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仙院一试
    莫羽非驾马驰至鸿鹄河畔时,已近正午。隔河一望,只见对岸山上,鸿鹄仙院峥嵘恢宏,气势非凡。而这边岸上,密密麻麻,满是各地考生及其家人。莫羽非见了,不觉心头一紧,心想要在这众人中脱颖而出,实非易事。

    他牵马前行,忽见不远处竖有一木牌,其上写着“报考”二字,忙牵马过去。去后,那报名仙教问明情况,便递给他一竹简,道:“你在第三组,未时。”他接过竹简,又问考试地点。

    仙教不觉皱眉道:“《仙考指南》上不都清楚写着么?”说罢,却见他一怔,遂道:“那《仙考》册子提前三月便已有售,你难道不知?”

    莫羽非听了,忙道:“仙教,我是才知报考一事,故不及买那册子——”

    “那可是你自己的问题。”仙教打断道。

    便此时,忽有人递来一本暗蓝册子,莫羽非一看,正是《仙考指南》。

    “兄弟,这书借你。”一锦衣少年牵着棕色骏马,嘴角勾笑道。

    “哦,多谢。”莫羽非不及多想,便接过书翻看起来。他竭尽全力,一目十行,不多时,便知道了考试项目及要求。却听那少年在旁悠然道:“这可是匹好马!”他抬头一看,那少年正打量着冰雪驹。

    “你是来自绿梦山?”锦衣少年问道。

    莫羽非摇头一笑,“这马的主人倒是。”

    “这马不是你的?”那少年微惊。

    “是我朋友的。”

    “朋友?”少年狐疑道,“那人可是姓鱼?”

    “你怎知道?”

    “且还是个女子。”

    莫羽非愈觉奇了:“你认得她?”

    那少年不觉冷笑道:“鸿鹄银代全优弟子、沧龙军首席护卫——鱼梦,鸿鹄谁人不知啊!”

    莫羽非听了,心下暗惊:“不料她竟名震鸿鹄!却不知到底什么模样?”

    他正想着,却见那少年将手一摊,道:“书该还我了,我还得熟悉熟悉。”

    莫羽非虽未看完,却也无法。那少年接过书,却嘿嘿冷笑道:“你胆子也真够大的,既没册子,马也是借的,这样仓促赴考,考得上么?”说罢,便转身离去。其实这少年早已熟知了考试各项要求,他要回册子,乃是嫉恨莫羽非借得了冰雪驹。

    莫羽非虽觉蹊跷,却也无暇多想,直接牵马到河边准备。初试乃是越河,要求考生在限定时间内驾马飞驰至河对岸,人或马若沾了水,均减分;落水,则直接被淘汰。

    此时岸边,人头攒动,第三组考生皆蓄势待发。

    莫羽非站在岸边,遥望对面鸿鹄仙院,心想往后若能到此就读,也真是一奇事。就此时,却听身后一清脆声惊喜道:“莫羽非?”

    他回头一看,见是白芩婉和熊不言。只见白芩婉笑颜如花,她身旁的熊不言替她牵着枣红骏马,却脸色一暗。

    “多谢老天保佑,你总算没事!”白芩婉说时,不觉眼圈微红。也难怪,自那日莫羽非坠落星雨阁,白芩婉便郁郁寡欢,熊不言虽与莫羽非不和,却也不想他就此丧命。

    莫羽非心下反感,却还是敷衍地点点头。

    “真没想到,我还能在这儿见到你,而且,咱两还是一组呢。”白芩婉欣喜道。

    “命可真大!”熊不言嘟囔了一句。他一见莫羽非没事,他忍不住找茬儿。于是道:“考试在一组算什么,关键是要考得上。”

    “师哥,你说谁考不上呢?”白芩婉秀美一挑道。

    “师妹,当然不是你了。”熊不言赔笑道。

    “那你是说莫羽非咯?”白芩婉不依不饶。

    熊不言白了莫羽非一眼,却不答话。

    “师哥,今日我应考,你不许再说不吉利的!”白芩婉告诫道。

    便此时,却忽听人笑道:“莫少侠,幸会,幸会。”

    莫羽非一看,来者竟是白九戎。今日人多,他费了好些时候才寻得一车位,故比女儿稍晚了步。其实白九戎自莫羽非坠落后,也无一日安寝。今日乍见,自是欢喜异常。

    此时他见人多,便凑近低声道:“老夫就知莫少侠你福大命大,不会有事。那晚的事,我已重罚了他两!今日你只管应考,至于你的读书经费,你便不用操心了。”

    莫羽非听了,只淡淡道:“不劳您费心。”

    白九戎一想,却问:“少侠此次应考,恐怕还没有《仙考指南》罢?”

