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仙品初现
    莫羽非触剑的刹那,才惊觉自己不慎踏空,心惊间,忙展开轻功,欲纵跃回去。nv生小说网然他失血不少,实在难以轻盈如飞。

    他心底一凉,忽觉身子失控,倒转直下!

    刺骨的寒风在他耳边咆哮,一人一剑坠入山谷。茫茫夜色,似要生吞了这个孤苦少年。

    然而,求生的**却强烈地燃烧起来。

    “不,我不能死!我要报仇!还有仙术……”这些念头猛烈地撞击他,以至他感觉胸腔快要炸裂了。

    “啊!”一道电流忽然冲向剑体,剧痛中,他仍死死握住清湛剑。这是他和母亲珍贵的联系,他绝不能失去它。

    至爱之情,寒剑亦为之动容。霎时间,清湛忽然荡开一片剑气,这剑气竟将莫羽非微微托起。

    莫羽非忽觉落速减缓,不觉一惊。然万丈深渊,仍是令人胆寒。他急忙借着剑气的力道,巧妙一跃,总算倒过身来,展开了轻功。这一来,他便有了机会。

    果然,一段横斜的树枝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他立刻紧紧抓住。

    那树枝弯了弯,却承住了他的重量。清湛剑的光已然隐去,他还没有达到剑身合一的圆融境界,但清湛剑已帮了他大忙。

    他试着低头俯瞰,下面是一条奔流的宝蓝巨龙,波光粼粼,却令人眩晕。他的掌心全是冷汗。冷风吹过,吹得他几乎麻木,但他的头脑却还清醒。

    “我不能放弃,绝对不能!”他咬牙抓紧了树枝,却无力再展轻功。

    渐渐地,树枝开始发出令人绝望的断裂声,像锯子锯着他的神经。

    他仍是一手抓着树枝,一手握着清湛剑。

    “嚓!”他忽觉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

    醒来时,他看到了跳动的火光,他浑身酸痛,不想动弹。

    “小子,醒啦。”一个熟悉的声音。

    “揭疤大师”方天游出现在他眼前。

    他知道自己还活着,不由从心底深深地庆幸。随即便闻到了一阵烤肉的香味,那味道实在令人垂涎。微小的爆裂声混着松枝的清香,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小子,你该吃点儿东西了。”方天游递过一碗粥,笑道。

    莫羽非坐起了身,环顾四周,才知原是在一山洞中。

    “大师,又是你救了我。”莫羽非接过粥,微笑道。

    方天游不觉一笑:“算你命大,我是从半空中接住你的。”

    “半空?”

    “不错,我本来是去打捞鹅黄贝的,谁知却忽然看到一人极速下落,于是便飞身上前将其接住了,不料那人是你。”

    “大师,多谢了!”莫羽非深为感激。

    方天游摇摇头,却问:“你怎会坠落山谷?”

    “说来话长。”莫羽非无奈一笑,便把事情的经过讲了遍。

    “哼,原是白九戎!”方天游冷道。

    “大师,这白九戎是何许人?”莫羽非喝着粥,好奇道。

    “青轩城仙军总教头,位高权重,人却狡猾。”

    莫羽非想起之前遭遇,仍心有余悸。

    “不过,你这一落,恐怕他也深为惶恐!”方天游不觉笑道。

    “是么?”莫羽非哼了声,又想:“熊不言定是痛快呢。”

    一碗热粥下肚,他顿觉浑身暖融融的,更奇妙的是,他的四肢筋骨有一种被修复的感觉。他不觉舒展四肢,站了起来。

    “电体元,果然恢复迅猛。”方天游点头道。

    莫羽非听了,却有些难堪:“大师,你还说呢,我可被这体元害惨了!”

    “有所得则有所失嘛。”方天游又给他盛了一碗粥。

    莫羽非忙双手接过,说实话,这粥味道奇好,而且其中那淡黄柔软的肉质,是他从前未曾见过的。

    “这是用鹅黄贝熬的粥。”方天游自己也喝着。

    “鹅黄贝?”莫羽非看着碗中的淡黄软贝,惊异道。

    “我今晚来这河边,本是为了打捞这贝壳,它是仙界河流中的一种生物,属于中级仙气补给品,于你身体恢复极其有利。”

    “哦,原是这样。”莫羽非感慨道。

    方天游见莫羽非精神恢复不错,遂近前道:“让我再看看你的伤势。”

    原来他救了莫羽非后,发现他有中毒之症,但其情况复杂,异于常态。因问:“你近来可是碰过什么毒物?”

