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惊鸿一遇
    这一宿,方天游把仙术修炼的基本要诀传给了莫羽非,莫羽非以此练气,正好有助身体恢复,三日后,他竟已修至绿品初阶。(w?)

    其速度之快,令人惊诧。这自然与他的电体元密不可分,不过其中也有个巨大的隐患,那便是莫羽非对电体把控不熟,所以极易遭遇电流反噬,一旦有异,便可能伤及性命。方天游出于安全考虑,又传了他一套“止水驭气术”。

    莫羽非福至心灵,吸收很快。十六年的韬光养晦,竟在几日间有了惊人表现。

    最后,方天游让莫羽非把新学的内容逐一试演了遍,才放心离去。

    莫羽非在山洞中睡了一宿,翌日,便出发前往鸿鹄仙院。

    这天清晨,他行至一山上,只见群山如黛,雾气缭绕,飞瀑倾泻,实是壮观。就在这时,忽闻一阵马蹄声夹杂着呼喊疾驰而来,他听其中大有杀伐之意,忙闪身避于一山石后。

    片刻后,呼声渐近,他悄悄一看,只见一匹玉雪骏马飞驰而过,马背上乃是一蒙面的青衣人。

    “咦,难道是揭疤大师?”他看其衣着,不觉一惊。

    却听后面追来者高呼道:“臭揭疤,快给老子停住,否则我还要放毒箭!”

    莫羽非一听,忙施展轻功,急追白马而去。待飞近后,见其右肩已经中箭。

    “大师,是我!”莫羽非喊道。

    那青衣人不禁回头一望。

    莫羽非一看,登时惊住:那是一双妙目,清澈有神,却带着三分怒意!

    “快帮我挡住他们!”那女子急道。

    莫羽非不及多想,便点了头。

    后面追来者约有数十人,为首者忽见莫羽非电光一闪,挡了去路,不觉呵止身后众人:“停下!”余者忙都勒马停住。

    莫羽非一看,只见这为首者身着银白镶花紫袍,骑着黑色骏马,余者则是玄色劲装、棕色马匹,脸上尽皆杀气腾腾。因想:“却不知他们什么来路?”

    便听为首者道:“请问阁下是电帮哪一支的?为何将我兄弟拦住?”

    莫羽非便顺水推舟道:“却不知兄弟们急追何人?”

    “还不是那揭疤老头!他便是杀害楚帮主的恶徒,可别让他跑了!”

    莫羽非灵机一动道:“在下见他受伤不轻,想来在下一人便可活捉了他,您又何必兴师动众?”

    众人听了,不觉面面相觑,那为首之人却想:“这小子难道不怕老头的虎刺香?”因问:“你此话可是当真?”

    旁边却有人提醒道:“俞帮主,你可别亲信这小子,我看他来路不明,似想领那头功。”

    俞帮主一想,便道:“小兄弟,若能得手,今日在场兄弟也都该有份才是。”

    莫羽非为拖延时间,便冷笑道:“你们若要跟我抢,就放马过来!”

    “嘿,小子,肥羊还没到手呢,就跟我争功啊?”俞帮主扬手一呼,便催马向莫羽非奔去。

    莫羽非见其奔而来,不觉纵身后跃,手中清湛早已注满仙气!那剑光所到处,便见仙屏骤起,故一纵人马虽将其逼得后退,却始终无法突破层出不穷的屏障!突然间,莫羽非大呼一声“巨石奔崖”,剑端仙气立时喷薄而出!俞帮主见其全身发亮,眼中更有绿光闪过,不觉一震,便此时,却忽听左面山坡传来“隆隆”声响,他抬头一看,只见数块大石从那坡上滚滚而下,他不禁大呼:“快撤!”

    众人调马奔出一段后,个个灰头土脸,不觉满腔怨气。

    俞帮主便回头道:“诸位,我若刚才带你们硬冲过去,只怕有人便会丧命于巨石之下。你们也看到了,那小子电力不浅,却招式迥异,看来不像我帮中之人。”

    “既然不是,就该灭了他!”有人喊道。

    余人立时附和。

    众人喧嚷间,俞帮主却想:“这小子的电力怎会在我之上?他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功底!难道他便是传言中总帮主的爱徒?”他越想越觉不安,遂对众人道:“诸位说得不错,那野小子既跟我电帮作对,便是自寻死路!”

    “俞帮主,那就赶快追啊!”

    他却微微一笑道:“诸位莫急,那小子拖着‘臭揭疤’又岂能跑远?你们且在此候着,我这就去追!”

