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救美
    雾气渐散,青山巍峨。? w?

    崖石上,青衣女子见躲过了急难,便再也支撑不住了,不觉倒在地上。

    “前辈,你怎么样了?”莫羽非急道。

    “帮我……取箭……”女子嘴唇微动,指了指腿边。

    莫羽非顺势一看,只见其右腿上有个革袋。他顿即反应过来,忙打开革袋,取出刀来。只见此刀身蓝光莹莹,微显透明,实是非比寻常!

    “快,割开伤口……取箭!”女子痛苦道。

    莫羽非一惊,忙问:“就这么直接割?”他虽舞剑弄刀,却从未动刀替人疗伤。一想着直接用刀剜肉,不觉惊愕。

    然那女子却发出一声痛苦的*。莫羽非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他只好伸手拨开那女子衣衫,使其露出右肩,以便疗伤。青衣退去,顿时露出一段雪白光洁的肩膀,莫羽非不觉脸上一红,遂忙把目光转向伤口。只见其伤口一片殷红,且伤口周围已经暗紫,显是中毒之象。

    “你怎么还不动手?”女子扭头疑道。

    “哦,”莫羽非有些紧张,“那你忍着点儿。”说罢,便握紧刀柄,轻轻一划。

    “啊!”女子吃痛一呼。她生受了这刀,紫血登时浸出,她却疼得半伏在地,怒视莫羽非:“你干什么!”

    莫羽非一愕,忙住了手,却听其怒道:“你难道不会用仙么?”

    “还要用仙?”他惊道。

    青衣女子又气又痛,指着那小刀颤声道:“这是无影刀,用上仙气,便毫无痛感!”

    莫羽非不觉歉疚道:“前辈,我实是不知,否则绝不会——”

    “听着,仙气需……灌至刀刃,且仙气必须稳定……”那女子虚弱道。

    “是,我知道了!”莫羽非忙注气于刀刃,果见刀刃蓝光流动,他便试着切开伤口,纵深探箭,只见仙气到处,蓝影随行,刀刃便似行于水中,毫无滞涩。不多时,便取出箭来。一看箭尖,紫红带黑,果然毒性不小。

    “前辈,你这伤口之毒,得赶快驱除才行!”

    青衣女子便从衣袋里取出个小瓶来,“替我敷上这个。”

    “这是什么?”他接过一看,见是个纤细的青瓷瓶。

    “这瓷瓶有吸纳之用,但也需仙气催动……它里面有个内囊,那内囊一醒,便可……自行吸走毒液了。”

    “我是要将仙气注入其中么?”

    “对,但只需掌心运气,使之温热即可。”

    他手握瓷瓶,不禁忐忑起来。起初,他只用了三分力道,却不见瓷瓶动静,于是又暗加了两分。

    “啪!”瓶身忽然一震。

    他心叫不妙,于是拿起瓷瓶一摇,只听其内部微微碎响,便知确实坏了。

    原来激活内囊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他却一时性急,输入了过多仙气,以致内囊碎裂。

    “这可怎办?”他心下惶急,一看那女子,只见其双目紧闭,眉目发青,汗珠如豆,显是中毒已深。

    他心想:“眼下还是救人要紧,她若怨我,便由她好了!”于是只好俯身替其吸出毒液。

    过了半响,青衣女子终于悠悠转醒,却忽见莫羽非抱着自己,不禁羞怒交加,一把将他推开道:“你想干什么?”

    他正要解释,却觉口舌发麻,难以言说。

    那女子以为他难以启齿,一怒之下,竟抓起了地上的无影刀。忽然,却见他嘴唇暗紫,不觉惊道:“你,你是帮我吸出了毒汁?”

    他点了点头。

    女子这才神色一缓。随即,却见那青瓷瓶倒在地上,不觉拾起道:“我这瓶子用来容易,怎会轻易坏了?定是你故意毁了它,然后借机放肆,是不是?”

    莫羽非本对其倾心相待,却不料受此冤枉,一时怒气上涌,毒液上攻,更觉头痛欲裂。于是冷冷道:“算我错救了你。”

    女子听罢,秀眉一蹙,随即却跃上马背,飞身离去。

    莫羽非本以为吐出毒汁,便无大碍,谁知那毒汁却已迅速浸入体内。每过一刻,他的烦热便增加一层,四肢也愈发冰凉,浑身更是冷汗涔涔,他不由心黯:“难道……我就要……死在这儿了?”

