,不料却中了牧翡一剑,此时恼痛交加,回身便向牧翡扑来!牧翡忙跃身避开,却以一招“飞沙走石”乱其眼目。青霜心知此人厉害,也不敢鲁莽相撞,眼见剑光晃眼,只得挥翅击开。

    “少主,这断刃犬能吞噬铁刃,凶险得狠,你千万小心!”姜嬷嬷忙在旁提醒。然她微一分神,手中力道便弱了些,就此刹那,手中的金刚锤便被紫电抓去,嚼了个粉碎!其后冷昭婞又趁机点了她的穴道。

    “快,给我拿下那小子!”冷后见制住了姜嬷嬷,便令两犬围攻牧翡。她见牧翡剑法精妙,早已忐忑,只暗恨道:“今日既来了,便要斩草除根!”

    牧翡适才循声而来,见母亲被恶犬所欺,自是不顾一切,拼命相救,直至此时,他才注意到那青霜双瞳幽光莫测,紫电步步逼近,眼神更比野狼凶戾,心中不觉一颤。

    牧紫眼见两犬欲夹攻爱子,不由护子心切,霎时间,胆气横生,忽叫道:“牧翡,你让开,让娘来料理这恶犬!”说着,一招“长啸幽篁”便向青霜刺去。

    她刚才因为胆怯,那“玉磬”剑法便欠了威力,此时却调动了全身仙力,故这一剑便与刚才大不相同。冷后一见牧紫招式迅捷,不由分说便迎了上去。

    牧翡紧盯着两犬,两犬也步步逼近……

    牧翡感到它们浑身散发着一股嗜血的烈性,不禁陡然想起了几年前在冰莲岛上遇到的两匹野狼,那两狼死在他的剑下,却也险些令他丧命!他猛觉心跳加速,剑握得更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