    莫羽非不觉一怔,想了想道:“大师,那虎刺香可有甚毒性?”

    “有,当然有!不过,却要看是对谁而言了。”

    “这是何意?”

    “虎刺香能解电功之毒,所以它是电妖的克星,所以它对电妖而言,便是毒物。”

    “那我中了虎刺香,没甚要紧吧?”莫羽非不觉紧张起来。

    “你中了虎刺香?”方天游瞪大了眼,“何时的事?”

    莫羽非不觉心下打鼓,“就是你来岛上的那晚……”

    “当时你怎没说?”方天游皱眉道。

    “当时情急,我想不过是些皮肉伤,便没太在意。”

    方天游心想:“这小子是电体元,此花对他而言,却是危险!”

    原来方天游回到绿梦山后,便将冰莲岛上之事告诉了自己的师尊,仙师听罢,便推测牧翡应是晚熟的电体元。想至此,方天游不觉急道:“你可记得,你当时中了几颗虎刺香?”

    莫羽非却摇头道:“我是落入了那花丛中。”

    “什么?!”方天游几乎跳了起来,心想那毒性之烈,莫羽非如何扛得住?然他却不知,莫羽非因体元初醒,故对虎刺香还不太敏感,且那日有金屏甲护体,故才保住了性命。

    莫羽非见其神情,也是心惊,忙问:“大师,我可是中了虎刺香之毒?”

    “嗯。”方天游凝眉道,“不过你能熬到今日,可见其毒性对你暂无太大影响。”他想了想,忽道:“这么看来,你确该去鸿鹄一试!”

    “鸿鹄?这和毒伤有甚关系么?”

    “鸿鹄的掌院仙博或许有法救你。”

    “可是以我的仙力,怎么考得上。”莫羽非有些沮丧。

    “不试怎知?”

    “可是……”

    “其实,这是我师尊的意思,他得知你的情况后,考虑了很久,终觉你应该去青轩最好的仙校。”

    “那么,报考鸿鹄的弟子都会仙术么?还是和我一样,没什么基础?”

    方天游笑道:“鸿鹄既是青轩第一仙校,又岂能浪得虚名?报名该校的弟子,几乎都是各中级仙校的优秀学子,且报名者还需进行入学考试,经筛选,方能正式入学。”

    莫羽非听了,不觉好笑:“大师,你明知我没甚功底,却还要我前去一试。”

    “你也并非毫无希望。”方天游说时,又取出一壶酒来,饮了口,道:“其实要想报名,只需三项条件,你看可都具备了?”

    “哪三项?”

    “第一,需是仙体元。”

    “哦,这个还成。”莫羽非点头道。

    方天游听了,不觉笑道:“岂止还成?简直是超凡出众!”遂问道:“小子,你可清楚自己的体元了?”

    莫羽非一窘,却不敢再说电体元。

    只见方天游低声道:“此事关系重大,你切莫说与他人。”

    莫羽非点了点头,却有些惶惑。

    “你是电体元。”

    “真的?”莫羽非不觉一颤,心想:“难怪他们误以为我是电帮之人!”

    又听方天游道:“那日我就说过,此种体元,令人惧惮,故你需得十分谨慎,否则便会被人误作电帮凶徒!”

    “大师,那你会怀疑我么?”

    方天游不觉一笑道:“我师尊说了,电体元未必就是邪恶者,关键看拥有者如何选择,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我看你父亲也是个侠肝义胆之人,想必你也不差。”

    莫羽非听罢,不觉豪气陡生,因笑道:“多谢大师鼓励,晚辈定当竭力一试!”说罢,忙又道:“大师,那第二项要求又是什么?”

    “哦,是你需有一技之长。”

    莫羽非听罢,便心念一转道:“不知我那玉磬诀可否算得?”

    “到时你在考官面前演示出来,他们说是,那便是了。”

    “你第三项呢?”

    “便是仙力至少绿品。”

    莫羽非却不解道:“绿品?这是何意?”

    方天游便解释道:“这仙力共有七个基本层次,即赤橙黄绿蓝靛紫,绿品仙力即第四层次,通常像你这般年纪,能修得绿品仙力便是不错。而修得绿品仙力者,往往都具有体元的优势,因为体元越强,便越容易积累仙气,而充足的仙气则是仙品上升的基础。”

    莫羽非不觉暗忖:“我这仙力初启,至多算个赤品吧?”