    痛苦中,忽又想起那青衣女子的冷漠无情,不觉又气又痛,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觉胸中翻涌,陡然睁眼,竟吐出一口血来,他一看那紫黑色的恶血,不觉心惊肉跳,惊愕间,却忽觉背后送来两掌,那掌间热气蒸腾,他顿觉浑身暖和,实是受用。

    他心下大奇,正要回头,却忽听背后之人道:“别动。”

    他微微一惊,那声音清冷却动听,极像刚才那青衣女子。

    “你需静下心来,方可以气驱毒。”那女子提醒道。

    莫羽非忙收摄心神,静待那气息缓缓注入,流经全身,片刻后,忽觉喉间一动,竟吐出一口紫血来。

    “性命该是无碍了。”女子淡淡道。

    莫羽非回头一看,果见是那女子,便笑道:“前辈,你怎么又回来了?”

    “算你救我一命,我可不想欠你。”

    其实那女子也想过:“这小子若真要趁我之危,倒也不必如此豁出性命,且他初遇我时,原是把我当作了揭疤大师,看来他两倒认识。”如此一想,便又折转身来。原来这青衣女子便是方天游的侄女鱼梦。

    此时莫羽非重获生机,不觉心情大快,抬头一望,只见奇峰陡峭,高耸入云, 遂问女子:“前辈,你可认识揭疤大师?”

    鱼梦点了点头。

    “难怪你们衣着如此相似。”

    鱼梦不觉微微一笑,道:“揭疤大师是你何人?”

    莫羽非笑道:“既是恩人,又是朋友。”

    鱼梦不觉暗惊:“原来他还真是方伯伯的朋友,刚才我若弃之不顾,岂不要酿成大错。”一想,不觉有些歉意,因笑道:“你也别叫我前辈了,我姓鱼。揭疤大师是我伯伯。”

    莫羽非听了,不觉脸上一热,忽道:“呵,咱们原是同辈啊,你却占我便宜。”

    “我也是才知道啊。”鱼梦虽还蒙着面巾,眼中的笑意却很是动人。

    莫羽非心中一荡,只觉这眼神竟似见过,因此更觉亲切。

    鱼梦见他凝视自己,不觉有些脸热,却忽听莫羽非道:“你怎会惹上了电帮之人?”

    “我有要事在身,不料途中却被他们盯上。他们误将我当作了方伯伯,是以追杀至此。”

    “那你可要小心,方伯伯像是杀了他们的楚帮主。”

    “不错,电帮之人为非作歹,方伯伯是替天行道。”鱼梦说罢,却问:“那你呢,怎会到这儿?”

    莫羽非便说起报考鸿鹄一事。

    “你要参加鸿鹄招考?”鱼梦一惊,“那你还不快些,今日便是最后时日了!”

    “什么?”莫羽非几乎跳了起来。

    “我的马借你!”她爽快道,“你还赶得上!”

    “鸿鹄不是在晋阳东南么?离这儿也不远啊。”莫羽非奇道。

    “地图上看来不远,然仙城却很广袤。”

    “咦,你怎会知道这些?”

    “你若考上鸿鹄,我便是你师姐了。”鱼梦笑道。

    莫羽非又是一喜,不觉道:“你是鸿鹄弟子?那就先见过师姐了!”

    “你尽力考罢,鸿鹄的考题可是非比寻常!”

    莫羽非点了点头,随即抱拳道:“师姐,那先谢过,等考试一完,我便还您爱驹!”

    “对了,你叫什么?”

    “莫羽非。”

    鱼梦点头道:“莫师弟,请吧。”

    莫羽非见说,便纵身上马。

    “奇了!”她忽摇头道。

    “什么?”

    “这马的烈性哪去了,我只怕它要把你甩落呢!”她见这冰雪驹竟然服帖如常,不觉纳罕。原来这马向来不受外人驾驭,然此时莫羽非却稳稳坐着,便似相识一般。

    “这马可真好。”他轻抚马头道。

    “何以见得?”

    “这马沾了你的仙气,因此与众不同。”他不觉微笑道。

    “哼,嘴倒甜。——快抓住这缰绳,我这就带你上去!”

    “嗯!”他刚一应声,便觉那白马离地而起,他忙将那缰绳紧紧抓住。他见鱼梦轻随身旁,徐徐而上,不禁羡道:“师姐,你这功夫真是了得,竟能飞上这陡崖!”

    片刻后,两人便上了山崖。

    “好了,你既能驾驭这冰雪驹,便自己去罢。我这装束,可不便回校。”

    “师姐,后会有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