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护剑
    熊不言见莫羽非撞破窗户,不禁冷笑道:“原来你是仗着妖法唬人一时,其实并无实力!”

    莫羽非哼了声,却避开地上碎片,强忍伤痛,站了起来。

    白芩婉正要上前扶他,却忽觉背上连中三下。

    “师哥,你?”白芩婉又惊又怒,她万没想到平日里对她千依百顺的师哥,今日竟敢点她穴道。

    “师妹,得罪了!”熊不言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师妹,你且歇着,看师哥怎么收拾这贼人!”

    “你住手!”白芩婉激怒交加,怎奈自己却动弹不得。

    熊不言回头便想折磨莫羽非,谁知却见莫羽非身子一歪,顺着墙壁倒了下去,那白壁上顿时留下一抹血痕。

    “呀!”白芩婉一声惊呼。

    熊不言心中一跳,忙去试探莫羽非的鼻息。然他刚一近身,却见一道雪光飞来,他慌忙护住双眼,却忽闻酒香扑鼻,心神一晃间,却已觉酒香入脾,醉意醺醺。昏乎中,他还欲伸手试探莫羽非,然哪里还辨得方向?

    “你,你是佯装的?”白芩婉又惊又喜。

    “姑娘,你师哥……不过是醉了,等我解了你的穴道,你便……带他走罢。”莫羽非肩上撕裂的痛,让他声音微颤。

    白芩婉见莫羽非额上沁出的颗颗汗珠,不觉一阵心疼。

    “都怪我,不该暗袭你的。”白芩婉说着,低下了眼。

    莫羽非只淡淡一笑,遂问:“他点了你哪几处穴道?”

    “是大椎、身柱和至阳。”白芩婉很是清楚师哥的点穴手法。

    莫羽非谙熟解穴,片刻后,白芩婉便觉自如了。

    “我师哥他怎么回事?”白芩婉见熊不言兀自酣睡,不觉惊异。

    莫羽非便简单解释了番。

    原来莫羽非一心想化解误会,便使出一计:他佯装倒地,熊不言便凑了过来,他遂用一记“半醉微醺”,制住了熊不言。其实“半醉微醺”出自“玉磬诀”,此招一旦灌以仙气,立时便能散出奇异的酒香,熊不言不胜酒力,故一闻便醉。

    然莫羽非伤后用仙,不禁一阵猛咳。

    “你怎么样了?”白芩婉关切道。

    莫羽非摆摆手,似说没事。

    “你快把衣服披上,我娘说了,身上有伤,吹不得风的!”白芩婉见床上有些衣衫,本想去拿,却又有些羞怯。

    熊不言迷糊中,听得莫、婉二人的对话,一股醋意冲撞,不觉醒了。睁眼一看,见自己竟趴在地上,不禁恼羞成怒,忙一跃而起,匆匆拍掉了身上灰尘。抬眼时,却见白芩婉正抱臂而立,目含怨意,莫羽非却仗剑欲走!

    “该死!原来是它!”他忽然想起刚才那道雪光,原来是道剑光,只因莫羽非出手太快,他连声音也未听到。

    “师哥,你还要莽撞么?”白芩婉忍无可忍,一个箭步上前,便挡在了莫、熊二人间。

    白芩婉知莫羽非本就有伤,还一让再让,熊不言确实过分了。但她与莫羽非只是初识,和熊不言却是从小长大,自然也不能对这师哥太过苛责。她心下一转,遂道:“师哥,你还是陪我回去罢,我累了。”

    熊不言听罢,忽也心中一动,道:“好啊,师妹,咱不跟这小子玩了!”说罢便拉了白芩婉的手离开。

    莫羽非见他两离去,遂放心下来,转身便欲疗伤。谁知刚一转身,却忽觉手腕剧震,清湛剑竟脱手而出!