    “俞帮主,你……?”众人见他要孤身前往,不觉诧异。

    他却冷笑道:“刚才一退,那小子定还笑我怯懦。眼下我便单枪匹马,给他点儿颜色看看!”

    “俞帮主,你还是挑几名兄弟跟你同去罢。”

    “那倒不必,我若以多胜寡,倒显胜之不武!”

    “可是帮主,眼下输赢是小,还是抓那凶徒要紧——”

    他不等说完,便道:“这我知道,你们只管等我消息便是!”说罢,策马追去。

    且说莫羽非见电帮众人退去,便转身寻那青衣女子。

    他心想这女子很可能与揭疤大师乃同门,便叫了两声“前辈”。不多时,便见其从树丛后走出。

    他疾步上前,却听其低声道:“你最好躲躲,电帮的人……不会就此算了。”

    “他们应该走了吧。”

    这女子显是受伤不轻,却竭力道:“快……帮我牵马,随我走。”

    莫羽非虽是不解,却随其到了崖边。此时雾气甚浓,他不觉慌道:“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我……跑不了了,若是下去……或可一避。”

    “前辈,你可别寻短剑!”莫羽非忙一把抓住,“他们若是再来,我拼死也会抵挡!”

    那女子听了,不禁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去寻死。那山壁间有块石板可栖身,借着雾气就更能掩护了。”

    “那我呢?”

    “你若……愿意,便随我一道。”女子说时,右手已抓住了缰绳。

    “就这么跳下去么?”莫羽非见那山谷深不可测,立时想起了之前遭遇,不觉有些胆寒。

    青衣女子忽握住他的手臂,道:“我带你下去。”

    莫羽非触其目光,不禁心中一动,心想她绝无害己之意,便没拒绝。

    “千万别出声!”女子说罢,便带其纵身一跳。

    原来这女子来此采药,对此十分熟悉。

    顷刻间,莫羽非只觉耳边风响,几乎无法睁眼。

    片刻后,便落了地。他低头一看,只见眼前雾气氤氲,背后却是青山。他们果然落在了一块崖石上。

    却说那俞帮主,正策马寻来。

    这一路上,他虽睁着见性眼,却也未见莫羽非与青衣人的半点儿踪迹。烦急中,他不禁想起这些年来,自己为了顺应总帮主之意,所经历的种种艰险。他之所以忍耐至今,便是想得其真传。然七年过去了,总帮主不过传了他些寻常招式,至于电功,他却只学得一鳞半爪。然近年却闻总帮主竭力培养爱徒,他心中又怎是滋味儿?

    他纵马跑了一阵,又在林间来回寻找,却仍未见半个人影。

    不多时,他忽闻道上传来杂乱的马蹄声,更听人高呼“俞帮主”,不觉慌道:“我此来连个人影也没看到,要让众人知道了,岂不笑话?以后还如何服众?”

    他心念一起,竟猛伸电爪,朝那黑马颈部抓去,那黑马顿时一命呜呼。随后,他又在林中找了块大石掩身。藏好后,却想:“我若好端端地躲在这大石背后,定会惹人怀疑,须得有些打斗痕迹才好!”这一想,便又狠心朝自己手臂抓去!两声痛呼之后,便闻蹄声驰至。只听有人道:“快看,那不是俞帮主的马么?”

    “俞帮主?”立时有人寻来。

    “我……在这儿。”他*道。

    “俞帮主,你怎么样了?”几人赶到后,见他受伤不轻,不觉大惊。

    众人随即围拢上来,七嘴八舌,嚷作一团。

    “还不快给帮主祛毒疗伤!”一个头脑清醒的拨开众人道。

    其中便有人道:“俞帮主,你若让兄弟们随你一道,又何至伤成这样?”

    他却冷笑道:“幸好没让你们跟来,那小子的毒爪,绝非你我能敌!”

    “我众人齐上,又怎会敌他不过?”那人不服道。

    他见余者也是半信半疑,便忍痛道:“诸位也知道,我电帮的威力便在于电功,那小子虽仙术平常,然电力却在我辈之上。敢问诸位,有谁的电力已到了可以通透双眼的级别?”他见莫羽非双眼闪现绿光,便知其电力不凡。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震,他又苦笑道:“别说诸位,便是我也无此电力,可是那小子却行!”众人听罢,不禁一片唏嘘。

    他又道:“那样的功力,你我便是再练五年,也未必可及,今日你们若是硬拼,岂不自讨苦吃?我若不是刚才与之交手,定然也不信他的仙力竟如此厉害!哼,可见后生可畏啊。”众人听了,不觉暗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