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见性眼
    方天游见牧紫好容易转醒,身体极是虚弱,若黑电妖又卷土重来,那她便更是危险了,于是使出了定音神功,欲先探得消息。nv生小说网(w?)

    只见他仙气上行,充盈双耳,两耳霎时间变作透明的蓝色,这招定音神功练至精湛处,方圆百里的声音皆可纳入耳中。

    不多时,便有说话声夹杂着犬吠声传来。

    只听一男子惊道:“冷后,您……受伤了!”

    方天游不觉心惊:“冷后?难道是我青轩城的冷后?”

    却听一女子声音:“鲁将军!”那女子显是唬了一跳,“你来这儿作甚?”

    “回冷后,下官乃奉惠王之命,前去查看牧夫人的安危。”

    “哎,鲁将军,你到底迟了步!今日若非本宫及时赶到蕖园,只怕牧紫妹妹便要遭不测呢!”

    听至此,方天游更是疑惑丛生了,那“蕖园”正是牧紫一家住处,可见这冷后确实认得牧紫。

    “啊,”听语气,鲁将军显是惊讶之至,“冷后您……实是英明,竟能及时赶到……不过这逆贼也太过胆大,竟敢伤及我青轩皇后!”鲁将军显是极为气愤,“皇后,那逆贼到底何人?”

    “如果本宫没看错,那便是黑电妖!”

    “黑电妖?”鲁将军大惊,“皇后,黑电妖何等凶狡,您……伤势如何?”

    “哼,你若早些赶到,本宫自然少些凶险。不过,本宫终是将其驱走了。”

    “什么?”方天游不禁暗叫,“驱走黑电妖的分明是我,怎会是她?她当时却在何处?真是满口胡言!”忽然间,他脑中闪过刚才与黑电妖对战之情,忽觉那“黑电妖”竟有些女子之态,再一联想冷后之话,忽蹦出一念:“那黑电妖会不会是冷后所化?”然此念一出,他自己也是唬了跳。

    却听那鲁将军道:“黑电妖为害仙城,人人痛恨,皇后能将其驱走,真不愧为我青轩英雄啊!”

    方天游越听越觉烦乱,不觉收了仙气,恢复原状。

    “大师,你可听到了什么?”牧翡急道。

    “没什么!”他虽是困惑,却也觉此事重大,不可随意猜测,只是心却奇怪,若那黑衣人真是冷后,那她为何要害牧紫?然一想无果,便索性抛开不管,只对牧翡道:“咱们快走!”说着,便去背牧紫。

    可是三人没走出多远,却又听犬吠传来。

    “黑衣人又来了!”牧翡回头一看,不觉大惊。

    方天游看时,只见空中火光耀眼,一群人马正御风而来!

    “也不知这来者何人,”方天游道,“快,咱们先躲躲!”然他环顾四周,却唯有寸草乱石,哪能藏身?

    情急之中,他灵机一动,放下牧紫道:“这样,我暂将你们点作石头,避人眼目,你们可别出声!”

    “什么?”牧翡惊得瞪大眼睛。他还不及回神,却觉一股劲风袭来,眼前一暗,他和母亲便被罩住了。

    顷刻间,他们三人都化作了怪石,石头表面却留有无数细小气孔,故身藏其中,亦不觉气闷。

    方天游一面用仙气维持着三人的石样外观,一面静观其变。不多时,果听外面人声嘈杂,其中一人道:“鲁将军,咱们既循着血迹,便错不了方向!”

    “不错!”鲁将军道。

    方天游不觉疑道:“他这一路追来作甚?”

    正想着,却听犬吠渐近,便听一人道:“将军,您看,这里也有血迹!”

    “嗯,”鲁将军似若有所思,“这石头真也奇怪!”

    方天游听了这话,虽暗运仙气,却心中一颤。

    “将军,这石头有何奇怪?”

    “你看,此处一望皆是草地,怎单是这里有三块怪石?”

    方天游不觉心悔自己思量不周,然刚才情急,似也别无它策。便此时,却忽觉一股气流从牧紫那方激荡而来,显是其仙气屏障被扰动了。

    “将军你看,这里怎会有根女子的发钗?”

    “糟了!”方天游一听,便知自己忘将牧紫头上的发钗罩住,以致被对方取了去。

    鲁沛只端详着手中发钗,却不答话。

    此时他的仙气分散两处,极耗内力,加之心中不安,额上早已汗湿,就此时,却忽觉石壁上热乎乎的,更听猎犬的“呼哧”声,便知猎狗正贴近了搜寻,不觉一阵心颤,只怕要被识破。

    忽然,鲁沛双眼一亮,便见两道金光扫过牧紫母子所在的石块!

    “将军,你可发现了什么?”

    原来鲁沛是以见性眼检查石块,这种眼力正可识别变形术。然鲁沛却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他不觉眉头一皱。原来方天游仙至“蓝紫”,胜他一筹,故他识别不出。

    “这石头必有蹊跷!”他既见发钗,便不肯放弃搜查。

    “将军,那我们拿这顽石如何?”

    “砸开看个究竟!”有人道。

    方天游一听,急忙加大仙气灌注石壁四方,以保牧翡母子不受惊扰。

    牧翡虽处黑暗之中,外面的一切却听得分明。

    “娘?”他颤声喊道。

    牧紫轻轻应了声,声音虽轻,却如微光,让他心中一亮。

    “娘,你可还好?”

