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玉磬诀
    鲁沛犯此大错,心中愧疚之至,沿路返回时,不住寻思如何向惠王交代。 w?忽然他背后一阵阴冷,回头时,只见月色下一人影携着两飞天犬斜刺而来,待其驰近,才发现竟是冷后。他不及思索情由,慌忙率众停下,参见了冷后,心下却觉不妙。

    “鲁大人,你可追到了黑电妖?”冷后语气威严。

    鲁沛心念一转,忙道:“下官不才,并未发现其踪迹。”

    “你去了多时,难道毫无收获?”

    “确实没有。”鲁沛不敢抬头,心却怦怦直跳。

    “那却奇了!”

    “下官不知冷后此话何意,还请明示。”

    “本宫因担心牧紫安危,适才又返回了蕖园,然她园中,除了一石冢外,竟空无一人,你说奇不奇?”

    鲁沛心知冷后多疑,忙道:“依下官推测,她今夜受此惊吓,恐是带了家人避祸去了。”

    “鲁大人,这么说来,你今晚并未见到牧紫?”

    “是。”鲁沛依然不敢抬头。

    “你就打算这么空手而归了?”

    鲁沛一时无言以对。

    “那你怎么向惠王交代呢?”冷后说时,已看出了鲁沛的惶恐。

    “下官没能查到敌人踪迹,自会向惠王请罪!”

    “你真没见到敌人?”

    鲁沛心中一惊,却摇了摇头。他知道冷后心存怀疑。

    “那好,你既没看到,那就不可在惠王跟前乱讲。”冷后告诫道。

    “是,下官明白。”

    “鲁大人,本宫惜你是个人才,便多说一句。你此番虽未抓到黑电妖,也算不得大错,但你若胡乱猜疑,扰得人心惶惶,那罪过可不小!”

    “是,下官多谢冷后提醒。”鲁沛点头时,更觉冷后可疑。

    ******

    鲁沛一行离去后,牧紫却因情绪起伏,再次呕血,体力亦渐感不支。方天游见她情况不妙,便施展仙术,临时起了个帐篷,为其避风。

    牧翡心急如焚,便又想为母亲注气疗伤,然方天游却摇头道:“你娘此时情形又与刚才不同,刚才那是电功外伤,此时却是情绪内伤,这种伤,只有自己调整,旁人却是无法。”

    牧紫在旁,只觉心中忽明忽暗,亦自知命不久矣,此时她心中悲喜交加,还如何平静?所喜者,乃是牧翡沉寂多年,但终是获得了仙体元,所悲者,却是自己走后,牧翡便只孤苦一人,往后路途漫漫,那仙城又如此复杂,他却该如何面对?

    牧翡守在她身旁,见她闭着眼,眼角却忽然流下泪来,不觉握住她的手,心痛道:“娘,你很难受么?”他见牧紫不答,又道:“方伯伯说了,你要心情平缓些,才有利恢复。”

    牧紫听了,忽缓缓睁了眼,慈爱地看着牧翡道:“翡儿,娘……怕是去不了绿梦山了。”

    牧翡听了,不觉两眼一酸,忙道:“不,不会的……”然他话还未完,牧紫便又咳嗽起来。他忙将母亲轻轻扶起,好令她舒缓些,然这一扶,他却落下泪来。母亲在他臂弯里,竟是那样脆弱、单薄,就像风中的芦苇,颤地让人心疼。一想到最亲近的人就要远去,他的心像被掏空了一般。他不觉将母亲抱住,万般心疼,却不敢抱得太紧,他知道,母亲已虚弱得承受不住了。

    “翡儿,你想去仙城么?”牧紫忽问。

    牧翡摇着头,哽咽道:“不,我哪都不去,娘,我要陪着你。”

    牧紫不觉笑了,“傻孩子,难道你要……陪我……一辈子?”

    牧翡一听“一辈子”,不觉热泪滚滚而下。

    “你要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去仙城吧。”

    牧翡听了,愈觉哽咽难受。

    “你放心去,娘在这儿……没事……”牧紫说时,却也禁不住流下泪来。

    方天游听了,也是难过,不禁转身出去了。

    “娘,你别说了,快歇会儿,养养神。”牧翡见母亲脸色愈发苍白,心中又痛又怕。

    牧紫歇了半响,却一直将牧翡的手握着,还不时微微一紧,牧翡的心也随之一跳,却不知母亲是痛苦难当,还是有许多话想说,却无力表达了。

    过了会儿,牧紫忽又睁开眼,嘴唇微微发颤,声音极其低微。

    “娘,你说什么?”牧翡忙俯下身,侧耳细听。

    “娘……终于可以……教你完整的玉磬诀了。”牧紫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娘,你好好养伤,别——”他一语未完,却觉手上微微一紧,显是母亲执意要讲。

    “娘现在就说给你听。”

    牧翡不敢违拗,只好俯身凝听。

    牧紫挣扎着,硬是将“玉磬十诀”如何使用仙气的精要,断断续续地讲给了牧翡。

    她讲时,又回想起了和丈夫琴瑟和鸣的美妙时光,脸上不禁漾起了笑容……

    牧翡低头仔细听着,只觉母亲越讲越缓,声音也越来越低,抬头看时,却见母亲微微一笑,道:“翡儿,娘终算给你讲完了,你爹爹……要是知道你能……继承此仙诀,定也高兴。”

    牧翡紧握着母亲的手,哽咽道:“娘,你放心,我定会修成此诀,为您报仇!不让您和爹爹失望!”

    牧紫没再答话。

    牧翡擦了眼泪,再看时,却见母亲已闭上了眼,唯嘴角留有淡淡的笑。

    “娘,”他轻轻叫了声。

    “娘?”但已没了回应。

    他伏在母亲身上,痛哭起来。

    再刚毅的心,也有脆弱的时候,何况他还未满十六岁。是母亲,给了他最初的依靠与安全,这温情,流入血脉,令人眷念。而现在,母亲却离开了,眷恋变成了永远的怀念……

    方天游在外听得哭声,便觉不妙,跨入帐篷一看,心下也觉惨然。

    安葬了牧紫后,方天游问牧翡可愿去仙城。

    牧翡心中哀痛,一时全没头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牧翡才道:“大师,我过些时日再去仙城,我要留下陪陪我娘。”

    方天游便点头道:“那好,那咱两仙城再见了。”

    方天游陪牧翡坐了一宿,直至天明,方才离开。离开前,还传了他一套隐身法,以便他进入仙城,能够自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