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胭脂钉
    清晨的鸟鸣,格外清脆。?女?sheng?小说?网 w?

    牧翡醒了,这一梦,恍若隔世。

    他坐起身来,只觉浑身酸痛,一看,那感应球还在地上。若不是他奋力扑救,这石球恐怕早已灰飞烟灭,眼下它能保住完身,已是幸运。

    牧翡这“新冠”真是来的太不容易,为此,他豁出了性命。不过,他倒不是为了新冠之名而奋不顾身,而是知道自己若不出手,恐怕当时场上众人皆有性命之忧。因为感应球已被控制,那施咒者正是魔锦千丈!

    解铃还需系铃人,牧翡知道,事情因他而起,便需由他终结。

    眼下,为了隐藏身份,他已果断将名拆开,改称“莫羽非”。

    随后,莫与非离开了战神场,朝仙院进发。

    仙城的集市,果然与凡尘不同。

    只见集市中,往来之人,御风而行,轻快无比,宝马香车,川流不息;屋宇楼阁,也是流光溢彩。

    正走着,忽见不少人疾奔逃窜,显是遇上了危险。

    只听人道:“若真是黑电妖,那白府千金就完了!”

    “还不快跑!谁知道黑电妖会不会伤及我们?”

    莫与非一听“黑电妖”三字,禁不住怒火上窜。

    真是冤家路窄,竟在此地遇上黑电妖!他未及细想,便逆着人群而去,只想手刃仇敌而后快。

    事发之地叫观海阁。

    莫与非飞奔了一阵,终于见到了一座通体晶莹的蓝色阁楼。

    此时众人已散去,却见一人在楼前气急败坏道:“客人全被吓跑了,我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店小二却劝道:“掌柜的,这也未必是坏事。你想啊,今日电帮之人和白府千金在我店中碰了面,今后咱店的名头就响了。”

    “你懂个屁!”老板气得脸都青了。

    莫羽非见此情状,忙上前道:“掌柜的,你可知黑电妖的下落?”

    老板一听“黑电妖”,不禁唬住了,忙左右环视了圈,遂低声道:“小子,你还嫌不够乱啊?无故提那妖邪做什么?”

    “听说黑电妖就在你店中。”莫羽非冷道。

    “胡说!”掌柜的急了。

    “我去看看。”莫与非转身便朝观海阁奔去,掌柜的阻之不及。到了店前,只见那楼阁四壁湛蓝,有海波粼粼之景,却不见入口。

    “你得有点儿仙术才成!”掌柜的赶来说道。

    莫羽非一经点拨,忙捻动隐身诀,闪身进去。

    进去后,抬头一望,不觉惊叹!只见楼中海光澹澹,如梦如幻,大小房间,竟皆悬空而设, 错落有致,果与凡尘酒家大为不同。

    正此时,却听“嗖嗖”声响,忽有少女惊呼道:“熊师哥!”

    莫羽非循声望去,便见东面水晶阁中人影晃动。

    只听一男子道:“我劝你还是乖乖交了解药,否则,你这熊师哥就真要熊样了!”

    他话音未落,便是一阵哄笑。

    莫羽非心想:“看来不是黑电妖。”

    “这解药……给你们便是。”那少女颤声道。

    “师妹,别给他们!”那熊师哥痛苦道。

    “喂,你是吝惜解药呢,还是吝惜你师妹啊?若是想留解药,那你这水灵灵的师妹就……”

    众人笑得越发癫狂。

    “混账!你们要是敢碰我师妹一根头发,我就……要了你们的狗命!”熊师哥声音都哑了。

    “还嘴硬!”

    “啊——”熊师哥忽然惨叫了一声。

    那索要解药者狠狠道:“老子就是用脚踩着你的脸——你又能怎样?”

    “放开他……”那少女哭道。

    忽然间,电光闪动!

    “谁?”电帮之人惊道。

    暗光中,只见一身影飘然落下,落地时还有“噼啪”之声。

    “不好,这人是真正的电体元!”为首者紧张道,“快走!”欺人者们听了,尽皆狼狈而去。

    来者正是莫羽非!

    原来欺人者全是佯装电帮之人,此刻碰上了莫羽非,因见其身显电光,不觉落荒而逃。因为电帮高手有一招“探幽电爪”,横行江湖数年,十分毒辣,人若中其电爪,便会留下闪电般的伤口,且此伤扩散迅速,数天后便会全身震颤而亡。

    欺人者走后,莫羽非才发现那少女竟是白芩婉。只是她眼中含泪,脸颊微红,比那日更显楚楚动人。那受伤少年名叫熊不言,是白芩婉的师哥。

    莫羽非见熊不言右脸红肿,左腿已被鲜血染红,便知伤得不轻,忙要去搀他,不料却被熊不言一把推开。

    “别过来!”熊不言盯着莫羽非,怒道。白芩婉则显得惊疑不定。

    莫羽非不觉一怔。

    “你电帮之人,阴魂不散,你少在这儿装好人!”熊不言冷笑道。

    白芩婉躲在师哥背后,却也颤声道:“你若是电帮之人,我俩绝不会屈服于你,你若敢对我俩下手,我爹定会把你们杀个片甲不留!”

    莫羽非听了,便知误会不小,忙道:“我看两位是误会了,我与电帮并无关系。”

    “师妹,你千万别信他!电帮之人诡计多端,他们惧惮师父他仙术高强,便想劫了我俩作诱饵。我们绝不能让师父为难!”

    白芩婉回想刚才受辱的场景,忙点了点头。

    莫羽非见解释无益,便起身道:“两位既不需要在下帮忙,那在下便告辞了。”罢,转身便走。

    白芩婉见莫羽非拂袖而去,忽心生不安。回想那日自己眼见莫羽非坠入裂口,今日却已无碍,这已是一桩诡异之事,且她曾听人说,电帮弟子喜怒无常,万一莫羽非忽然反悔了,那她和师哥岂不完了?她当下心生一计。

    “嗖——”

    莫羽非正要飞身而下,却忽觉后背一麻,随即便有些目眩,难以站稳。

    “师妹!”熊不言忽见师妹竟用“胭脂钉”击中了莫与非,不禁愕然,心惧道:“楼下若有他的人手,我两岂不完了?”

    “熊师哥,他是……死了么?”白芩婉颤声道。

    熊不言一想师妹虽是任性,却从未下过杀手,忙安慰道:“你别怕!这事怨不得你。师妹,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若是有人来了,只怕更加危险!”

    白芩婉早已六神无主,只含泪点了点头。

    熊不言一想自己腿伤严重,便让白芩婉找来地毯,遂掌运仙气,将那地毯化作飞毯,两人便坐了飞毯,从洞开的窗口飞了出去。

    白芩婉和熊不言,前者乃仙统教头白九戎的女儿,后者则是白九戎的弟子,按说两人仙术,本来不逊,然各都有伤,飞行起来,便显艰难。

    白九戎此次携家眷落脚芳宁府,便是为方便女儿赶考。白芩婉报考的仙院,正是青轩第一名校——鸿鹄仙院。

    两人回到芳宁府时,已是傍晚。只见大门虚掩,更无侍卫身影。熊不言忙抛下毯子,在路边折了根树枝拄着,和白芩婉一道走了进去。踏进府中,只觉静得异常,全无往日祥和气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