    “臭小子,你拿剑耍我,我便耍它!”熊不言飞身接过清湛剑,冷笑道。

    “大胆!”莫羽非突遭此变,眼中寒光骤闪。

    “什么?他已是绿波仙融汇境了?”熊不言忽见其眼中绿光闪过,不禁一颤。

    其实莫羽非刚才入门,离绿波境尚远,但其眼中的寒光,却独有震慑,因为那是电体元的特征。

    白芩婉不料师哥竟陡然生变,一怒之下便伸手夺剑。

    熊不言正自惊愕,忽见师妹夺剑,更觉她偏心莫羽非,一气之下,越发不给。他因右掌受伤,只好左手拾剑,眼见师妹招招逼人,他却不敢以剑相迎,竟被追得四处奔窜。

    莫羽非因伤失血,不禁一阵头晕,眼见他两打斗不休,真是说不出的烦闷!后又见两人斗至游廊,他忽心中一紧,只怕那剑有甚闪失,忙负伤追出。那清湛剑乃他十岁生日时母亲所赠,尔后便从未离身。如此与他相随多年,早已融入他的心里,此时落入旁人手中,他如何不急?

    然他刚一追出,却见熊不言竟已双脚倒勾白玉栏杆,悬于空中。

    只见白芩婉跺脚道:“师哥,你别唬我,你快上来!”

    “师妹,你若答应我一件事,我便上来。”熊不言艰难道。

    “什么啊,你快说!”白芩婉急道。

    “从今往后,你都不许护着那小子!”熊不言拼尽力气道。

    “谁护他了?是你蛮不讲理!”白芩婉不忿道。

    “姑娘,你快让他上来!”莫羽非一想这阁楼耸于云端,熊不言稍有不慎便可能坠下。

    熊不言虽近日内力有所长进,然飞至星雨阁后却耗气不少,加之与师妹一翻周旋打斗,此时倒挂起来已是气闷腿软,于是便想翻身上去。可就在这时,却忽闻莫羽非叫他“上去再说”,忽想:“我一上去,倒像是听他的话了,岂不可笑!”于是便又强撑着,口中只管叫道:“臭小子,有本事你就从我手里夺回你的剑!”

    白芩婉眼看不下,心中甚急,忽灵机一动,伸手取下了自己的粉色发带,将之绕在食指之上,立捻仙诀,那发带通了仙气,瞬间闪动起来。

    “千回百转!”她俏音一呼,那发带忽如生了眼睛一般,直朝那清湛剑飞串而去。

    熊不言正要看莫羽非如何取剑,却不料一条粉色丝带疾串而下,游蛇般绕上剑身,将剑牢牢缠住。

    “师妹,你果然还是向着他!”熊不言忽觉胸中酸楚。

    “师哥,上来吧,别闹了!”白芩婉取回清湛,笑吟吟道。她知道熊不言不至摔下,才更觉其无理取闹。

    熊不言已是无趣,只好翻身而起,落回地上,却指着莫羽非对师妹道:“这小子有什么好?”

    白芩婉也不搭理,只转身对莫羽非道:“这是你的剑,请收好。”说时将剑一递。

    “师妹,你给错东西了吧?”熊不言忽在背后笑道。

    他话音未落,白芩婉忽觉手中一轻,看时,手中竟是那粉色发带。她暗呼“不好!”,却见青影一闪,清湛剑又回到了熊不言手中。

    “偷梁换柱法!这招你还不会吧?”熊不言颇为得意。

    莫羽非见此情景,急忙纵身去抓,不料熊不言却将剑一抛,道:“既护不住剑,便不配拥有!还不如让它归于深渊!”

    莫羽非一心急于夺剑,却万没料到熊不言会将其抛至空谷,故他纵身过猛,竟飞出了星雨阁。

    星雨阁外,真是万丈深渊。

    “天哪!”白芩婉一声惊呼,伸手急抓,然莫羽非却已随剑而去了。

    星雨阁上,只剩一片惊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