    “嗯,好些了,只是……怎么这么暗啊?”牧紫因伤后,始终昏昏的,故变石之事,竟是不知。

    就在这时,一股大力袭向了牧翡的右面,方天游急忙运气抵住。然仙术作用于两处,实是分散,他不得不加倍使力,以致双臂奇酸。

    “你们且推它看看!”鲁沛忽命道。

    一股新力袭来,方天游顿觉手臂一震,而这一震竟让牧翡和牧紫都感受到了。

    “翡儿,我们在哪啊?”牧紫毕竟伤重,于石中久了,便觉呼吸困难。

    “娘,我们,我们在石头里,你且忍忍。”牧翡担心母亲受不了,终于忍不住喊了声:“方伯伯!”

    方天游忽听石中传出声音,心道:“不好,那小子定是着急了。”此时外有猛推,内有敲打,他的手臂愈发震颤厉害,仙气循环不稳,石形便有些幻变。

    这一变动如何逃得过鲁沛的法眼,他顿时又启“见性眼”,金光再次扫过石面——只见石中若隐若现,似有两人。

    “啊,果然在这儿。”他面露得意之色。

    “刷——”他一个手势,刀剑纷纷出鞘。

    方天游心头一凛,不得不敛气还原。他自知这石块不过障眼而已,对方既已拔出刀剑,定是已被识破。

    “好啊,逆贼,全都滚出来!”鲁沛大呼道。

    牧翡好容易摆脱石困,只觉空气凉爽,令人一振,却忽见四周兵刃相向,不觉骇然。

    原来冷后想借鲁沛之手,了刚才未完之事,便说此次黑电妖巧化作了青衣樵夫,并告诫鲁沛,其随行爪牙则很可能变作牧紫母子的模样。故鲁沛一见方天游及牧紫母子,便以为抓到了贼人。

    “快捉了他们!”鲁沛立时命道。

    牧紫适才得子相助,本已略有好转,然却极需静养,不料此刻又遇突变,惊吓之下,气血上涌,忽竟口吐鲜血!

    “娘!”牧翡见此情景,只觉撕心裂肺,急痛之下,登时拔剑跃起。

    然三道银光却早已袭来!

    “小心了!”方天游见势不妙,忙出招抵挡,然牧翡避闪不及,右肩便已中招。

    这电光火石之间,原是速度的较量。

    原来就在牧翡刚才拔剑之际,三枚菱形暗器便已飞射而出,直袭其右肩、右臂和右腕,幸而方天游眼疾手快,提醒之时便已发招助之,然两旁侍卫却趁机夹攻,以致方天游略失准头,牧翡右肩便中了一招。

    牧翡能躲过两枚暗器,已是万幸。那鲁沛别号“迅菱”,便是因其好用菱形暗器,且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能致人死命。且他一旦出招,便少有失手,只因碰上了方天游,这才三颗之中落了两颗,他颜面大失,只气得脸色铁青,反手拔出背上的玄冰神刀,便向方天游砍去。

    方天游见刀锋寒气逼人,忙以炽焰掌将其化开,然两个回合后,便因适才仙力大耗,掌风便欠了力道,那玄冰神刀却越战越猛,其冷气激荡开来,只令方天游暗觉不妙。

    虽是如此,鲁沛却丝毫不敢懈怠,因方天游不使兵刃,便敢从容接招,单凭胆识,也是远超常人!

    两人各有警惕,却越斗越狠。便此时,牧紫却忽抓住牧翡衣衫,挣扎道:“翡,快……快叫他们停手,那鲁大人,我……认得。”这鲁沛乃惠王的贴身侍卫之一,他虽未辨出牧紫真假,牧紫却认出了他。

    “鲁大人,我娘说她认得你!她有话对你说!”牧翡急呼道。

    鲁沛虽是神刀在手,却渐渐露出破绽来,忽听人叫他,心神一乱,索性飞身跳开,以求喘息之机。方天游见其退避,也就不再穷追,停下来却看牧紫何意。

    “你怎认得我?”鲁沛紧握神刀,一面提防方天游,一面注视牧翡的动静,丝毫不敢疏忽。

    “鲁大人,我知你是……惠王的近身侍卫,你原该认得我。”

    “不错,我是认得牧夫人,但怎知你是真是假?”

    牧紫一听,便知他多半听信了谗言,因说道:“你看样东西,便不该……再疑了。”说着,便让牧翡取出那玉坠来。

    牧翡忙将玉坠取出,鲁沛一看那赤羽雀,顿知黑电妖绝不会知道此节,故知眼前这人,确是牧紫无疑了。心中一震,心想适才险些伤了她母子二人,不禁跪下道:“下官该死,下官有眼不识泰山,不知竟是牧夫人!”

    鲁沛此番便是受惠王之命,前来查视情况,惠王因心疑冷后,故有此安排。

    “你这狗官,受了蛊惑,黑白不分!”方天游一怒之下,便要一掌劈下。

    “慢,”牧紫脸色苍白,望着方天游道,“大师,你……饶了他罢。”

    方天游见说,只好强忍怒气,收了掌。

    那些随从见状,也忙随鲁沛跪下求情,只听鲁沛道:“牧夫人,惠王遣下官来,便是,便是为了保护您,只怪下官失职,以致牧夫人您遭逢不幸!下官回城后,定向惠王请罪!”

    牧紫见状,深叹道:“事已如此……你去罢。”

    鲁沛再无脸跪在牧紫跟前,忙道:“是!”遂率众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