    “小子,依你体元优势,这几日加紧一练,倒是大有希望!”

    “大师,我……”

    方天游不觉笑道:“你还不知自己仙品如何吧?来,只管放手跟我过招,我定能看出你的级别!”说罢便跳起身来,单腿独立,双臂一展,来了个“仙鹤翅影”!

    “大师,您这是?”莫羽非不觉一惊。

    “接招罢!我只用左手便是。”方天游说着,左臂便已化作一抹白翅,顷刻间,便朝莫羽非腰间袭来!

    莫羽非忙旋身避开,却忽觉腿上一阵劲风,一看时,只见那翅上羽翼忽然脱离了大师臂膀,只如旋风般绕膝而上,似要将他团团围住。见此情景,他便使了一招“杨花无影”,欲将羽翼击散!谁知那羽翼虽被击散,刹那间却又飞旋回来,且这一次,竟比刚才力道更猛!他见一招不成,便又换作“风急涛怒”,然因羽片包围太紧,以致仙气无法全力施展,反在这挥掌时,被那羽毛划出血来!

    “大师,你这是何意?”莫羽非不觉有气。

    “你就这点儿本事?”

    莫羽非听了,不觉恼道:“那可是你逼我出手的!”

    “你可别让我失望啊!”方天游说时,左臂略微一摆,那羽翼竟又反向飞旋起来!

    “长啸幽篁!”忽然间,莫羽非招式一变,便将玉磬诀施展开来。此刻他虽未出剑,却将仙气尽灌双掌,其气势也毫不逊色。

    陡然间,便见竹叶如针,密如细雨,将那羽片纷纷击落!

    “哟,好小子!”方天游暗呼时,忙睁见性眼一看,便见其仙气绿中带亮,显是含有电光。

    莫羽非却还自酣战,便要将羽片尽数击落。

    “好了,好了,停!”方天游见目的已达,忙呼停手,因他见羽片落地后,竟无返回之象。

    莫羽非听其呵止,方住了手,一看地上,却满是残羽断片,忽想自己出手可是太过了。

    便见方天游对那羽毛召唤道:“回来,快回来!”

    然那羽毛却几乎不动。

    “喂,臭小子,你居然这么狠!”方天游这才想起电掌的厉害,心道:“这普通的幻变之物果然是触之即毁啊!”再撩袖一看,果见自己手臂上留下了无数血痕。

    莫羽非见了,也觉歉疚,却忽听方天游道:“咳,可恶!又要等它们结疤了!”

    “大师,都怪我出手太重。”

    方天游却忽笑道:“你知道我为何叫‘揭疤大师’么?便是因我看到结疤便手痒,总想将它揭掉!我那侄女看了,便给我取了这诨名!”

    莫羽非不觉一笑,心想:“这侄女倒也顽皮!”

    忽却听方天游道:“对了,你那仙品我已看出,该是绿品无疑。”

    “真的?”莫羽非不觉一喜。

    “是啊,不等你全力使出,便无法准确看到!只可怜我这手臂……”方天游不觉抚着手臂,心疼道。

    “大师,晚辈刚才失手,晚辈给您赔不是!”莫羽非忙鞠了一躬。

    “咳,罢,罢,你用心考入仙院便是。”

    “是,晚辈定当尽力!”

    方天游想了想,又道:“只是你根基不牢,故有些不得章法。”

    “大师说得是,晚辈不过会点儿剑法,其余几乎不通。”

    “既不通,那你刚才却是什么路数?”

    “那是……我娘传我的玉磬诀。”莫羽非说时,不免有些伤感,“其实这剑法十分精妙,只可惜我却使得拙劣了。那晚我见娘以之应敌,同样的招式,在她使来,却是另一境界啊。”

    方天游便点头道:“不错,当两人的剑法都已成熟时,仙术的高低便成为决定剑法层次的重要因素。你母亲的仙力应在你之上,因此她的剑法境界自然胜你一筹。”

    “只可惜我娘却没来得及教我如何将之转为仙术。”莫羽非不禁叹道。

    “嘿,好好的剑法,何须改变?不过是将仙力灌注到剑法当中便是!”

    “还望大师点拨。”

    方天游见他甚为谦虚,便道:“其实那仙术,说来便是‘仙气通达生玉莲,神脉交汇得清凉’,其中‘隐变飞显’四招式,融入剑中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