    莫羽非暗窘,便听白九戎招呼女儿道:“芩婉,你的《仙考指南》呢?快拿来。”

    白芩婉便转问熊不言:“师哥,我的书呢?”那书还由熊不言保管着。

    熊不言见问,眉头一皱,只慢吞吞地将书取了出来。

    莫羽非接过书,打开一看,却见前面数十页,断断续续多是白纸,不觉心奇,好在这部分他刚才早已看过,便直接翻至后面。

    原来熊不言不满莫羽非,便故意微动手脚,隐去了部分内容。

    然莫羽非却将前后所看一合,倒也凑成了完整一本。

    片刻后,号角一声,正是第三组预考之令。

    岸上考生立时整装上马,准备出发。莫羽非也跃上了冰雪驹。

    一时间,二十人马齐列岸边,临风蓄势,好不壮观!

    这一刻,莫羽非禁不住“怦怦”心跳,忙抓紧了缰绳,暗对冰雪驹道:“兄弟,你可要配合啊!”

    正此时,忽听空中传来一雄浑声音:“未时到!”

    众考生顿时驾马而起,纷纷如离弦之箭般,向前飞奔。

    莫羽非体元强大,自然仙气浑厚,加之那冰雪驹又是极品骏马,故一开始,他便遥遥领先。他一见众人在后,不觉暗喜,心想此番可是大有希望了!然奔出一阵后,却忽见空中悬着一路标,上书“左转”两字,他唬了一跳,慌忙引马向左,然那冰雪驹却不听使唤,只一味狂奔!

    原来这空中调马转向,也是门技术,然他却不谙此道。这一来,虽是疾驰,却越奔越远。眼看如此,他不觉叫道:“马兄呀,难道我就这样狼狈败退么?”说时,竟飞离马背,引缰左行!那马也是机灵,见其如此,也就顺势左转,顷刻,便调正了方向。

    “兄弟,多谢了!”莫羽非飞身重回马背,急追众人而去。

    好不容易追上队伍,却忽见“右转”路标,这一回,他忙提早跃开,引马向右,不料身旁却飞过一马,险些撞上!

    “没长眼么!”那人飞驰而过,抛下一句。

    莫羽非只管疾驰,并不争辩,一看那人,竟是刚才那少年。只见其飞奔途中,横冲直撞,有些考生避之不及,竟跌落河中。他见情势凶险,只好异常警惕。

    这其间,白芩婉那枣红马受了惊吓,忽长声嘶叫起来。她使尽浑身解数,方才令其继续前行,然那马的后蹄却沾了水,减分是免不了了。

    不多时,大多考生都已飞至鸿鹄学院正北门前,而那些落水考生,则被船只送了回去。

    莫羽非到达后,只见先时那少年正骑在马上,洋洋得意地看着他。

    他不觉有气道:“你刚才是故意的。”

    那少年嘴角勾笑道:“我撞到谁了么?并没有啊。”

    “他们是受了惊吓,才跌落的!”

    “胆小能怪谁呢?”少年冷笑道。

    “那别人撞你呢?”

    “哼,撞到了,便是违规!”那少年阴冷道,“看来你并不熟悉规则。”

    “你打擦边球?”

    “那也是本事。”少年忽笑了,“论起来,你们这些没被淘汰的还都该感谢我。”

    “什么?”莫羽非不觉怒火上窜。

    “我替你们除掉了对手,不是么?”

    正此时,却忽听空中播报道:“诸位考生请注意,第一场测试已毕,现请入围者到流景湖畔准备第二场考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